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Exhale(10)

周泽楷一听,顿时不干了。

开什么国际玩笑。

“不行。”他斩钉截铁地回道。

叶秋顿时也不干了:“不是你自己答应要赔偿我的吗,怎么现在出尔反尔。”

那也不能什么都赔啊。周泽楷沉声道:“你别太过分。”

叶秋呵了一声:“那你倒是说说,我怎么过分了,不就是想喊你一起组队嘛,到底哪个地方过分了。”

周泽楷:“………”

他愣住了。组队?

叶秋解释说:“荣耀不是正在搞线上活动吗,有一些要组队才能拿奖励的,你陪我去呗,就算是补偿了。”

周泽楷:“………………”

叶秋见他一脸回不了神的模样,眨了眨眼:“难不成,你想到别的地方去了?”

这下可轮到周泽楷尴尬了。

叶秋见他不反驳,摇摇头,啧了几声:“现在的年轻人啊,思想咋就这么龌龊。我说肉偿,那是肉体付出劳动力偿还的意思,这都能想歪,你还敢说对我没想法,哼。”

思想龌龊的周泽楷:“……”

明明是你这家伙自己说话非得拐弯抹角。

叶秋趁机狠狠调戏了一番,周泽楷内心狂翻白眼,拒绝和他再多说一句话。说到最后,叶秋瞅瞅满屋子的狼藉,提议道:“晚上去我那屋睡吧。”

“不要。”周泽楷秒答,他现在无比后悔,当初干嘛要管叶秋的闲事,还不如让他一个人乖乖醉在那里。

“不要你去哪里睡啊,你看看这床还能睡人么。”叶秋指了指。

“沙发。”

“别傻了,沙发这么小怎么睡啊。行了,都是大男人,床上挤一挤有什么大不了的。”叶秋这么嚷嚷着,愣是拽着周泽楷,将他拖到了自己房间。

叶秋的房间就在楼上一层,床挺宽,足够两个人睡。叶秋找了备用枕头和毛毯出来,丢给他,说:“你就放心睡,我这个人在这方面还是比较讲究的,夜袭这么没情调的事我可不会做。”

周泽楷:“……”

有时候是真心不知道叶秋到底是在开玩笑还是认真的在撩他,但话说到这份上,再拒绝反倒显得自己没种。睡就睡,谁怕谁啊,就凭叶秋那一拳就倒的轻飘飘小身板,周泽楷压根就不怕他来夜袭。

于是当晚,两人便睡在了一起。

叶秋估计酒还没醒完,躺下不久就打起呼噜。周泽楷原本还防备着,后来听身旁传来沉稳而有规律的呼吸声,精神一放松,很快就也睡着了。

他又做了个梦。

今晚大概命犯八字,这前脚才刚在梦里被叶秋强推,后脚就又被大章鱼缠上了。那章鱼足有十多条触角,压得周泽楷几乎透不过气来。他在挣扎中再次醒来,发现叶秋不知道什么时候睡过了线,毫无自觉地大半个身子压到了他身上。

“……”

刚才到底谁说不会夜袭的。

周泽楷无奈,费力地把他推回原位,以防万一,又拿毯子隔在两人之间作个三八线。做完这些,周泽楷躺下继续睡觉,可没睡多久,就又被弄醒了。他起来一看,厉害了,叶秋人确实没过来,但腿过来了,夏天穿得少,一条白花花的大长腿就横在他的小腹上,脚丫子的位置还摆得挺微妙。

周泽楷:“……”

他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拿毯子把人裹成木乃伊,并在外面打了个结。

第二天,叶秋醒来时一脸懵逼:“我怎么成这样了?”

周泽楷淡定地回答他:“你梦游。”

叶秋:“??”

 

第二天,周泽楷乘飞机返回S市。回到俱乐部后没几天,父亲打来电话,让他晚上回家吃饭,说他大哥回来了。

说是大哥,其实只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和周泽楷差了七八岁。周父膝下四个孩子,周泽楷是老幺,来到周家时这个大哥已经在外地工作,一年见不着几回,更谈不上亲缘。既然父亲亲自发话,周泽楷没办法,只得去了,晚上吃饭的地方恰好是上次他请叶秋的那个私房餐馆,他到的时候,正撞上他二哥二姐从轿车里出来。

“哟,这不是那个谁嘛。”

他二哥一见他,立刻阴阳怪气地叫道。

周父的第二任妻子为周父生了对龙凤胎,然而却很快遭到抛弃,周父离婚后再娶的便是周泽楷的母亲。

面对二哥的嘲讽,周泽楷没作理会,目不斜视地走进餐馆大门,背后传来他二姐的唾弃声:“爸干嘛非要叫他来,真倒人胃口,呸。”

走进包厢,父亲和大哥已经在了。母亲不出意外缺席,这也难怪,除非必要的家族聚会,不然她一般不愿和几位前妻的孩子同桌。

“来啦。”周父冲他点了下头。

周泽楷低头叫了声爸,又喊了声哥,随后坐到他大哥旁边。

过了会儿,二哥二姐也来了。一家人坐定后,父亲让服务员给每人倒上红酒,起身宣布周家老大升职的好消息。周家老大现在在B市的政府机关里任要职,也最受周父器重,二哥二姐立刻附和,说了几句夸赞的话,只有周泽楷眼观鼻鼻观口,一脸淡漠。

吃饭中途,周泽楷借口上厕所出来透气。三层估计已被周父包下,一路都没有遇上外人。周泽楷慢腾腾地上完厕所,立在洗手台前洗手,感觉很想抽烟,嘴巴里涩得很。这时,卫生间的门被推开,他二哥走了进来。

周泽楷知他这时候来肯定没好事,便垂着眼,准备甩手走人。

“喂,见了面怎么都不叫声哥。”二哥身子一晃,拦在了面前。

周泽楷抬起眉,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记得周泽楷刚到周家的时候,人又瘦又小,私底下没少受到姐弟俩的欺负,但到青春期,他忽然如同淋了春雨的树苗,抽芽似的狂长好几厘米,如今反而高出他二哥大半个头。被他这般盯着,他二哥反倒先扛不住了,脸抽了抽,呵了一声,正要说话,就见他们大哥也走了进来。

“……你们俩干嘛呢?”周家老大问。

二哥表情一转,笑道:“啊,没什么,我俩聊天呢,是吧,三弟。”说着,故意用力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

周泽楷扫了他一眼,抬手掸了掸刚拍过的地方。

周家老大将两人的一举一动收在眼里,抬了抬下巴,说:“老二,爸找你呢。”

“哦,我这就过去。”

等他人走远,周家老大慢慢走到周泽楷面前,掏出烟盒挑了一支出来点了,靠在洗手台边,问:“听说你不肯出国读书,跑去打游戏了?”

周泽楷没吭声。

周家老大吐了口烟:“那种东西随便玩玩的,差不多就行了。你不想出国可以,过阵子我托人帮你安排进个国内的大学,先把文凭拿出来再说。”

周泽楷:“……”


评论(38)
热度(989)
©四喜烤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