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花好月圆(86)

帖子最开始发出来的时候,并没有引起多少水花,毕竟脑残粉哪里都有,每次比赛结束瞎嚷嚷着黑哨假赛的大有人在,何况那时候正在季后赛的要紧关头,众人的注意力都在自己支持的战队能否夺冠身上,没时间关注这些乱七八糟的八卦。

不过,当轮回一路过关斩将,最终如愿再次捧起冠军奖杯,关于轮回和周泽楷的关注度达到顶峰,这篇帖子就被人重新翻了出来,并最终引起了一阵轩然大波。

帖子洋洋洒洒几百字,大意两件事,其一、周泽楷和叶秋,现在更名为叶修,早已瞒着双方俱乐部暗暗结成伴侣。其二,两人关系匪浅,涉嫌互通信息,泄漏比赛资料、联手打假赛。

第一点先暂且撇开不说,这第二点罗列的可不是什么小罪状。打假赛那可是对选手、对战队最大的侮辱,绝大多数理智的粉丝纷纷在帖子下反驳,说这年头怎么造谣成本都变得这么低了,半点证据都没有,全靠两张嘴皮子就打算抹黑人家。但人言可畏,树大招风,尽管论坛迅速锁了原帖,但消息传开来,仍有不少所谓的中立派和看不顺眼轮回夺冠的黑子们嚷嚷着要求周叶双方出来解释。

网上的争论很快引起了联盟的注意。要知道,自从职业开赛以来,地下赌/////博业也随之产生,尤其近几年,光是季后赛期间产生的赌/////资流动就达上亿,因此联盟对于任何涉嫌打假赛的行为一向是严惩不贷。

联盟雷厉风行地成立了调查组,表示会彻查此事,而轮回的反应也很快,发声明表示周泽楷作为战队队长,期间一直恪尽职守,从未有过任何违法乱纪的行为,更不可能为一己之私而牟取私利。俱乐部将积极配合联盟的调查,并保留起诉造谣者的权利。

至于叶修,因为帖子涉及的是嘉世时期的情况,而嘉世如今已经解散分拆售卖,换了新东家,不再管这些旧账,联盟便直接联系了兴欣,要求叶修配合调查。

接到通知,陈果气得火冒三丈:“联盟那群人是不是脑子坏掉了,那种污蔑的东西也能信!”

“就是啊,”魏琛附和道,“改天老夫也发个帖子,就说冯宪君受贿,看他们查不查。”

“造谣帖子转发超过五百,是要负法律责任的。”安文逸提醒说。

“那他们就应该去查那个造谣的,而是不是来查老叶!”

周围人一个个义愤填膺,叶修却一副满不在乎事不关己的模样,叼着烟,悠悠回道:“欸,查就查呗,我又没做什么,还怕他们查出个花儿来。”

“话是这么说,”魏琛拍了下大腿,“但这不是挺让人闹心的嘛,我说老叶你最近是不是得罪了谁啊,怎么不是受伤就是被人诬蔑。”

叶修笑了笑,没吭声。

几天后,一辆联盟派来的车子停在了上林苑门口,下来一群人,带走了叶修,以及他的私人电脑和相关物品。

几经辗转,叶修被带到联盟总部安排的一家旅馆里,冯宪君亲自来了一趟,态度还是比较客气的,毕竟叶修在职业圈里算是妥妥的老人,人品到底怎样,冯宪君心里清楚,只是有些程序还是得走的。他让叶修安安心心在这里住个几天,有什么要求尽管问守在门口的工作人员提,等查清楚了自然会还他们清白。

叶修想了想,问,小周也关这儿么。

冯宪君摸了摸快要秃顶的头发,回道,他住另外一间房,话说怎么叫关呢,我们这是请你们配合调查。

叶修哦了一声,没再说什么。

配合调查的日子其实非常无聊,期间来过两拨人,询问了一些问题,比如他和周泽楷是怎么认识结婚的,平时如何交流等等,其它大部分时间叶修则一个人待在房间里,没有手机,没有网络,只有一日三餐再加上一台电视聊以慰藉。

