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Exhale(38)

洗了把冷水脸,叶修感觉稍微舒服了些。走出盥洗室,迎面遇上一个服务生,对方问他:“是叶修叶先生吧。”

“是我。”

“是这样的,您的朋友在找您。”

叶修以为是陈果他们,便跟着那人走,可走着走着,觉得不太对劲,之前吃饭的地方在二楼,怎么反而往三楼走了。他停下来问服务生,服务生只说自己只是受托带路,其它的不清楚。

叶修觉得这事儿有点意思,就没再说什么。走到三楼一间包厢前,服务生叩了叩门,请叶修进去。

进了房间,发现是个包厢,沙发上坐着两个男人,一个不认识,一个是才刚打过招呼的夏仲天。夏仲天板着张脸,好像叶修欠了他十万八万的,另一个男人则主动迎了上来,伸出手:“是叶哥吧,久仰久仰。”

叶修客套笑笑,和他握了握,转头问夏仲天:“你找我?”

“是我想见见叶哥。”男人笑道。

叶修正眼看向他:“有事?”

“坐下说坐下说,站着多生分啊。”

叶修想了想,大方地坐下了,对方立刻端上一杯饮料,主动自我介绍起来:“我是夏总的朋友,姓赵,叶哥喊我小赵就行。其实我也玩荣耀,一直特别特别崇拜叶哥您,这次难得有机会,就想借夏总的面子,请叶哥喝一杯,交个朋友。”

叶修坐在沙发上,不动声色地听对方说完,勾起嘴角笑了笑,说:“行啊,你玩几区的,角色名叫什么?回头我让公会加你呗。”

“……”

对方一时接不上话,脸上要多尴尬有多尴尬,夏仲天没忍住,噗得笑出了声。

“要没其他事的话我先走了,我还有朋友等着。”叶修说着便要起身,男人赶紧按住他,死活把玻璃杯塞到叶修手里:“叶哥好歹卖小弟一个面子嘛,你看我都被夏总给笑话了,咱喝一杯再走呗。”

叶修看看杯里不知用什么做的饮料,又看看一旁好整以暇坐着的夏仲天,对方冲他微微抬了抬眉,颇有些挑衅的味道。

“什么意思?”叶修笑着问那男人。

“没什么意思,就想敬叶哥一杯。叶哥你放心,里面没酒精,夏总说了你不能喝酒,总之您随意,我先干了。”那人说着,仰头将自己手里的酒一饮而尽。

叶修眼珠子转了转,笑道:“小赵客气,不过要喝大家一起喝嘛,仲天,不来一口?”他说着,便要将自己手里的饮料递给夏仲天。

夏仲天脸色微微一变,没有去接。

到这份上,叶修哪里猜不出他们想玩什么花样,放下玻璃杯,站起来道:“行了,都是成年人,别藏着掖着,没意思。”

“……”

那姓赵的扭头去看夏仲天,夏仲天哼了一声:“我早跟你说过,你那点花样骗不过他,这家伙精着呢。”

如此一来,那人便不再装模作样,直接摸上叶修后腰,轻轻捏了一把:“叶哥爽快人,咱也不绕圈子了。叶哥,你看我这人怎么样?”

叶修饶有兴趣地反问:“什么怎样?”

“就是,有没有兴趣……玩玩?”

对方慢慢靠近叶修,放在后腰处的手也越滑越往下。就在快要摸到屁股时,叶修忽然推了他一把,那人没防备,向后重重跌进了沙发。

“靠……”脏话还没来得及出口,叶修猛得一脚踩在他两腿之间。

沙发往下一沉,只见叶修双手抱胸,挑着眉,居高临下地说:“玩玩儿可以啊,不过哥只做上面那个,得看赵总愿不愿意岔开腿让我cao了。”

话说完,不仅是那男人,连夏仲天也愣住了。

然而那姓赵的很快反应过来,眼角一弯,一把搂住叶修小腿,沿着裤管上下摸着。“原来叶哥喜欢在上面啊。”他一边摸一边拿脸去蹭叶修腿根。这个举动让夏仲天迅速变了脸色。他只是因为姓赵的说能让叶修出丑才坐在这里的。

“喂!”他忍不住站起来,叫了一声。

就在这时,包厢的门被敲响,响起服务员的声音:“先生,我是来送酒的。”

夏仲天没好气地回道:“我们没叫酒。”

紧接着,响起了踹门声。

周泽楷会出现在这家酒店里纯属偶然。

他晚上在外面办事,办完路过这家酒店时忽觉肚子有些饿,便决定进去吃点夜宵,冷不丁的,余光里捉到叶修的身影在电梯口一闪而过。

叶修?他怎么在这?

周泽楷觉得奇怪,便跟了上去,见叶修最后走进三楼一间包厢。在关门的一刹那,他看到了夏仲天。

周泽楷可不觉得叶修和夏仲天有什么好谈的,他上前试着轻轻转了转门把,发现门被锁上了。

“……”

他想了想,喊了个服务员过来,于是就有了之前的一幕。

在被拒绝后,周泽楷确信了,他不再犹豫,咚的一脚就踹了上去。

门板被他踹得剧烈震动,踹到第五下的时候,经理满头大汗地赶来。这家酒店周家是有股份的,对方认出周泽楷的身份,赶紧依言拿钥匙来开锁。

门打开,周泽楷第一个冲进去,看到叶修一脚踏在沙发上,裤腿被高高撩到膝盖,一个男人正没骨头似的搂着他的腿。

“……”

屋里三人都愣住了。

叶修正想着怎么这么巧,这小子也在这,就见青年活像头发了疯的狮子,红着眼大步朝自己走过来。

周泽楷一手拽住叶修的衣领,一脚踹在那姓赵的身上。

对方被他踹得直接在地毯上滚了两圈,周泽楷回头又狠狠给了夏仲天一拳,然后拉着叶修就往外走。

叶修被拽得直踉跄,哇哇叫道:“你干什么!”

周泽楷听了更加怒火中烧,干脆把人麻袋似的扛在肩上,出了门冲目瞪口呆的经理说:“我要开房。”

 

客房被安排在十二楼,周泽楷就这么一路扛着人上了电梯。叶修才喝过酒,本就有点晕,被他这么头朝下的这么一折腾,差点没恶心得吐出来。他愤愤地挠着周泽楷的后背,但青年不为所动,到了地方直奔浴室,将叶修连人带衣服地丢进浴缸。


评论(95)
热度(1131)
©四喜烤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