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Exhale(37)

周泽楷这些年来接触过不少赞助商和广告商,深黯其中套路。虽说作为职业选手大部分场合都可以正大光明地不喝酒,但要一滴不沾不太可能,根据赞助商的重要程度,有时候逢场作戏也是必要的。

就叶修那个破酒量,周泽楷是觉得够呛。不过说起赞助商,他想起一个人。

“那个姓夏的呢?”

“你说仲天?找他不行,他是嘉世死忠,嘉世现在落到拆售的地步,他不把帐算我头上就不错了。”

周泽楷关心的却不是这个:“他还找过你吗?”

“没,上次都说到那份上了,他那脾气不可能再拉下脸来找我。”

“你怎么惹他的?”

叶修无语:“怎么是我惹他,明明是他自己来惹我的。”

周泽楷心想,就你上回那点烟的暧昧态度,再加上gay的身份,不招人惹才怪呢。

“不喜欢,就离远点。”周泽楷说。

叶修听完笑了,回道:“那按你说的,我该离多远为好,一米?一百米?要不你拿把尺量量?”

周泽楷:“……”

他不喜欢叶修这样说话,感觉像是在教训他。但周泽楷一点不觉得自己有说错什么。既然不喜欢,难道不应该保持距离吗,不然招来误会对谁都不好,gay这个圈子太乱了,他全是为了叶修好。

越想周泽楷越觉得无趣,很快下了线,站起来在房间里转了两圈,又将空调温度再调低了些,以缓解心中的烦闷。

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他皱着眉头暗自腹俳。

第二天,周泽楷决意不理睬对方一段时间。

这算是对叶修的一次警告。周泽楷想,自己其实是不愿踏入gay的圈子的,能接受的就只有叶修而已,叶修应该要明白这点。

然而他的这番苦心很快就在对方的突访面前变得不堪一击。叶修像没事人一样在某个下午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啜着手里的一根冰棍,嘟囔着,这天怎么这么热,快热死人了。

周泽楷死死地盯着他:“你有话对我说吗?”

叶修一脸茫然:“什么话?”

“道歉。”

“我倒哪门子的歉?”叶修用像看傻子一样的表情看着他。

“……”

周泽楷一时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只好把人抓回酒店,扒光了,摁在床上使劲艹。

“诶我说你这到底发什么疯啊。”叶修被弄得浑身上下没块好肉。

周泽楷不吭声,他其实也没落得多少好,叶修把他的后背挠得和地图似的,过几天还得去拍广告,不知道说是猫抓的有没有人信。

他现在有点气,气叶修的态度,也气自己在这段关系里越陷越深。他发现自己正不自觉的用女朋友的标准去要求叶修,就像之前对待班长那样,归根结底,是因为他不希望叶修背叛他。

那是独占欲最基本的表现。

然而男人和女人到底是不一样的,叶修和班长更不一样,周泽楷很清楚自己无法控制叶修,叶修就像围绕在他身边的一股飓风,热烈、强劲,又自由。

气完了,周泽楷仍是任劳任怨地抱着人去洗澡。淋浴的时候叶修舔着他的嘴唇问,是不是天太热上火了啊。

温热的水流从两人紧贴的身体之间淌过,周泽楷败下阵来,一手搂着叶修的腰,一手包着他的屁股,心想,叶修,我原谅你了,

 

叶修在S市住了两天,就又马不停蹄地回到H市。新战队即将启程,需要他操心的事情实在太多。

魏琛对他的临时“跑路”很不满,说:“你这两天怎么QQ都不回,老板娘还担心你是不是被嘉世的绑架了。”

“法治社会,哪来的绑架。”叶修笑道,打开电脑开始处理两天来积累下的工作。

嘉世拆售后,陶轩同意了将沐雨橙风转卖,而老朋友关榕飞也在千机伞的诱惑下火速加盟,这才几天的工夫就把他们兴欣前期辛辛苦苦攒的材料耗去了一大半。

败家爷们。

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战队材料开发训练哪里不需要用钱。之前倒是有几个本地的企业找上门来谈赞助,不过大多处于观望状态,一个个都是老油条人精,陈果一个老实人周旋起来明显有些吃力。前不久还被小常给诓去了夏仲天那儿,叶修想起见面时对方恶狠狠瞪着自己的模样就觉得好笑。真是小孩脾气,不过他对嘉世倒是真的一心一意。

“叶修。”这时,陈果过来了,“那个,曹老板给我回话了。”

曹老板是他们最近在接触的一个电脑外设品牌的老总。

“怎么说?”叶修问。

“他同意赞助了,虽然只有一个赛季,不过……”陈果欲言又止。

“有话直说嘛。”

“他说想请我们吃饭,强调最好你能到场。”

叶修哦了一声:“那就去呗。”

“老叶,要不我也去吧,帮忙撑个场子。”魏琛说。

“也好,万一要喝酒,就交给你了。”叶修大力拍着魏琛的肩膀。

魏琛不以为然,骂道:“你一大男人,好意思说自己不会喝酒,人家小罗都比你会喝!”

罗辑连忙摆手,叶修笑笑,并不反驳什么。

几天后,他们一行三人前往S市赴约。其实这位曹总叶修之前是见过几面的,对方最初曾属意嘉世,只因为叶修不愿出镜配合他们宣传,所以后来转去赞助了霸图。

这次宴请比叶修想象中的要顺利,曹总很热情,表示如果兴欣能在下个赛季获得一个不错的名次,他们愿意再追加三个赛季的赞助。叶修本不想喝酒,看实在拗不过,便喝了小半杯,以示对对方的尊重。

虽然量不多,叶修还是醉了,送走曹总后他踉踉跄跄地跑去盥洗室洗脸,意外在那里遇上了夏仲天。

夏仲天是来S市找朋友玩的,乍见到叶修,也很意外。

“你怎么在这里!”他叫道。

“工作呗。”叶修趴在洗脸池旁,抹了把脸上的水珠。

夏仲天皱皱眉头,扭头就走。出了盥洗室,和他一起来的朋友问他:“那是谁?”

“叶秋。”夏仲天没好气地说。

对方瞪大了眼睛,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就你之前说的那个?”那人伸出小拇指比了比。

夏仲天哼了一声。

他其实不是同志,当初会去追叶修无非是好奇心作祟。如今被叶修再三拒绝,自然不愿再和他有什么瓜葛,孰不知自己此前无意中的一次说漏嘴倒让有心人听了进去。


评论(36)
热度(928)
©四喜烤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