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花好月圆(81)

来的正是王睿。

自从他知道君莫笑,也就是叶秋,就是周泽楷那一直藏着掖着的结婚对象后,整个人恍惚了一阵,完全无法想象这两人怎么会掺和到一起去的。

但是一旦一个人魔怔了,思考问题的方式也会一路奔着牛角尖而去。他本就恨对方抢走了他的男神,现在知道真实身份后,更觉得叶修不过一个早就退役了的老男人,凭什么跟他抢男神。

王睿迷上荣耀那会儿,嘉世已是走下坡路,再加上他起初是霸图粉,也就不怎么把叶秋放在眼里。虽然听别人提过君莫笑等人在网游里的辉煌事迹,但他是不知者无畏,只当叶修一个前职业选手,跑网游里虐菜有什么了不起的,身边那些乱七八糟的家伙就更不值一提了。

如此一来,他便起了教训对方一顿的心思。队里的正式选手他不敢随便支使,就忽悠了几个训练营的愣头青,慎重起见,还多叫了几个,骗他们说打倒君莫笑的话能一举成名。那些愣头青也正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年纪,于是十几个人便屁颠屁颠结伴去了。

话说两队狭路相逢,打了起来,王睿因是牧师,不好冲锋陷阵,就躲在后面,暗戳戳地打开摄屏录像,妄想把君莫笑惨败的画面拍下来。

可惜脑子是个好东西,退了役的荣耀大神依旧是你大神。王睿没来得及乐多久,战况就急转直下。他虽然人多势众,但叶修那群人可是扎扎实实从各大公会的围追堵截中杀出来的,再加上叶修这么一位超级高手坐镇,别说一群训练营生,就连正式选手都不一定能讨到好处,这不,才一会儿的功夫,他们已是被打得屁滚尿流、哭爹喊娘。王睿一下子慌了神,加血都加不及,一闪神的功夫,一个流氓已举着砖头蹿到面前,直接把他给拍地上了。

“太弱了,垃圾。”

流氓打牧师,那就跟切瓜似的,剁吧剁吧几下就处理掉了。

王睿气得直吐血,无奈只剩一副尸体,只好扯着嗓子在游戏里破口大骂:“叶秋你不要脸!老牛吃嫩草!无耻!”

他骂得声响,周围人都听到了,陈果气急败坏地要骂回去,但叶修阻止了,说:“他发神经,你理他干嘛,咱们干正事要紧。”

于是一行人踏过满地尸体,继续往前赶路,走出挺远,仍听王睿的骂声遥遥传来:“叶秋,你给我等着!!!”

“你哪惹了这么个神经病,瞧这恨的。”魏琛感叹道。

叶修心里约莫有点数,轻描淡写回道:“没办法,谁让哥受欢迎。”

陈果忽然问了句:“他说你老牛吃嫩草是什么意思?”

“估计是不高兴我年纪比他大吧。”叶修说。

“……是这个意思吗?”

“谁知道呢,骂人的话你研究它干嘛。”

“哦,也是。”

再说那王睿等人被叶修教训了一顿,均不死心,之后又偷袭了数次,但回回都被教做人,打得那群训练生一个个生无可恋,王睿再喊他们,就都死活不肯去了。

王睿又把主意打到了公会头上。他想十几个人恁不死你们,换一个团的人总该行了吧。

他去找轮回堂的会长借人。三界六道作为一家大工会的会长,也算得上俱乐部的一名中层管理人员了,见王睿一个小选手也敢毫不客气地支使他,心里其实是有点不高兴的,不过看在对方是正式选手的份上,便耐着心多问了句:“借人干嘛用?”

“去杀君莫笑。”

“……”

三界六道擦了把汗:“你知道君莫笑是谁么?”

“知道,叶秋嘛。”

“……”

王睿不以为然:“就算他是大神,那也是退了役的,我们人多,还怕打不过他一个。”

“……”

三界六道翻了个白眼,心想这小子莫不是个傻的,老子好几个公会一起都没能把叶秋怎么着,你还想拖着我一个团的人去送人头,开什么国际玩笑。

他当即翻了脸,随便找了个借口拒绝了王睿。

王睿气坏了,背后骂三界六道是狗眼看人低。他转头又去网上找工作室,想雇凶sha人。可君莫笑是谁啊,上个线整个神之领域都要抖三抖的人物,有哪个不长眼的敢杀。王睿吃了一圈闭门羹,没辙,最后只能寄希望于挑战赛,诅咒叶秋和兴欣能输得一败涂地。

然而天不遂他愿,兴欣等人一路力克强敌,最后大爆冷门,打败了有肖时钦和孙翔坐镇的嘉世,上演了一场完美的逆袭神话。而王睿自己则因为几个月来只顾着关注君莫笑,训练时心不在焉,比赛时更是失误连连,队里本打算培养他做为方明华的接班人,如此一来,也就基本没戏了。

一时间情场事业均失意,王睿却仍不愿从自己身上找原因,一厢情愿地将一切都归咎于叶秋身上。他现在就想看到叶秋倒霉。

叶秋越倒霉,他就越高兴。

这天,机会来了,他出门买东西,回来时见门卫正和某人起了争执。

那人大概四五十来岁,一脸的胡渣,衣服脏兮兮的,像是很久没洗了。对方要进俱乐部,而保安不肯,推搡之间,就听那人嘴里嚷嚷着:“让我见周泽楷,我是他亲叔叔!”

王睿听到,不由停下脚步,在旁观察。大概是保安之前已联系过,没一会儿,周泽楷就从俱乐部里走了出来。他与那男人说了几句话,随后带着人去了附近一家咖啡馆。

王睿悄悄跟了上去,偷听两人的谈话。

没想到,那人还真是周泽楷的叔叔,这趟来主要是来借钱的。不过周泽楷似乎很讨厌他,不仅罕见地动了怒,严辞拒绝了对方的请求,还警告对方如果胆敢再去找他爷爷,就把他绑了丢还给讨债的。

周泽楷最后拂袖而去,那人没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正失魂落魄、不知所措,忽然听耳边有人说话。他抬起头,见对面的空位上坐了个陌生的年轻男人。

“你好。”对方冲他笑了笑。

“……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男人说,“但如果你想要钱,找周泽楷是没用的,因为他的钱都放在另一个人身上呢,你应该去找那个人。”




评论(176)
热度(1382)
©四喜烤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