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Exhale(3)

PS:那个,这就是一个正常现实背景下的搞对象故事,大家脑洞怎么都这么大OTZ

——————————————————————

周泽楷初三回的自己家,回去时他瞅准时间,父亲、母亲还有几个哥哥都不在,只有家里的家政阿姨出来迎接。

他背着背包,直接去了二楼自己的卧室。

和衣躺在床上,周泽楷从包里翻出叶秋给的那盒樱桃,翘着脚,一颗颗地往嘴里塞。樱桃估计是摘早了,不太甜,甚至还有点酸,他吃着吃着,想起叶秋说的那句可以用舌头给樱桃梗打结,忍不住提了提嘴角。

真是个怪人。

这个年代但凡玩过荣耀的,基本没人不知道叶秋的大名。嘉世队长,斗神,三冠王,全职高手……关于叶秋的故事实在太多,而围绕着他的谜团一样很多。不露面,不出席记者会,不参与活动,印在联盟网站上的头像永远是模糊一团。周泽楷也曾跟着别人胡乱猜过,猜叶秋是不是长太丑,或者有顽疾什么的。不过现在看来,他真人不仅不丑,而且还挺帅的,五官挺端正,个子也高,应该将近一米八……

周泽楷原本对和人打交道毫无兴趣,但俗话说吃人的嘴短,他现在吃了人家一盒樱桃,到底也把人给记挂上了。他还不傻,感觉得到叶秋的态度显然有些太过热情,若说什么一见如故,他是不会信的。

……叶秋到底想干什么?

周泽楷琢磨了半天,吐出樱桃核,下床打开电脑,登陆QQ。

职业选手有个QQ群,叶秋的头像就在最顶端,管理员。他发了个好友申请过去,然后翘着脚,等着对方回应。

叶秋估计在线隐身,不一会儿,申请就通过了。

“你撒谎。”周泽楷主动发了条信。

叶秋回得也挺快:“我撒什么谎了?”

“说没带钱。”

“你说那天火锅?我真没带钱啊,不信你搜身呗。”

“樱桃呢?”周泽楷问。大冬天的一盒樱桃起码得三四十块了,连火锅都付不起,他哪来的钱买樱桃。

“哦,”叶秋回了个得意的小表情,“哥刷脸的你信不?”

信你才怪。“火锅怎么不刷脸?”他追问。

“刷了咱俩不就两清了么,下回还怎么找借口请你吃饭。”叶秋说。

周泽楷愣了一下。

“……那什么时候还?”他接着问道。

“你说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

“下回比赛。”

“成。”

聊完,周泽楷就直接下了线。

 

最后,周泽楷在家中只住了一天,隔日便以还要训练备战为由,匆匆返回俱乐部。事实上,其它队员直到初六才开始陆续返回,回来时均是大包小包,将从家里带来土特产四处分发,周泽楷没什么可送的,干脆掏钱包了个包厢,请大伙吃了顿饭,算是队里的新年聚餐。

轮回现在成绩不错,比起上个队长张益玮时期,积分排名明显上升不少。这其中周泽楷本人的功劳不小,再加上周泽楷在队内一向低调,出手也大方,除去一些看不惯他空降队长的老队员,大部分还是愿意服他的。

“小周过年去哪里玩儿了没?”方明华问他。

“H市。”周泽楷说。

“哦,H市啊,不错的地方,说起来我们年后的第一场比赛就是和嘉世呢。”方明华说道。

吃饭的时候,周泽楷抽空给叶秋发了条QQ。

“记得请客。”

过了片刻,叶秋回复了:“啧啧,当初掏钱时候怎么没见你现在这催债的抠门样。”

“不还?”

“还。天天被你一后辈催债,传出去我这荣耀一哥还怎么在江湖上混。”

周泽楷扯了扯嘴角。他开始觉得这事儿有点意思,既然叶秋想玩,那就陪他玩玩。

“比赛完,后台通道等你,不见不散。”叶秋说。

周泽楷回了一个OK的手势。

不过真等到那天,周泽楷却傻了眼,体育馆三个后台通道,这特么到底让他在哪边等。叶秋没手机,一时又联系不上,他只得瞎猫碰死耗子,这边望望,那边张张。等转到第三圈的时候,终于听到叶秋的声音。

“你怎么跑这儿来了?我都找你半天了。”

叶秋嘴里叼着支烟,正一脸埋怨地望着他。

周泽楷无语。自己不把话说清楚,还好意思反过来怪他。

正说着,一个打扫卫生的阿姨走过来。叶秋赶紧把烟往屁股后面一藏,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等阿姨走远了,才重新拿出来叼在嘴里,冲周泽楷抬抬下巴:“走呗,债主。”

“去哪?”

“你定呗,反正你是债主。”

周泽楷掏出手机,开始在网上搜索附近餐厅。叶秋伸着脖子靠到他身边往手机里瞅了眼,说:“敢情你这收债还带收利息的啊,尽挑贵的。”

周泽楷看了看他:“荣耀一哥?”

叶秋愣了愣,随后噗的一声笑了出来:“看不出来啊,你这小子平时闷不作声的,知道你这叫什么吗?”

叫什么?

“叫闷骚。”

“……”

周泽楷在心里默默翻个白眼。他最后选了一家评价挺高的网红餐厅。两人过去时已是晚上九点多,没想店门口仍熙熙攘攘,排队者甚多。

叶秋去拿了张号,一看:您的前面还有25人排队。

“还吃吗?”叶秋问。

“吃。”周泽楷其实一点不饿,更不差那点钱,吃饭不过一个玩玩的由头。

既然债主这么说了,叶秋这欠债的自然得舍命陪君子。两人找了个街边避风的地方等叫号,干等无聊,叶秋分了他一支烟,头挨着头点火的时候,周泽楷闻到一股很淡很淡的香气。

“你喷香水?”他有些意外。

叶秋摇摇头:“没啊,我喷那玩意干嘛。”

周泽楷不相信,凑近了些,想仔细再闻闻。

“闻到什么了吗?”叶秋问他。

然而这一次香味又不怎么明显了。周泽楷觉得奇怪,一扭头,正对上叶秋的眼睛。


评论(46)
热度(1105)
©四喜烤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