第一天,叶修拿着电视遥控器,把每个频道翻来覆去地点了好几遍。

第二天,叶修问人要了一个笔记本,自己在上面做做笔记,写写战术,凭着记忆,整理一些关于千机伞的后续升级资料。

到第三天,本子都写满了,叶修就靠着窗台,往剩余的页脚空白处画了许多个火柴人。虽然画工平平,但人物特点还是比较突出的,比如这个长发的是陈果,有胡茬的是老魏。

第四天,冯宪君再次出现,笑容满面地通知叶修,他和周泽楷的嫌疑已经解除,可以放心回去了。

在楼道口,叶修终于见到了周泽楷。青年远远看到他,立刻三步并作两步,冲过来一把攥住他的手。

叶修笑笑,问,他们没有为难你吧。

周泽楷摇摇头,一双眼睛紧紧盯在叶修身上,手心热得发烫。

两人随后乘坐联盟安排的汽车离开旅馆,然后各自搭乘飞机返回俱乐部。临分别前,叶修往周泽楷手心里塞了个小纸条,让他回去再看。在飞机上,周泽楷偷偷提前展了开来,见纸上画了两个高高瘦瘦的火柴人,正手牵着手。

几天后,联盟正式公布了调查结果。通过对过去两队比赛视频的重新检查,和相关人员的走访,以及在得到当事人的同意后,对聊天记录等私人信件的调查,最终并没有发现任何关于两人泄漏战队资料、打假赛的证据。联盟表示了对造谣者的谴责,希望粉丝们不要偏听偏信,并继续欢迎社会舆论的监督,共同维护比赛的公正公平。

轮回和兴欣分别转发了调查结果,感谢联盟还当事人清白。支持的粉丝们自然拍手叫好。不过仍有眼尖的非要打破砂锅问到底,说调查结果里只提及两人没有打假赛,那叶修和周泽楷已经秘密结婚到底是不是真的。

关于这点,最关心的莫过于周泽楷的一大批女友粉,这些人多是被周泽楷个人吸引而来,不一定玩游戏,却是周边等销售的金主大户。不过自始至终,无论联盟还是俱乐部,以及周泽楷和叶修个人,均对此三缄其口。既不承认,也不否认,随便你们怎么说,怎么问,凡涉及个人隐私,一概不答。最后网上闹了一番,女友粉们也都默认了,只要两人没有公开,就不影响他们继续花痴周泽楷。

只可惜她们想得通,王睿却想不通。他费尽心思,想往周叶两人身上泼脏水,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反而收到了轮回寄来的律师函。他将自己反锁在房间里,发了疯一样的给周泽楷发信,诉说自己是如何如何的爱他,一会儿哭着求他,一会儿又质问对方为何不愿意接受自己。信息发过去自然全都石沉大海,QQ电话也都被拉黑了,王睿万念俱灰,一时魔怔,最后摸了把水果刀,堵在了周泽楷回家必经的道路上。

 

等叶修无意中听说周泽楷遇刺的消息,王睿早就被关进牢房里去了。

叶修心急火燎地坐车赶到S市,把某位胆大包天居然敢知情不报的小王八蛋拎回了家,扒得全身上下只剩条小裤衩儿,再三确定身上没有半点伤痕,一颗提到喉咙口的心才悠悠落下。

“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告诉我,逞什么英雄呢,这日子还想不想过了!”叶修点着周泽楷的鼻子,振振有词,仿佛全然不记得自己此前也曾一而再再而三地隐瞒对方。

但周泽楷只是笑,并不辩解,心里在想,幸好王睿堵的是我,不是叶修。

他只要叶修平安无事就好。

 


评论(105)
热度(1640)
©四喜烤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