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Exhale(22)

周泽楷微微一怔,立刻回道:“骗人。”

叶秋哈哈笑道:“周泽楷啊周泽楷,明明是你自己问我的,我现在老实回答你了,你却说我骗人,几个意思呀。”

这句话都快要成为叶秋的口头禅了。其实周泽楷也清楚,现在的自己确实显得有些反复无常,但那又怎样,人本来就是反复无常的矛盾体。他从不认为自己是什么圣人。

周泽楷喝了口饮料,辩解说:“直觉。”

叶秋勾勾嘴角:“你是不是觉得我还在喜欢你?”

这话听着像是随便说的,又像是某种暗示,或者试探。周泽楷看了叶秋一眼,从他的脸上并不能找到任何提示,于是他反问了一句:“你是吗?”

“当然不是,”叶秋晃着手里的烤串,“不是有句话,叫什么天下何处无芳草,何必吊死在一棵树上。”

……原话好像不是这么讲的。周泽楷默默吐槽。

“而且,”叶秋又说,“你又没给过我什么,我凭什么要为你守身如玉。”

确实是这么个道理。周泽楷心想,是自己先拒绝叶秋的。他举起装了汽水的饮料瓶,主动和叶修碰了个杯:“是什么人?”

叶秋眨了眨眼:“干嘛,想打听啊?”

周泽楷点点头:“帮你参谋。”

叶秋愣了愣,随即捧着肚皮哈哈大笑:“得了吧,自己和女朋友都搞成那样子了,还来帮我参谋,您就省省吧。”

周泽楷不高兴了,说:“不许再提。”

叶秋才不怕他:“要我不提,当初就别拉上我啊。”

周泽楷心想,明明是你自己撞上来的,怎么反而怪起我来了。虽然他现在看着云淡风轻的,可真回想起这整件事,多少还是有点尴尬和郁闷,谁高兴自己头上多顶绿帽子啊。

“话说真的没法挽回了?”叶秋问他。

“嗯?”

“和你女朋友。”

“……”周泽楷垂下眼帘:“我讨厌别人骗我。”

叶秋哎了一声:“也是。”他将餐盘往周泽楷那儿送了送,说:“来来来,吃点东西,这家生蚝烤得不错,壮阳的,你多吃点。”

周泽楷:“……”几个意思?

于是他随便吃了几口,便放下筷子:“该说你了。”

叶秋装糊涂:“说我什么?”

“新目标。”

“诶,又不是你找对象,你这么上心想干嘛?”

周泽楷憋了几秒钟,回道:“免得和我一样。”

叶秋:“……”

为了打探消息,不惜自黑到这个地步也是没谁了。“那好吧,你想问什么?”

问什么……周泽楷其实压根就不信叶秋真的有了新目标。“男的?”

“诶哟,这不是废话嘛。”叶修哭笑不得,“我要喜欢女的,当初干嘛要追你,吃饱了撑着没事干啊。”

这话倒是提醒了周泽楷,他问:“那人是gay?”

“不好说。”

“直的?”

叶秋摇摇头:“其实在我看来,这世上大多数所谓的直男都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坚定。”他拿起一张餐巾纸,展开来,然后用一根已经啃干净的签串做比方,“直和弯,两者之间就隔了这么一张纸而已,戳破了就过去了,要想回来,其实也容易,这没什么好羞耻的,食色性也,男人的贞操观只怕比这张纸还要薄,但问题是,很多人下半身过去了,上半身却硬要留在这边,然后自己给自己找各种理由,各种逃避,这也是为什么我这个圈子的人不太愿意去碰直男的原因。”

周泽楷直觉叶秋话里有话,他沉默片刻,问道:“你觉得我是gay?”

叶秋咳了一声:“这不是当初看走眼了嘛。”

周泽楷:“……”

“我认识么?”他继续询问叶秋关于他的新目标。

“这个不能说。”

“电竞圈的?”

“都说了不能说啦。”叶秋叫道。

周泽楷想了想,换了个问题:“帅吗?”

“嗯……还成。”

“和我比?”

“当然比你帅多了。”

这下周泽楷彻底确定了,他拿起羊肉串,指了指叶秋:“你在骗人。”

叶秋一口饮料差点没喷出来:“喂喂,你可要点脸好吗!”

就这样,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聊着聊着,不知不觉竟已接近午夜。一共吃了两百来块,周泽楷结了帐,与叶秋并肩走出店门。

夏日闷热的湿气裹着丝丝夏风扑面而来,撩起额前的碎发,叶秋点了支烟,火光映在眼眸里。明明没有喝酒,但那双眼里却闪着仿佛醉酒一般迷幻的色彩。周泽楷看到叶修因为吃烧烤而变得油乎乎的鼻尖,还有嘴唇,忽然觉得这个男人……很迷人。

这样的感觉还是头一回,很新鲜,像一颗露珠,轻轻划过他的心房。但也仅此而已。它或许使周泽楷产生了一点点想要和叶秋上床的冲动,却不足以驱使他投入这段恋情。叶秋说的不错,性和性向可以是完全分开的,周泽楷不想成为叶修的同类,可他喜欢和叶秋在一起时的放松和随性,也欣赏叶秋这个人,所以,两人之间的关系还是回到原点最好,朋友,但又不绝对单纯,既不远,也不近。

“追到了,介绍我认识。”分开时,周泽楷这么说。

叶秋心不在焉地哦了一声。

 

那晚过后,周泽楷与叶秋又重新恢复了联系。其实说心里话,周泽楷还是很感激叶秋愿意陪着他聊天,被女朋友背叛到底不是一件光彩的事,能有个地方能让他毫无顾忌地说出来,当笑话一样的自嘲,倒也不赖。

听闻周泽楷分手,最高兴的莫过于周母。大概是怕儿子一声不吭又找个家境一般的姑娘,周母开始热衷于为他安排各种相亲,可周泽楷刚被女人背叛过,实在提不起兴趣,于是理也不理,母子二人险些又开始冷战,这种情况直到周家老大的婚事将近,才稍稍好转。

周家老大的未婚妻是在B市极有权威的叶家的女孩。周泽楷见过订婚仪式上的照片,看得出未来大嫂是位聪明且很有主见的姑娘,与她的结合必然会为周家老大的未来政治道路扫清障碍,而至于他大哥对这女孩到底有多少真情实感,这就不关周泽楷什么事了。

平时比赛忙,真的能像那晚一样坐下来和叶秋边吃边聊的机会屈指可数,除了谈的最多的荣耀,周泽楷时不时会问叶秋,追人追得怎么样了。

叶秋每次回答都大同小异,比如“快了”,“在追呢”,偶尔被问烦了,也会呛上几句,说什么“你已经是过去时了,少来打搅哥的现在进行时。”

其实叶秋越是这么说,周泽楷就越是肯定对方是在忽悠自己,但他偏偏又乐在其中,便一直没有戳穿对方的谎言。

这天,他突然收到叶秋的留言:“周二晚上有空吗,请你吃饭。”

周泽楷心想,难道他要来S市?看了下日程表,回道:“有安排,走不出。”

几分钟后,叶秋回信了,发了个擦汗的表情,说:“不好意思,发错了。”

周泽楷:“……”

脑子里瞬间闪过一个念头,他立即追问:“和谁?”

“反正不是和你吃。”叶秋说完,便隐身下线,不再回话了。


评论(81)
热度(1076)
©四喜烤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