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花好月圆(78)

王睿是为了周泽楷才进的轮回。

他当初玩荣耀时,粉的还是霸图,因为欣赏张新杰,而选择了牧师。他天资不错,玩了没多久就入选了霸图公会的精英团,陆续有星探来接触,问他愿不愿意加入职业圈。那时候,王睿只当荣耀是个打发时间的道具,并没有想太多,直到某天,他在电视上看了一场轮回与霸图的比赛,从此,他满脑子就都是周泽楷了。

他把那天当作自己的命运之日,之后不顾家人的反对,毅然报名参加了轮回的青训营。经过一年多的刻苦训练,他如愿出道,终于近距离接触到了他心目中的男神,但也是在那个时候,他得知了一个晴天霹雳。

周泽楷已经结婚了。

对方是个O,外地人,王睿挖空心思,最后仅打听到那么一点点信息。周泽楷大概是准备走金屋藏娇的路线,对于另一半的信息一向藏得很牢,队里谁也见过那人,但都知道他俩关系很好,周泽楷每逢节假日必请假,被问及另一半总是眉眼带笑,再后来,脖子上干脆多了一枚亮闪闪的戒指,王睿每每见到,都嫉妒到想要发狂。

王睿是个B,向来看不起O,认为O是靠着信息素和发情期四处勾引别人的下贱浪荡货,现在,把周泽楷的魂也给钩跑了。

他曾试着去套周泽楷的口风,比如拐弯抹角询问周泽楷为什么没和结婚对象住在一起。

周泽楷解释说,因为对方有自己的事业,离不开。

王睿便回,为了爱人牺牲一点又有什么关系,若换成他的话,肯定会不顾一切跑到爱人身边的。

周泽楷听了没什么反应,只是笑。王睿摸不准他的态度,便又问,对方也玩荣耀吗?

周泽楷说玩的。

那他知道队长你这么厉害,一定经常让你帮忙打怪吧。王睿顺着话题往下说。

周泽楷却摇摇头,表示对方玩的很好,并不需要他。

王睿听了心里酸溜溜的,心想那狐狸精也太有手段了,这种大话都说的出口,还把队长哄得团团转,可真不要脸。

此时,那位被王睿恨得牙痒痒的队长夫人连打一连串喷嚏。

魏琛叫道,老叶你怎么了。

叶修随口回道,大概被谁惦记了吧,揉揉鼻子,继续指挥着众人抢夺BOSS。

前段时间,荣耀官方时隔数年再次提升了等级上限,新的招数,新的怪物,新的地图,还有大把的新材料。叶修再次干回老本行,抢首杀,卖攻略,这期间许多职业选手为了新材料也纷纷披马甲上阵,网游中一时群雄混战,竞争激烈,而叶修凭借着自己丰富的经验和高超的战术水平,在这场大混战中依旧混得风生水起。

到圣诞节活动结束时,挑战赛的线上部分已接近尾声,继续参加线下比赛的二十支队伍已基本确定,兴欣和嘉世各自早早锁定一席,最后谁能真正出线,还得明年的比赛见真章。

这一年的全明星周末在微草举办,周泽楷问叶修去不去,叶修说去,不过这次来的人比较多,再加上义斩那边也来约了,有没有空见面得到时候看情况。

周泽楷没办法,只能听从叶修的安排。结果到了全明星第一日,两人没见面,第二日白天叶修又被义斩拉去参观俱乐部,周泽楷无事可做,便接受了王睿的邀请,和几个队友一起结伴去附近逛了逛,中午吃了回烤鸭。

没想到周泽楷会愿意来,王睿可高兴坏了,一路上又是帮忙买饮料,又是主动夹菜,殷勤得很。周泽楷不傻,能感受到对方的好意,但只当是后辈仰慕,除了说谢谢,根本没往心里去。

到了晚上六点,周泽楷得去参加活动,临行前随手将外套交给王睿保管。王睿坐在台下,怀里抱着周泽楷的衣服,闻着那浓浓的信息素味,一时心潮澎湃,几乎按耐不住。活动一结束,他便抢先跑到后台,但找了半天,没找到周泽楷。他问工作人员,得知周泽楷刚出去了,他便一路小跑,追到体育馆外,左顾右盼间,抓到周泽楷的身影在转角处一闪而过。

王睿忙喊了声队长。

他快步追过去,邻近拐角处时,周泽楷忽然冒了出来,与他撞了个满怀。

“啊,队长,你的衣服……”话刚说到一半,王睿猛的愣住了。

他在周泽楷身上闻到了一丝不属于对方的信息素。

周泽楷没有注意到对方的异常,他显得有些心不在焉,接过衣服,说了声谢谢。

王睿整个人被那陌生的信息素搞得心神不宁,一瞬间他很想冲过去看看周泽楷身后到底藏着谁,但他到底忍住了,挤出一分笑脸,道:“队长,大巴车已经来了,副队让我来叫你。”

“我有点事,晚点回去。”周泽楷说。

“是什么事啊,有我能帮忙的地方吗?”王睿故作关切地问道。

周泽楷摇摇头。

王睿不死心,试图继续留下来,但周泽楷逐渐显示出了些不耐烦,王睿不想破坏自己在对方心目中的形象,只得咬牙心不甘情不愿地走了。

待他走远,周泽楷这才转身返回,飞快钻进没有灯照的隐蔽角落里,一把搂住叶修。

“刚谁啊?”叶修问。

“队里的后辈。”

“真的?”叶修抬了抬眉,笑嘻嘻道,“我看人家倒是挺关心你的。”

“嗯……送衣服。”周泽楷这会儿见了亲亲老婆,什么王睿张睿的就全抛在了脑后,叶修说的话是左耳进右耳出,亲了嘴巴还不够,又往叶修下巴上啃,但啃着啃着忽然觉得不对劲,停下嘴仔细在肩膀周围闻了闻。

“你白天见了谁?”他问。

“怎么了?”

“有……味道。”而且还是很强大的A发出来的。

所谓同类相斥,之前兴欣里也有其它的A,但周泽楷都没放心上,唯独这一次,尽管信息素只沾了淡淡一点,但因为足够强大,所以引起了他的注意。

叶修想了想,一拍大腿:“估计是大孙的吧。孙哲平,你知道的,他现在在义斩,白天和我们遇上了,我请他加入我们来着,一起打比赛。”

原来是这样。

周泽楷接着又问:“那他单身吗?”

叶修无语:“你这操的心未免也太多了点,那我问你,刚给你送衣服那小子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周泽楷一脸茫然。

“他是不是对你有意思?”叶修戳了戳他怀里的衣服。

怎么可能。周泽楷瞪大了眼睛,摇摇头。

但叶修不依不饶:“没意思人家干嘛巴巴给你送衣服来,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真没有。”

周泽楷哪里是说理的料,没一会儿就被叶修问得急出一身汗。叶修当然也不是真的质疑他什么,无非借题发挥,逗逗他罢了,等逗够了,亲几口哄几句,两人就又开开心心,手拉手去了附近旅馆过夜。

当晚,周泽楷没有回轮回所住的酒店。得到消息,王睿一怒之下,砸坏了自己的手机。

 

 


评论(121)
热度(1514)
©四喜烤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