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Exhale(7)

这次代言的是个在年轻人当中非常受欢迎的饮料牌子,周泽楷他们需要装扮成游戏里的角色。届时除了在电视上播放的视频广告,他们几人的形象还会印在饮料的外包装上,作为抽奖宣传,有点类似集齐七个能够召唤龙珠那种。

周泽楷的衣服还算中规中矩,长风衣,猎人帽,神枪手最常见的标准装备。其他人的服装就相对复杂了许多,比如王杰希的魔术师斗篷和扫帚,又比如苏沐橙那夸张的手炮。

“这玩意儿你拎得起来吗?”他听到黄少天在问苏沐橙,两人看上去私交不错。

“很轻,纸糊的。你的剑呢?”

“诶,也是纸板的,做得倒挺威风。”黄少天一边说,一边唰唰的舞了几下,一边大叫道:“看剑!”

周泽楷算是这次参与拍摄者当中年龄最小,出道时间也最短,但出色的外形和极具爆发力的战斗风格为他在短时间内吸引了大批粉丝,这也是厂商会找上他的一大主要原因。商品卖的主要是人气,其实如果根据每年全明星投票的结果,估计所有厂商最想请的代言人选第一位,应该是嘉世的叶秋。

可叶秋别说是拍广告了,连比赛都未曾公开露面过,他这次陪苏沐橙来,应该也没公布身份。大概是被当成了苏沐橙的小跟班,工作人员忙起来时偶尔还会使唤他帮忙递个东西,他倒也不介意,好脾气地有求必应,还自来熟地和人家套起近乎,分个烟什么的。

“……周队。”

听到有人叫自己,周泽楷回过神。

“视线请注意看摄像头。”工作人员提醒道。

意识到自己刚才走神了,周泽楷忙将注意力收回来。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隐约听到场边一声轻笑。

“你刚才是在看我吧。”

拍摄间隙,叶秋坐到他身边,笑眯眯地说。

周泽楷别过脸,以掩饰被人戳穿的不自在。

见他不肯承认,叶秋笑笑,递给他厂商刚发的饮料:“喝点水,拍半天了,挺辛苦的。”

“……”周泽楷接了过来,“谢谢”

“这衣服挺帅啊,”叶秋提了提他的长风衣衣摆,“当然,主要还是人帅。”

周泽楷扭头看着他。

叶秋道:“怎么,夸都不能夸啊?”

“这样没意思。”周泽楷说。

叶秋用一种意味深长的眼神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双眼一眯,笑道:“那你说说,什么算有意思。”

正说着,黄少天扑了过来。他应该与叶秋很熟,嘴皮子像机关枪一样,趁着叶秋被缠住的机会,周泽楷让开了身。起身的时候,他忽然想到一个问题,除了他,到底还有多少人知道叶秋是GAY。

 

第一天的拍摄还算顺利,需要他们个人发挥的内容不多,摆几个拉风的POSE,走走位,基本就结束了。晚餐是广告商请的,包了个包厢,叶秋以苏沐橙跟班的名义正大光明地混了进来,黄少天霸占了他身边的位置,周泽楷则坐在王杰希的边上,王杰希主动与他打了声招呼,并聊了几句关于上赛季的比赛。

吃完饭,众人坐车回酒店休息。周泽楷听到黄少天缠着叶秋在问住的房间号,说晚上想找他PK。

“拍一天的广告你不累啊。”叶秋怒道。

“我不累啊,”黄少天说,“每次找你PK都被你躲掉了。”

叶秋瞧上去有些崩溃:“你不累我累啊!”

“你累个屁啊!不是一直在边上坐着么!”

“坐不用精力的啊,我还帮忙分饮料呢。”叶秋言之凿凿,奈何黄少天一张嘴能烦死人,他左顾右盼,视线落在不远处的周泽楷身上。周泽楷心里咯噔一下,暗觉不妙,就听叶秋指着他说:“晚上我约了小周有事。”

周泽楷:“……”

黄少天扭过头来:“啊?你和周泽楷?真的假的,什么事啊?”

“你管这么多,私事儿。”叶秋哼道。

黄少天显然是不信,盯着周泽楷眯了眯眼:“老叶真找你有事?”

周泽楷看到叶秋拼命冲自己挤眉弄眼,一张脸都快皱成苦瓜了,于是心一软,点点头。

“恩。”

黄少天没辙了,只得碎碎念着放弃。叶秋长吁口气,偷偷给周泽楷比了个大拇指。

周泽楷觉得,顺手帮个忙倒也无所谓,可谁知到达旅店后,叶秋迅速挨到他身边,说:“走吧。”

周泽楷:“??”

“刚不是都说了嘛,咱们有私事儿。”

叶秋说话带点北方口音,听得周泽楷是一个头两个大。

谁跟你有私事。他无语地瞪着叶秋。

叶秋一脸无辜,说:“那我请你吃饭,啊不对,是夜宵,算是谢谢你刚帮我忙。”

拉倒吧,三顿饭里两顿是他付的钱,周泽楷现在算是醒悟了,对待这个人,真的是一点都不能心软。

“我们聊聊。”他对叶秋说。

“行啊,走走走,边吃边聊,汽水你喝不?”

叶秋掏钱在路边的便利店里买了一瓶冰镇汽水给周泽楷,自己则是一根冰棍。他吃冰棍和别人不太一样,喜欢伸着舌头从底下往上舔,天这么热,冰棍化的快,化掉的奶油滴下来落在手上,他就又低头去舔手指。周泽楷看不下去,掏掏口袋,翻了包纸巾出来,抽了一张给他。

“谢谢啊。”叶秋说。

周泽楷直觉叶秋这样应该不是故意的。毕竟处在信息如此发达的时代,有些东西他虽然不好,但不代表不懂。他将视线从叶修沾满奶油的嘴唇上挪开,垂眸盯住脚尖,无意识地咬起吸管,冰块在杯底哗啦哗啦作响。

冰棍最后吃了一半,化了一半,叶秋抹抹嘴,说:“说吧,你想聊什么。”

 “我不喜欢男人。”周泽楷将饮料杯捏扁,随手投向一米外的垃圾桶。

饮料杯应声进桶,叶秋吹了记口哨:“这你之前说过。”

“没意义的事,不要再做了。”

叶秋歪着脑袋反问:“那按着你的意思,什么是没意义的事?”

周泽楷沉默着。

叶秋笑了笑:“还是说,在你眼里,无论我做什么,都是有企图的?”

他往前走了几步,周泽楷闻到对方身上那股淡淡的奶油味。

叶秋盯着他的眼睛:“说来说去,还不是你自己心里有鬼。”


评论(65)
热度(1146)
©四喜烤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