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花好月圆(90)

PS:关于世邀赛的时间线,如有bug,就当私设了OTZ


第二天,叶修随队返回H市,没过多久便开了记者会,宣布将正式退役。他将队长的位置交给了苏沐橙,君莫笑则是一并带了走。这倒不是他自己要求的,而是除了他确实也没有别人能驾驭,陈果便劝他一起带上了。

叶修乘飞机回了叶家,周泽楷就在S市盼星星盼月亮地掰着手指头等他来。以前两人两地分居,忙起来一个月见不上一回是常事,那时也没见得这么焦躁,现在一想到叶修马上就能来S市和他天天生活在一起了,周泽楷一颗心都兜不住了,恨不得直接飞到B市,亲自把人接回来。

然而没等他盼来叶修,一纸通知先来了。原来荣耀官方即将在苏黎世举办首届世界邀请赛,周泽楷将代表中国队首次为国争光。

既然是国家任务,周泽楷自然义不容辞。他给叶修发了信息,然后收拾收拾,和同样收到召集令的孙翔一起赶往联盟总部。

他到的时候意外在飞机场遇见了喻文州和黄少天一行。三人相见倒是一点也不意外,喻文州笑了笑,说,要是叶修还没退役,他的君莫笑肯定能把那些外国人都吓一大跳。

可不是啊。周泽楷不无遗憾地想着。

受到召集的选手基本都是进过全明星的国内顶尖,考虑到国家队队伍配置的多样性,具体是哪些人基本猜也猜得到。只是韩文清没能来这点稍稍让人有些意外,会议室坐着的都是些熟脸,大伙三三两两地聊着天,议论着即将面对的外国战队们。

周泽楷原以为会有个联盟的人来主持会议,可等了半天,却是喻文州站了起来,担当了主持。

他先是询问众人是否同意由他来担任队长,接着说上头给他们派了一个领队,负责具体的各项事务。

领队和经理不一样。经理虽然也带队,但只管些琐事,领队不仅管人员调度,还兼排兵布阵,非得是个专业懂行的才行。但纵观这一屋子大神,又有哪个人能轻易镇得住,此时周泽楷心里一咯噔,脑子里瞬间浮现出一个名字。有不少人和他想到一块儿去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神里都带了些诧异。

果不其然,会议室的门开了,只见叶修无精打采地拎着个公文包走了进来,也不打招呼,打开投影仪便自顾自地讲了起来。

现场足足安静了有半分钟。半分钟后,有人缓过劲了,跳起来指着叶修叫道:“说好的退役呢!”

周泽楷也跟着附和了一句,心想,居然都不提前告诉我一声。

结果叶修约莫是听见了,立刻朝他的方向瞪了一眼,也理直气壮地喊起冤来:“你们以为我想来啊,我刚回家床都没铺呢就被踢出来了。”

听完叶修的解释,周泽楷觉得倒是挺符合叶父的风格,再看叶修,虽然他表面上貌似极不情愿,眼神里却是闪着光彩。

会后,周泽楷特意留到最后才走,他刚想开口问叶修什么时候来的,叶修就先逮住了他:“你刚才是不是跟着起哄呢?”

周泽楷赶紧装傻:“没有。”

“真没有?”

周泽楷摇摇头,一边搂住对方试图蒙混过关。叶修不吃他这套,两人正黏糊着呢,门开了,方锐有事要找叶修,正巧撞上这幕非礼勿视,忙捂住眼睛诶哟诶哟地又退出去了。

国际邀请赛总共有十六支队伍参赛,赛程与比赛规则均参考欧美联赛模式,与国内有很大区别。为了尽快适应新规则,整个国家队将在联盟总部提供的场所进行为期一周的全封闭式训练。

当晚,众人随车来到这处训练基地。

“接下来的这一个礼拜大家得同吃同住,住宿条件肯定比不了俱乐部,我想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这点困难应该还是能克服的,”叶修说着,拿出一串钥匙,“这里一共七间房,正好两人一间。除了两位女士,剩下的大家自由组合,组好了就来我这儿领钥匙。”

话音一落,众人立刻叽叽喳喳四散着开始找熟悉的人做室友。喻文州心细,特意过来问叶修的打算。因为照道理,领队和队长住一起会比较方便,不过叶修这边情况特殊。叶修想了想,说倒也没关系,反正都住一起,找人办事都方便。周泽楷一听,立刻没了后顾之忧,颠儿颠儿地跑去和叶修住了。可怜同队的孙翔落了单,正郁闷着呢,忽然肩上被拍了一下。

来的是方锐。方锐冲他露了露一口白牙,说,咱别理那些重色轻友的家伙,兄弟,要一起睡吗?

孙翔:“……”

 

房间是由原来的招待所改的,地方不大,两张单人床,环境看着倒还干净。周泽楷把带来换洗的衣服挂进衣柜,又烧了壶热水,洗了个澡。叶修进了屋就坐在书桌前摆弄电脑,周泽楷走过去看了眼,见是国外几个战队的比赛资料。

“这些东西前天才到我手上,刚整了一半。”叶修解释说。

周泽楷点点头,便也拖了把椅子坐到他身边,陪着一起整。

俗话说,AO搭配,干活不累。两人边整边聊,一不留神,就搞到了凌晨两点多。还是叶修先注意到时间,诶呀叫了一声,说:“居然这么晚了,你赶紧睡去,明天还要训练呢。”

反正他自己熬夜不碍事。

但周泽楷不肯,老婆不睡他也不肯睡。叶修拗不过,想想有些事也不急于一时,便关了电脑,冲进浴室胡乱抹了两把。

洗完出来的时候,见周泽楷正在铺床。但他把自己的那张铺好了却不睡,抱着枕头跑到叶修这边。

叶修奇怪:“这是干嘛?”

周泽楷解释说:“一起睡。”

“不是,我是问你既然要一起睡,那你铺那张床干嘛?”

“伪装一下。”

叶修花了几秒钟才想明白他那逻辑,简直无语了,笑骂道:“就隔壁那些个人精,你还真以为人家不知道?”

“以防万一。”

周泽楷一本正经地回道,揽着叶修一起上了床。他们两个一米八的大男人,睡单人床勉强够挤,好在平时搂着睡也睡惯了,叶修问周泽楷:“你晚上起来上厕所不?”

周泽楷摇摇头。

“那我睡外面吧,万一晚上要起来。”

周泽楷不放心,知道叶修晚上睡觉不老实,怕他会掉下床。叶修听了不服气,说我这么大一个人,怎么可能犯那种小孩子才犯的错。

结果到后半夜,只听房间里咕咚一声巨响,周泽楷赶忙爬起来开灯一看,见叶修苦兮兮地躺在地板上,是摔了个四脚朝天。

 


评论(100)
热度(1631)
©四喜烤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