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Exhale(1)

趁着中午人少悄咪咪来挖个坑。

想写一个和以前自己擅长的不太一样的小周,但能力有限,求轻拍OTZ


预警:直掰弯,叶追周,会有NPC女朋友设定走过场,雷的请注意避雷

————————————————————————


“要一起去吃烧烤吗?”

周泽楷一脸茫然地望着面前那个正向自己发出邀请的男人。自己只是在这里等上厕所还没回来的同伴而已,他并不认识这个人。

见周泽楷不语,那男人弯起眉眼笑了笑:“你是轮回的吧,我认识你们队长哦。”

“……”

没等周泽楷做出回应,有人来了。来人走路带风,一边走,一边冲那男人嚷嚷:“干嘛呢,磨磨唧唧的,不是你自己提议要去吃烧烤吗?”

看清对方的脸时,周泽楷愣了一下。这人他认识,是百花战队的张佳乐。

“……这小子谁啊?轮回的新人?”张佳乐挠着头,注意到了周泽楷,扭头问那男人,“你认识?”

“刚遇上,我在问他要不要一起去吃烧烤。”对方回道。

张佳乐哦了一声。

说话间,又有人来了,是皇风战队的田森。

“你们搞啥呢,就等你俩了。”田森叫道。

“诶,这不都怪老叶嘛。”张佳乐再顾不上询问,赶紧拽了那男人一把。那人被拽得站不住,诶呀诶呀叫着,很快就被张佳乐和田森一路拽走了。

周泽楷望着三人离去的方向,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然而晚上躺在旅馆的床上时,他突然想起,姓叶,该不是嘉世的叶秋吧。

据传叶秋大神从不公开露面,私底下认识他的也不多,若果真如此,倒能解释为什么张佳乐和田森与他如此熟悉。可如果真是叶秋,他与张佳乐他们吃饭,平白为什么要邀请自己?对方是荣耀的大神,自己却还未出道,压根就不熟啊。

……奇怪。

周泽楷没有细琢磨,当成一次偶遇,转头忘了个精光。然而历史总是一次又一次的重演,当第二次再见面时,仍是在全明星上。这时,周泽楷已经出道了,挤走了原队长张益玮,以空降的身份成为轮回的年轻新队长。

“要不要一起去吃海鲜,老韩请客。”叶秋叼着根烟,双手揣在羽绒服的兜里,笑眯眯地问他。

周泽楷:“……”

话说到一半,张佳乐也再次登场,他显然已经忘记上回匆忙一瞥,见了人,抬眉叫道:“这不是轮回的周泽楷嘛,晚上咱吃夜宵,一起去不?”

周泽楷摇摇头:“约了人。”

“约了谁呀,我认识的不?”叶秋问。

周泽楷:“……”

“靠,你这人怎么这么八婆啊!”张佳乐咆哮着,冲周泽楷笑笑,再次将叶秋拖走了。

……搞什么玩意儿。

耳边终于清静下来,周泽楷继续等了片刻,终于等到方明华一路小跑,姗姗来迟:“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遇上熟人,多聊了几句。”

方明华是周泽楷入队时的推荐人,人好,脾气也好,周泽楷私底下把他当大哥看待。这次是方明华提议,说知道该地一家很好吃的烧烤店,周泽楷就去了,谁知就在那家烧烤店里,他们撞上了同在此处吃饭的叶秋一行。

“原来你约的就是他啊,来来来,一起吃。”叶秋挥舞着手里的肉串,往边上靠了靠,空出个位来。

方明华笑道:“怎么,叶神刚见过我们家小周?”

