【周叶】Inhale (20)

“我没有。”叶修立刻说,“是你多心了。”

周泽楷不依不饶:“你有。”

“没有。”

“有。”

“……”

再吵下去实在太掉价了,叶修抽了口烟,决定还是和盘托出:“我想起当年酒店里发生的事了。”

说完他有些不好意思,讪讪摸着鼻尖。周泽楷花了一些时间才理解叶修所说的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周泽楷:“……”

叶修掩饰般的干咳了两声:“不过想起来归想起来,分手归分手,那是两回……”

话音未落,周泽楷忽然把脸凑到他跟前。叶修吓了一跳,两人面贴着面,鼻尖几乎要撞在一起。

“……干什么?”

叶修瞪着眼睛,提防周泽楷会突然亲上来,但青年好像只是在仔细打量他,末了,提起嘴角轻轻哼笑一声。

“……...

【周叶】Inhale (19)

第一次见面?

那次见面有什么特殊吗?叶修努力回想了半天,没想出个所以然,很快就将这事忘在了脑后。


经过一整个赛季的拼搏,最终叶修带领着兴欣一路力克强敌,与轮回在决赛场上狭路相逢。

决赛双方都很拼,获胜之后叶修几乎双手脱力,想抽个烟,结果打火机打了半天都没能打着。

噌。

眼前亮起一小团火苗,是周泽楷,他手里正举着一个打火机。

叶修道了声谢,就着火苗低头点烟:“记者会结束了?”

“还没开始。”周泽楷垂着眼,语气淡淡的。

“也快了吧,不怕迟到?”

“无所谓。”火苗映着周泽楷的侧脸,青年看上去有些阴沉,也许是因为痛失冠军的关系

“恭喜。”周泽楷说。

叶修笑了笑,又...

【周叶】Inhale(18)

话虽然这么说,但实际上周泽楷远没有说的那么有底气。两人相处的时间并不算长,这份感情又是他主动追来的,能够留住叶修的筹码太少,最关键的是,他还不清楚叶修到底是怎么想的。

轮回最终成功蝉联第九赛季的冠军。媒体送给周泽楷“除了加血,无所不能”的赞誉,周泽楷本人也成为荣耀职业史上继叶修、王杰希之后第三位曾两度捧起冠军奖杯的战队队长。

在马不停蹄接受各种采访、商演、广告代言的同时,周泽楷继续密切关注着叶修的一举一动。散人君莫笑背后的操纵者是叶修这件事已是公开的秘密,叶修退役后一年重新复出,带着一支网游里建立起来的杂牌军,据说要重返联赛。

他们参加了挑战赛。兴欣的每一场比赛周泽楷都去看了,每当他披着...

【周叶】Inhale(17)

第九赛季开赛后,轮回众人很快发现他们的队长有点丧,外表还是那个帅气靠谱的队长枪王,里面却莫名的有些不得劲。

江波涛旁敲侧击,始终问不出个所以然,于是去找方明华商量。两人凑头分析了一阵,猜周泽楷莫不是失恋了。

“来,跟哥说说,到底怎么了,哥帮你出主意。”

周泽楷看了眼方明华,低下头沉默了一会儿,闷闷地说:“他要和我分手。”

虽然早就猜到,但听到周泽楷亲口承认,方明华还是抑制不住自己的惊讶。

居然周泽楷这样的都能甩,对方得是个什么样神仙下凡的人物。

“为什么分手知道吗?”他好奇问道。

周泽楷垂眸摸着指节,半响后说:“可能在生我的气。”

方明华一拍大腿:“这怕什么,哥教你,不管是不是...

【周叶】Inhale (16)

《花好月圆》余本通贩:地址

————————————————————

但是他和薛小雨的关系有些复杂,两人的父亲是多年的生意伙伴,两家交往甚密,给两人订娃娃亲当初多少也有些利益成分的考量。两人青梅竹马,长大后周泽楷顺势和对方交往了一阵,但也不过几个月时间,他很快发现自己只能把薛小雨当妹妹,于是便主动提了分手。

然而薛小雨却早就动了真情,为了能留在周泽楷身边,她曾借口要出国读书,通过家人想把当年订的娃娃亲给坐实了,后来是周泽楷以离家出走作为抗议,这才逼得向来疼爱他的父亲找了个借口回绝了薛家。

人一旦钻了牛角尖,便容易理智全无。薛小雨满心以为赶走了叶修,她的泽楷哥就会回到自己身边,谁料等来的...

