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Exhale(4)

人都有所谓的安全距离,譬如一个拳头,譬如一米。周泽楷曾经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习惯将自己锁在房里上网玩荣耀,隔着屏幕又隔着十万八千里,谁也挨不着谁,谁也不用理睬谁。

此时,他距离叶秋大概就只有几指的空间,两人的鼻尖快撞上了,周泽楷能感觉到对方鼻子里喷出来的热气。他当时一个激灵,下意识地退后了几步。

叶秋大概没想到他会一蹦三米远,嘴巴张了张,嘴角往两边滑开了:“犯得着这么激动么,我又不会吃了你。”

周泽楷没吭声,自己也意识到刚才的反应有些过度,干脆垂眉敛目,低头不语。

叶秋看着他,笑了笑。

二月的H市夜晚冷风刺骨,周泽楷抽着烟,心里有点乱,说不出是后悔刚才自己略显冒犯的动作,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这时,听叶秋说:“我知道了。”

“我知道你刚才闻到的是什么味道了,”叶秋说着,将手举到周泽楷跟前,“你闻闻看,是不是这个味儿。”

周泽楷没动。

叶秋便催他:“一大男人,哪来这么扭扭捏捏的,就让你闻一闻,又没让你吻手背。”

周泽楷:“……”

其实不用闻,他已经嗅到了那股甜味,正是从叶秋手背上散发出来的。

“护手霜?”

“嗯,”叶秋缩回手,顺便哈了口气搓了搓取暖,“我原来用的那款没味儿,刚巧用完了,就借了沐橙的用,姑娘家嘛,喜欢用香一点的。”

周泽楷哦了一声,默了片刻,忽然问:“你说话都这样?”

“啊?什么什么样?”

周泽楷盯着他看了会儿,没有继续问下去。

大约等了半个多钟头,终于轮到他俩,服务员将他们引到一个偏角落的位置上。餐厅里灯光调得很暗,桌与桌之间互相看不清人脸,只有头顶一盏小小的吊灯,投下些许昏黄的光线。

叶秋说:“我现在知道为什么这店这么红了。”

为什么?周泽楷有些心不在焉。

“约会的好地方啊,再摆个蜡烛,直接就能烛光晚餐了。”叶秋笑道。他笑起来时眼睛会弯成一个月牙,灯光刚好印在瞳仁上,亮亮的,像盛着一池星光。

周泽楷将视线收了回来,回道:“两个男人不算约会。”

叶秋仍是笑。餐厅禁烟,烟在进门的时候已经熄了,他舔舔嘴唇,回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谁规定的两个男人就不算约会了。”

 

吃完饭,叶秋摸出张银行卡,爽快地结了账,只是在看清单的时候,摸了摸小心脏,说:“你这绝对属于高利贷。”

吃完都快十点了,两人立在路边,叶秋说:“这么晚,你又不识路,打的回去吧。”

周泽楷没吭声,心里琢磨着一件事。

“不过这个时间点,的不好打啊。”叶秋说着四处张望。周泽楷看着他的背影,叫了一声。

“叶秋。”

“嗯?”

“你……是在追我?”

叶秋眨了眨眼睛,咧嘴一笑:“是怎样,不是又怎样。”

周泽楷面无表情:“不怎样,我不是。”

“诶,”叶秋从兜里翻了支烟出来,点着了,边抽边说,“谁也不是生下来就是。”

周泽楷看着他不说话。

两人对峙了片刻,正巧一辆空车驶来,周泽楷立刻伸手拦下。车一停稳,他便飞快坐了进去。也许是这个动作显得太过急切,像是迫不及待想逃离一般,关车门时,他瞅到叶秋嘴角似乎带着些许戏谑的笑。

“小周,拜拜,下回见。”叶秋说。

周泽楷没有回答,车很快发动,将挥着手的叶秋远远甩在身后。

 

回到住宿的酒店,周泽楷简单洗漱一番,换下还带着烟味的衣服,上了床。隔壁床的杜明睡得正香,发出阵阵呼噜声,周泽楷瞪着眼睛,在黑暗中盯着头顶的天花板。

叶秋居然是个gay。

这一点他是万万没有料到。他原只想稍微玩一玩,谁知一不小心钓出条大鱼,这消息要是传出去,得是多大的新闻啊,他想,不知道叶秋同队的人知不知道……应该是不知道吧,知道了还不得避着点。

周泽楷不是没见过gay,从小到大,他收到过告白无数,有女的,也有男的。记得读初中的时候,他曾有个关系很好的朋友,两人一起放学,一起踢球,几乎无话不谈。然而有一天,那人突然说自己不想只和他当兄弟,还说一直都很喜欢他。到现在,周泽楷已经忘记自己当时是怎么回复的了,应该不怎么愉快,从此兄弟成陌路,直到毕业分校,再也没有相见。

一觉睡醒,周泽楷感觉头胀胸闷,刷牙的时候忍不住一阵干呕。

……恶心。

回头他便拉黑了叶秋的QQ号。

叶秋是不是gay与他无关,反正他不是,眼不见为净。

回到俱乐部,周泽楷删除了在H市的这段记忆,全心投入比赛与备战之中。轮回战队这个赛季成绩很不错,一路黑马,首次冲进了季后赛。这本是值得庆贺的事,然而季后赛的第一站对手正是嘉世。所谓冤家路窄,第一场刚比完,周泽楷就被叼着烟的叶秋堵在了洗手间。

“你拉黑我了?”叶秋睨着眼,说。

周泽楷没吭声,自顾自低头洗手。

见他不语,叶秋扯了扯嘴角,忽然伸手在他耳朵尖上撩了一下。

脖颈后登时蹿过一阵细微电流,周泽楷一惊,几乎汗毛直立。他啪的一下将叶秋的手挥开,退后两步,用力擦了下耳朵,怒目而视。

叶秋甩了甩被打疼的手,咬着烟头叹道:“就这么对前辈啊。”

“……”

多说无益,周泽楷干脆绕过人,准备离开洗手间。刚走出几步,只听背后叶秋的声音幽幽传来:“你听说过一句话没?”

周泽楷停下脚步,扭过头。

“恐同,即深柜。”叶秋说着,拿下巴指了指他。

“…………”

周泽楷忽然觉得好笑,自己还真是被人小看了,于是他扭转身来,大步上前,一把拽住叶秋的衣领,将人拖进隔间。

他比叶秋高一些,力气也大。叶秋被他强拽着,只能踮着脚,艰难地喷了口烟,挑着眉道:“都是荣耀人,有本事上荣耀解决怎么样?”

周泽楷狠狠瞪着他:“什么意思?”

“竞技场,一局定胜负。你赢了,我保证以后都不再出现在你面前。”

“……那,你赢了呢?”

“唷,这么没自信啊。”叶秋咧了咧嘴,可惜话还没说完,就因为周泽楷加重了手劲,诶哟诶哟地讨起饶来。

“咳咳,年纪轻轻的,怎么一点都不经逗,”叶秋诶了一声,“如果我赢了,你就把我从黑名单里放出来,如何?”


评论(82)
热度(1145)
©四喜烤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