“是啊,刚还想叫他一起来吃饭呢。”

一桌坐的都是荣耀里的顶尖大神,叶秋,张佳乐,王杰希……周泽楷本想寻个偏僻点的角落,奈何架不住叶秋热情,他只得恭敬不如从命。

“这个挺好吃的。”叶秋往他碗里夹了个蟹腿,周泽楷说了声谢谢,拿起来慢吞吞地剥着吃了。

吃饭时,大伙有说有笑。周泽楷自觉和周围人不熟,便一直闷头吃饭,叶秋试着与他搭话,他都只嗯、啊的回复,次数多了,便听叶秋笑道:“小周还真是不爱说话。”

“队里也这样。”方明华帮着解释。

吃饱喝足,众人各自返回旅店。叶秋正巧与周泽楷他们同路,就搭了一段顺风车。

到了车上,叶秋习惯性地点起了烟,抽了两口,扭头看了看周泽楷,从口袋摸出烟盒:“抽吗?”

周泽楷摇摇头。

“小周他不抽烟,你可别给带坏了。”坐在前排的方明华从后视镜里看见,提醒说。

“哎,这你话说的,抽烟怎么是学坏呢。”叶修笑笑,将烟盒收了起来。

轮回所在的旅店先到了,周泽楷跟着方明华下了车。叶秋从车里探出头,挥了挥手,说:“有空下次再一起吃饭。”

“这叶秋大神还挺有趣的吧。”等出租车开远了,方明华说。

“你熟悉?”

“也说不上,见过几次,说老实话,我在认识他之前,一直以为是个很高冷的人呢。”方明华笑道。

周泽楷听在耳里,心里略微琢磨了一下。他进职业圈才没几年,听过的关于这位大神的故事和八卦却是只多不少,如今亲眼见识,确实觉得这人和听说的不太一样,但不是方明华说的那种有趣,周泽楷隐隐觉得对方的行为举止好似哪里有些古怪,但怪在哪里,他又一时说不上来。

后来回想,最初的这些疑惑其实就像一颗种子,已悄然无息地埋在了他的心底,只是那个时候的周泽楷还完全没有意识到。之后他又几次机缘巧合,与叶秋一起吃饭,叶秋见了他依然热情,但周泽楷心里总有那么些莫名的芥蒂,因此多数时候,只当个听话的闷葫芦。

换了别人,怕是早就被周泽楷的冷淡给吓跑了,可惜叶秋不是。

那日,正是嘉世来S市比赛,赛完之后,周泽楷在后台撞见了叶秋。叶秋正抽着烟,东张西望,一个工作人员经过,警告了一句,他讪讪灭了烟头,一边狠狠抓紧时间吸上最后一口烟屁股。

“哟,这不小周嘛,见到你太好了。”叶秋也看到了他,冲他招招手。

周泽楷走过去,礼节性地说了声叶秋前辈好。

“刚比赛打不错啊。”叶秋说。

周泽楷嗯了一声。打的不错最后不还是输了,他心想。

“晚上有事儿吗?”叶秋话锋一转,忽然问道。

周泽楷摇摇头。

“那你请我吃饭吧。”

“……”

为什么?

“你不是S市人嘛,应该知道哪里有好吃的。”叶秋理直气壮。

“……”

这更不成理由了。

见周泽楷始终不为所动,叶秋没辙,只得可怜兮兮地说出实话:他忘带钱包,队员又都先回去了,现在肚子饿得紧,正想四处寻个金主大腿抱抱。

周泽楷:“……”

敢情那句太好了原来是这么个意思。

周泽楷着实有些无语,这还哪里像个大神。可话说到这份上,他也不可能真丢下人就走,于是出门招了辆出租车,带着叶秋去了一家自己常去的西餐馆。

那饭馆位于衡山路上,进店时周泽楷出示了自己的VIP卡。

“这地方挺高级呀,你常来?”叶秋问。

周泽楷嗯了一声,就坐后先将菜单递给叶秋。叶秋让他随便点,周泽楷便点了两份牛排。吃的时候,他注意到叶秋使用刀叉的手势很规范,也很优雅,完全想象不到这人刚刚还穷酸到没钱吃饭。

“今天真得谢谢你了。”酒饱饭足,叶秋揉着肚皮,眯着眼睛冲他笑,“这顿算我欠你的,等下次你来H市,我请你。”

“不用了。”周泽楷说。

“欸那怎么行,怎么好意思让后辈白请我这么一顿大餐。”

周泽楷本想说他不在乎这点钱,但想想觉得说了其实也没多少意义,干脆也就不辩驳了。

随后,周泽楷帮叶秋拦了辆出租车,临分别时,叶秋问了他一个奇怪的问题:“你喜欢吃甜的吗?”