【周叶】Inhale (15)

此时的周泽楷哪里知道薛小雨给他挖了个大坑,那会儿他正在国外,兴冲冲地买了整整一箱的礼物,准备要回国送给叶修。

刚下飞机,来自大姐的一通电话将他紧急招回了家。电话里,大姐的语气有些强硬,周泽楷一路回忆,不知自己做了什么,惹大姐生气了。

到家后一进门,便看见沙发上并排坐着大姐三姐与薛小雨,后者两眼通红,似是刚哭过,周泽楷心里一咯噔,意识到八成是自己与叶修的事暴露了。

其实之前周泽楷也考虑过和家人坦白,但绝对不应该在这样一个场景下。他将行李交给帮佣的阿姨,慢慢走到沙发前,喊了一声“姐。”

“你坐下,”大姐的表情很严肃,“你在外面的那些事,小雨刚告诉我们了,我现在想听你自己说,到底怎么回事。”...

【周叶】Inhale (14)

《花好月圆》余本通贩:地址

————————————————————

厕所呆久了,叶修都觉得身上带了股奇奇怪怪的味道。他和周泽楷一前一后走出隔间,正巧隔壁门也开了,杜明拽着裤腰走了出来。

周泽楷:“……”

叶修:“……”

三人大眼瞪小眼。杜明瞪着眼睛问:“队长?……叶神?你俩为啥从一个间里出来?”

这是个好问题。

周泽楷脑子动的飞快,叶修更快,他八风不动地回答说:“小周蹲大号没带纸,我给他送纸。”

周泽楷:“……”

杜明眨巴着眼睛,哦了一声,但走了两步忽又扭过头来:“不对啊。”

周泽楷心提了起来。

杜明:“队长没纸干嘛问你要,我这儿就有啊。”

周泽楷:“……”

谢天谢...

【周叶】Inhale (13)

都说同志的身上自带“gaydar”,从见到张简的第一眼,叶修便在他身上嗅到了同类人的气味。
张简应该也认出了他。
叶修笑了笑,把玩着手里的打火机,回答道:“我这人挺宅的。”
张简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框眼镜,白衬衣尖头皮鞋,看着有点斯文败类。“宅更得多出来玩了。”他说。
“……”叶修仍是笑,这要再听不出来,他也算白当个gay了。
“咱俩不熟吧。”叶修说。
“诶,认识认识就熟了嘛。”
张简边说边往前靠,叶修被他慢慢挤到墙边。等两人贴着面了,张简才露出本相来,凑到叶修耳边低语:“你和周泽楷做过了吧。”
叶修抬起眉,看着他不做声。
张简咧了咧嘴:“别这么紧张,我就随便问问,其实我有点替你惋惜。”
叶修不动声色,顺着他的话往...

【周叶】Inhale (12)

人帅,多金,心细,体贴,这是叶修对周泽楷的印象,这样的男人会没有前任叶修可不信。
经过大半年的厮杀,最终第七赛季的冠军被王杰希带领的微草夺走。嘉世没能熬过季后赛第一轮,倒在了老对手霸图的脚下。轮回首次闯入季后赛第二轮,可惜输给了张佳乐带领的百花。
这是轮回历史以来的最好成绩,周泽楷也因此名气大涨,他仗着出色的技术与无可挑剔的外形条件成了赞助商们的宠儿。赛季结束后他马不停蹄地四处参加商演。周泽楷的台风一向很稳,要技术有技术,要场面有场面,这也是许多商家愿意找他的原因。
如此陀螺般地忙到快八月,周泽楷终于有空去见叶修。
“后天有空吗?”
周泽楷擦着头发,问趴在床上抽烟的叶修。
叶修光着身子,毯子搭在腰间一角,...

【周叶】Inhale (11)

《花好月圆》余本通贩:地址

————————————————————

叶修猜对了一半,周泽楷可不仅仅是个公子哥。

周泽楷的父亲经商,公司在国内颇有名气,膝下一共两女一子,周母在生下周泽楷后不久便因病去世。作为家中唯一男孩,周父对周泽楷是百般宠爱,百依百顺,当年还在读高中的周泽楷忽然说想辍学去打游戏,周父也无二话,还安慰他要是游戏打得不开心,随时可以回来继承家业。

这天晚上周泽楷回家吃饭,大姐也在。周泽楷的两位姐姐现均已嫁人,嫁给叶修表哥的是周泽楷的二姐。

“楷楷回来啦。”大姐叫道。

周泽楷脸一红:“不要叫我小名。”

“不叫小名叫什么呀。”大姐不以为然。

周泽楷急了:“反正不许叫...

©四喜烤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