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Exhale(34)

论怼人,周泽楷一向是服叶修的。不是因为他态度嚣张,而是他说的话里十句里有十一句是事实,你想反驳都找不到地方下手。

果然,那姓夏的被叶修堵得脸红了白,白了青。

“你什么意思!”

叶修弹了下烟头上的烟灰:“字面意思。第一,我退役,那是我和嘉世之间的事,和你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如果你非要揪着退役这件事不放,那我和你说了,你找陶轩去。第二,我和你的事八百年前我就说清楚了,我是喜欢男人没错,但我对你没兴趣,我只当你是朋友。”

夏仲天沉下脸,恶狠狠地瞪着叶修:“姓叶的你不要给脸不要脸。”

叶修回道:“我不需要谁给我脸,夏仲天,我也提醒你,别以为我不知道那次吃饭偷偷在我的饮料里掺酒的人是谁。”

夏仲天狠狠喷了两口气,扭头就走,谁知出路口时竟被重重绊了一跤,差点摔在地上。

“没长眼啊!”他骂道,抬头对上一副戴着大墨镜的冷漠脸,酷酷的,看着黑社会似的。

夏仲天愣了一下,下一句话还没说出口,那大墨镜就一言不发地走了,气闷得他在背后叫骂。

夏仲天走后,叶修立在原地,闷头抽着烟。

夏仲天是H市最大绿茶饮料企业的继承人,年纪比叶修小一点,标准的富二代。叶修第一次见就觉得这小鬼脾气大,性子又傲,不是个好接触的,但看对方是真心喜欢嘉世,因此向来能顺着就顺着,权当个小弟弟哄了,却不想被他无意中发现性取向,之后便是骚扰不断。

正想着,忽然有人从后面抱住了他。叶修第一反应是夏仲天偷袭,立刻提起手肘就猛往后撞。

不过他的攻击被轻易挡了下来,对方拽着他转了个圈,压在墙上吻住了嘴。

叶修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亲完忍不住给了周泽楷一拳:“在旁边看多久了?”

“一点点,”周泽楷说,“他灌你酒?”

“以前的事了。”

但周泽楷不肯放过他,强行将人控制在身体和墙壁之间,紧紧顶着叶修胯部:“他干你了?”

叶修笑笑,仰头喷了他一脸烟:“干了怎样,没干又怎样?”

周泽楷盯着他看了几秒钟,松开了手。

“没怎样。”他回道。他现在的心情很好,因为叶修说的那句“我对你没兴趣”。

叶修瞧着青年微微扬起的嘴角,眼珠子转了转:“怎么过来不提前打声招呼,又离家出走了?”

周泽楷说:“给你惊喜。”

叶修笑道:“行吧,是挺惊喜的,不过我这边老板娘和沐橙在,没法带你回去。”

周泽楷无所谓,他掏出办好的酒店房卡,塞进叶修的裤口袋。“晚上见。”说着,顺便捏了把叶修屁股。

叶修被他那花花公子般的模样给逗笑了,忍不住骂了一句:“骚包。”

晚上九点,叶修如约来到酒店。周泽楷已经换了睡衣,正半卧在床头看手机。橘色的落地灯营造出一股yin靡的气氛,叶修边走边脱衣服,走到床边时已经脱得只剩下裤子。

“一下午就这么干等着?”他问。

周泽楷一把将人拽上床,卷在怀中亲吻。几个月的空窗期让两人的身体迅速变得火热,叶修用嘴为周泽楷带上套,然后攀着青年的肩膀,自己坐了上去。

“爽吗?”周泽楷一边往上顶弄,一边问他。

叶修知道对方为什么会突然问这个问题,也十分清楚该怎样挑起他的兴致。

“还成,你不算我认识里面技术最好的,但绝对是进步最快的。”叶修眯起眼,用舌尖舔了舔他的下巴。

果然,青年眼神一沉,下个瞬间,叶修便被压倒在床上迎接如同疾风暴雨般的冲撞,耳边是青年野兽般的低语。

“那谁最好?”

叶修急喘着张了张嘴,话语还未出口就已被撞得支离破碎。

他在近乎痉挛的快//感中攀上高//潮。

事后清洁是青年抱着去的,叶修浑身上下爽得连根手指头都不想动,大爷似的窝在青年怀里,打着瞌睡。

洗到一半,周泽楷忽然泼了把水在他脸上。

叶修撑开眼皮,瞧向对方。周泽楷伸手捏住他的下巴,说:“叶修,你根本没别人。”

叶修勾起嘴角轻轻一笑:“小处男知道什么。”

周泽楷眼眸黑亮,他定定地看着叶修,叶修也看着他。周泽楷觉得自己就是知道,叶修除了他以外再没有别的男人,而自己是叶修唯一男人的念头令他的内心有了一阵春笋破土般的蠢蠢欲动。

叶修先笑了,抬起湿漉漉的手掌轻轻拍了拍他的脸,说:“叫哥。”

周泽楷心想,到底谁占谁的便宜,于是他凑过去啃咬叶修的嘴唇,低声回道:“哥,你今天真骚。”

 

过完春节,比赛继续,到5月底挑战赛最终决赛前,围绕着兴欣又出了不少八卦。譬如兴欣不抢BOSS专逮着职业战队练手,练得各家怨声载道;又譬如叶修假名问题曝光,现在圈内人基本都知道了现在的叶修就是原来的叶秋。

挑战赛决赛那天,不少职业选手也悄悄前去围观,不仅仅是因为叶秋要和老东家嘉世拼个你死我活,更主要的是,许多人都很好奇,已到退役年龄的叶修到底能带着他的那支草根队伍走多远。

周泽楷也在网上看了直播。比赛很精彩,兴欣赢得干脆利落,结束后,周泽楷给叶修发了句祝贺的话,叶修大概在和队友庆祝胜利,一直没回复,周泽楷没有继续等待,转头找江波涛讨赢的那顿饭去了。

嘉世输了挑战赛的消息瞬间震撼了整个荣耀圈,几周后,嘉世正式宣布挂牌出售。

周泽楷以为接下来叶修会很忙,毕竟下个赛季他们就将作为职业战队正式出现在常规赛上,而且不断曝出的有关他当年退役的内幕消息估计也够他应付一阵的,所以,当叶修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时,周泽楷饶是愣了一愣。

叶修叼着烟,双手揣兜,穿着修身的牛仔裤和T恤,像只猎豹轻巧地踱到他面前。

“我可是让你白赚了一顿饭,你准备怎么回报我啊?”叶修笑眯眯地问他。

那个时候,周泽楷脑子里充满了疯狂的念头,他想把叶修扒光了,摁在床上,然后一直cao到他哭。

 

 


评论(76)
热度(1116)
©四喜烤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