周泽楷一时没反应过来。

叶秋笑了笑:“来,把手张开。”

……干什么?

周泽楷迟疑着,伸出手,叶修便往他手里放了样东西:“给你的。”

是一颗用彩纸包着的巧克力。

“……”周泽楷莫名其妙,忽然送他巧克力干什么?但叶秋没多做解释,摆摆手,坐上车走了。

 

全明星之后便是春节,联盟有一周的假期,大部分人选择回家团圆。母亲的电话提前几周就打来了,问他回不回来,周泽楷回答说队里有任务,初二再回去。母亲很不高兴,立刻在电话里责怪他当初为什么要放弃好端端的出国机会,反而选择这种没前途没意义的职业。面对指责,周泽楷懒得辩解,何况他也确实撒了点谎。

他就是不愿回那个家。

年三十的下午,周泽楷收拾收拾行李,去了临近的H市。

选择H市纯属无意。在独自度过一个寡淡的除夕夜后,大年初一一整天,周泽楷围着厚围巾,漫步在冷冷清清的西湖边,寒风冷冽,荷叶全都枯败了,只剩下一些光秃秃的杆子还零星地露出水面。

母亲又打了好几个电话,他除了回了一条新年祝福的短信,其他一概不管不问。晃到下午五点,天逐渐暗下来,周泽楷琢磨着在附近找个地方吃饭,忽然听到有人叫他名字。

“……小周?”

一扭头,发现是穿着厚厚羽绒服的叶秋。

叶秋手里拎着个小塑料袋,里面装着两条烟。他见到周泽楷十分诧异,问:“你一个人怎么在这儿,走亲戚?还是过来玩的?”

周泽楷不愿解释,就没回答。叶秋等了一会儿没得到回应,又瞅瞅他身后的背包,想了想,问:“你吃饭了没?”

周泽楷摇摇头。

“那一起吃呗,我也还没吃呢。”他上前一把拉住人,不由分说去了附近一家火锅店。

难得大年初一还有店铺营业,吃饭的人倒是不少,叶秋非常豪爽地点了一堆肉和菜,让他千万别客气。有吃的白不吃,周泽楷确实有些饿了,说了声谢谢,便拿起筷子,埋头吃了起来。

两人最后吃了一百多块,要结账时,叶秋拍着胸脯:“来来来,这次必须哥请客。”可周泽楷见他摸遍全身上下,只摸出二十块零五毛。

“糟糕,出门换过衣服,卡忘在兜里了。”叶秋叫道。

周泽楷:“……”

真是熟悉的场景。

没办法,还是得周泽楷付账。付完钱,他觉得这场景实在好笑,忍不住扫了叶秋一眼,揶揄说:“你欠我两顿了。”

叶秋嘿嘿笑笑,弯着眉眼,道:“债多不愁,债多不愁嘛。”

 走出火锅店,两人沿着街道并肩而行,远处霓虹灯光闪烁,遥遥连成一片。

“你现住哪儿?”叶秋问他。

周泽楷说了个地方。

“来旅游的?”

“……嗯。”

“一个人?”

“嗯。”

“那多没意思啊。”

周泽楷心想,又不关你的事。


走到十字路口,周泽楷停下脚步,示意自己将往左边拐。叶秋哦了一声,看了看他,说:“不请我去你住的地方坐坐吗?”

周泽楷:“……”为什么?

“因为我陪你吃饭了啊!”叶秋叉着腰,中气十足。

”……“周泽楷忍不住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我付的钱。”他提醒对方。

叶修却狡辩说:“那只是凑巧我没带钱,饭还是我请的嘛。”

“……”


评论(133)
热度(1920)
©四喜烤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