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花好月圆(94)

人这一生必定要经过几个阶段,比如从孩童变为成年,比如从单身变成已婚,再比如,从丈夫变成孩子他爹。孩子来得是那样突然、那样惊喜,直至数年后,再次回忆这一幕,叶修仍能清楚的记得周泽楷望着他时的表情,正是这个瞬间,让这个属于他的大男孩成长为了一个真正的男人。

“都是要当爸爸的人了,应该高兴点,哭什么。”叶修说。

周泽楷哦了一声,急急忙忙拿手抹了把,抹着抹着又忍不住咧开嘴,傻傻地笑了起来。

叶修也笑了,想到肚子里的孩子,便问他:“你说怎么会怀上的,不是说咱俩怀不上吗?”

周泽楷摇摇头。他也不知道,但是管它呢,反正怀上了,终于有小宝宝了,要当爸爸了,嘿嘿嘿……

大概实在笑得太傻,叶修都没眼看了:“严肃点儿,讨论问题呢。”

“哦。”周泽楷赶紧坐正,可叶修被他这一打岔,一时死活记不起自己刚才想说什么,憋了半天,最后只得作罢。

从比赛结束折腾到现在,时间已经很晚,周泽楷劝叶修早点休息。叶修问他自己睡哪儿,周泽楷指指边上的陪人躺椅。

叶修:“这么小的地方你睡不好的,要不你回去睡吧。”

可这会儿周泽楷哪肯离开半步,誓要寸步不离地守在孩子和老婆身边。叶修拗过不过他,便也随他了。

周泽楷关上灯,帮叶修盖好被子,自己则蜷在小小的躺椅上,囫囵拿毯子一裹。

躺椅对于周泽楷一米八几的身高来说确实显小,且无法完全躺平,只能半坐着。他一时毫无睡意,就在黑暗中睁着眼睛,盯着床上的叶修看。刚看了一小会儿,忽然听叶修叫他的名字。

“小周。”

周泽楷翻身跳起来,飞快跑到床边,见叶修从被子里露出小半张脸,眼睛亮亮的。

“睡得着吗?”他问。

周泽楷老实地摇摇头。

“我也睡不着,要不你上来陪我吧。”叶修说着,掀开被子,往边上挪了挪,给他空出个位置。

周泽楷大概花了一秒钟时间来估摸这床够不够结实,然后飞快脱了鞋,钻进被子里,一把将叶修搂住。床发出轻微的吱呀声,为了不压到叶修肚子,他让叶修枕在自己身上,两人头挨着头,脚缠着脚。

“肚子还疼么?”周泽楷问。

“已经没事了,估计之前一撞吓到小崽子们了,对了,你要不要摸一摸?”

“可以吗?”周泽楷蠢蠢欲动。

“偶尔摸一下没关系的,你看上回从床上摔了一下不也没事嘛。”

不提这事还好,一提起周泽楷就一阵后怕,心里想着以后一定要小心再小心,千万不能让叶修再摔着跌着了。

“诶,你到底摸不摸。”叶修催道。

摸,当然要摸。周泽楷赶忙应了一声,随后小心翼翼地把手覆盖在叶修的小腹上,想象着肚子里的孩子正隔着肚皮和他打招呼。

“讲道理,双胞胎这个绝对是遗传我的。”叶修说。

周泽楷嗯了一声,他想,要是两个都是女孩,自己一定会幸福得晕过去的。

他脸上藏不住事,肚子里那点小九九叶修一猜就透:“你是不是在想两个都是女孩就好了?”

周泽楷不好意思地笑笑。

叶修掐了他一把:“啧啧,真是便宜你了。”

第二天,两人因为被发现挤在同一张床上而被护士臭骂了一顿。医院的早餐是牛奶和三明治,但叶修说想吃包子,周泽楷便屁颠屁颠地跑去中餐馆给他买。回来的时候,发现国家队的其它人都来了,十几个人愣是把病房塞得满满的。

“喔唷,准爸爸买爱心早饭去啦。”有人见了他起哄道。

周泽楷笑笑,把包子递给叶修。叶修一边吃,一边替他回道:“羡慕嫉妒恨就自己也找个去。”

“我就算找着了那不还得我去给人家买。”那人回道。

“所以说啊,你连个早餐都不肯给人家买,活该一辈子单身。”

大伙一阵哄笑。这时黄少天乘乱挤到床边,好奇地叫道:“老叶,能不能给我摸下肚子!”

