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花好月圆(76)

奈何那放大的图片实在不够清晰,戒指样式成千上万,陈果瞧了大半天,还是死活记不起在哪儿见过,忽然想起叶修脖子上也挂了一枚,身为大龄剩女的心便开始蠢蠢欲动,酸溜溜地嘀咕了一句“下次我也去买枚戒指挂挂”,随手关了网页,就没继续往心里去。

周泽楷有对象的事在网上引起了一阵热议,但哭嚎的大多是些花痴粉,真正的荣耀玩家其实对选手们的私生活并不关心,只要比赛打得好就行了,又不是娱乐圈,谁管你有没有对象。因此,在当事人与俱乐部始终未发声的情况下,传言渐渐也就偃旗息鼓。

旅游一结束,周泽楷立刻逃难一般逃回了国内。拜那姑娘所赐,后半段旅游他基本上如同惊弓之鸟,仓皇失措,照片也没能好好拍上几张,通行的队员们还经常拿他俩打趣,虽说是无心之举,但仍搞得周泽楷十分憋闷。

回到国内,他收拾收拾,立刻去了H市。

两人约在酒店门口,叶修叼着烟来见他,见面第一句话便是:“那姑娘挺漂亮啊,叫什么名字啊?”

周泽楷:“……”

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见他低头不语,叶修觉得有趣,忍不住又挤兑了他几句,谁想周泽楷突然脸色一变,眉头一皱,竟是生气了。

后来叶修再说什么,他都不理不睬,到了饭桌上也只蒙头吃饭,叶修亲自给他夹了两个大虾,他都挑了出来,不肯去吃。

“怎么,生气啦?”叶修笑笑,又给他夹了个虾,这回青年倒是不挑出来了,放下筷子,黑着张脸,直直地看过来。

“我和她没关系。”他硬邦邦地说。

“没关系就没关系嘛,我就逗你玩儿的,你这人怎样我能不知道?”叶修笑道。

青年脸色稍霁,继续说道:“我不喜欢你这样逗我。”

叶修眨眨眼,哦了一声,爽快地说了声对不起:“下次不说了,行不?”

周泽楷这才点点头,满腹委屈地从桌子下伸手过去,抓着叶修的手放在自己腿上用力搓了搓。

吃完饭,两人回到酒店,周泽楷将带来的礼物一一拿出来。

叶修一看,好家伙,有巧克力,瑞士军刀,有还有皮带,以及各种稀奇古怪的工艺品。

“你这不是去旅游,敢情是去扫荡了吧,这买的都是什么啊?”

叶修蹲下来,饶有兴趣地左看看右瞧瞧。周泽楷站在一旁看他,忽然冷不丁地冒出一句:“你想我没?”

“啊?”叶修愣了一下,一抬头便撞进青年黝黑的眼眸里。

叶修心头一动,弯起眉眼,笑道:“你这才出去几天,想你干什么?”

周泽楷走过去,一把拽起他,两人撞在一起,大量浓郁而富有侵略性的信息素从青年身上散发了出来。

“说你想我了。”他一边说,一边低头去吻叶修。叶修被信息素弄得浑身发烫,身子也软了,很快就被对方抱住,扛到了床上。


长微博


“叶修。”

“嗯?”

“我做了个梦。”

“什么样的梦啊?”叶修问。

周泽楷沉默了片刻,回道:“梦到你给我生了个孩子。”

叶修哦了一声,自己给自己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男孩女孩?”

“女孩。”

叶修笑道:“人家都是考虑生A生O,你怎么一门心思想着要生女孩?”

别人周泽楷不管,反正他就喜欢生女孩,女孩才是爸爸的贴心小棉袄。

“那万一最后是个男孩呢?”叶修故意逗他。

青年回道:“只要你生的,都好。”

叶修看看他,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夜深人静。

周泽楷睡着了。叶修在黑暗中望着青年的侧脸,之前那没说出口的半句话重新浮上心头。

要是到时候无论怎么努力都生不出来,该怎么办?

这问题之前他问过一次,当时青年并没有给出明确的回答,但那时候叶修不在乎,结婚就结婚了,生不了就生不了,他还有荣耀和战队要操心,结婚与生娃不过人生中一个很小很小的插曲,走一步看一步,更多的是随波逐流。

但现在不一样了。

有人说日久生情,有人说千年修得共枕眠,叶修想,这小子大概是他上辈子欠下的债,这辈子就得赔他一辈子,再加一个孩子。

如果真的怀不了,青年应该也不会指责什么,甚至还可能反过来安慰人,但他心里多少会感到遗憾吧。

他是这么期盼着当爸爸。

想到这里,叶修不禁回忆起了对方十八岁时一脸认真地表示自己会负责时的模样,他笑了起来,伸手勾了勾青年下巴,青年在睡梦中嘟囔了几句,蹭着枕头往他这边挪了挪。

等退役了,就去做试管试试吧。叶修心想,应该不会迟太久,也许再两个赛季,也许三个。

他想给周泽楷生孩子了。

 


评论(142)
热度(1676)
©四喜烤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