“干嘛,又不是你的。”

“可以认干爹嘛!我可以教他玩荣耀哦!”

一听要认干爹,这下大伙可都耐不住了,纷纷嚷着要当干爹一号干娘二号。叶修给他们吵得脑壳疼,挥了挥手,说:“你们拉倒吧,要教我不会自己教啊。”

黄少天见一计不成,又生一计,扒着床栏耍赖皮:“老叶我知道你最好了,给我摸一下嘛,别这么小气嘛。”

叶修只觉得好笑:“这才刚怀,又摸不出来的,有啥好摸的。”

“没有啊,我听说你怀了两个,双胞胎诶,叶修你好厉害啊,太能生了!我还是第一次遇上怀双胞胎的!诶呀老叶、叶修、叶领队,让我摸一下吧,我就隔着被子摸行不,保证轻轻的!绝对不弄疼宝宝。”他边说边迫不及待地想要伸手,周泽楷怕他没轻没重,连忙挡在床前。

“不能摸。”

“为啥?”

“医生说的。”

黄少天不信:“你骗人,你自己肯定偷着摸过了对不对。”

周泽楷:“那、那也不行。”

毕竟伴侣怀孕时A的独占欲是最强,黄少天也晓得这个道理,见他执意不肯,只好乖乖作罢,但仍求着叶修答应等以后肚子大了,一定要让他偷偷摸一下。

考虑到叶修还需要静养,众人只坐了一会儿就回去了。喻文州留了下来,向两人说了一下昨天事情的处理结果。由于韩国队动手伤人在先,已经受到了世邀赛的举办方国际荣耀联盟的通报批评。“现在给我的消息是,还会追判动手那人一定数额的罚款,并禁止其明年世邀赛参赛的资格。”

叶修点点头:“媒体那边呢?”

“幸好现在是在国外,媒体暂时应该拿不到你的就诊记录,当然公不公布,还得根据你们两人的意见。”

叶修看了看坐在一旁的周泽楷:“还是算了吧,这个节骨眼上能低调就尽量低调。”

“我知道了。”

“至于决赛的对手……”

喻文州截住了他:“你不会想还继续工作吧。”

周泽楷显然也在担心这事,想劝又不敢劝,是一脸纠结。

叶修笑笑:“你们把我想成什么了,这点分寸还是有的,再说现在肚里的孩子还有小周的一半,就算我不在乎,我也得替他考虑考虑。”听到这里,周泽楷紧紧握住了叶修的手,叶修安抚性地拍拍他,说:“大忙我估计是帮不上了,不过提些建议什么的还是可以的,我之前已经整了一部分资料,文州下次你把我电脑带来,我们一起讨论。”

喻文州说好,仔细看了看他:“叶修。”

“什么?”

“我觉得你现在浑身上下充满了母性的光辉。”

“……”叶修头一回被人说得哑口无言,憋了半天,就憋出一个滚。

“那在滚之前我还有个问题。”喻文州说着看向周泽楷。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叶修回道,“我这里有医生护士在,不会出什么大问题,小周还是跟你们回去训练,我想你们应该也缺不了他这个战斗力。”

这是昨晚两人一起商量的结果。虽然不舍得留叶修一人,但在个人得失和国家荣誉面前,孰轻孰重周泽楷分的清,而且叶修也是这样希望的。

得了保证,喻文州放心了。他起身告辞,临走时将周泽楷单独叫到病房外,说了几句话。

周泽楷回来后,告诉叶修:“他们说要请客。”

“请什么客?”

“给你庆祝。”

“庆祝我怀孕?”

“嗯。”

叶修哦了一声:“他们倒是有心,还知道给我们庆祝。”

周泽楷却摇摇头:“是我们请。”

“啊?”叶修一下子坐正了,“他们给我庆祝,凭啥要我们请……等等,你是不是已经答应了?”

周泽楷点点头。

“……”

得,这还有啥好说的。叶修现在算是明白喻文州刚才干嘛非要神秘兮兮地和周泽楷单独谈,敢情是专欺负老实人,拐弯抹角敲他竹杠来了!这群人精王八蛋!!

周泽楷倒是想得开,笑笑,说:“我请得起。”

乖乖哟,这哪里是请不请得起的问题。可叶修看着青年那张憨厚老实样的笑脸,愣是啥话也说不出来,只得恨铁不成钢地欸了一声,往他身上掐了一把。

 


评论(119)
热度(1794)
©四喜烤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