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Exhale(50)

稍微多说几句:这篇文我从一开始就是想写一点和以前自己写的不一样的,感情上有所缺陷的周叶,写他们在交往中逐渐改变的过程。鉴于我个人能力有限,写的不够完美的地方还请多包涵,至于青菜萝卜各有所爱,实在接受不了我写的,烦请还是弃文或者拉黑吧,没必要为了一篇文影响心情,谢谢!Orz

——————————————————————


没意思?

这个回答令周泽楷很是气闷,就算真要分手,这样的理由算什么回事。他迫切地想找到叶修当面质问,但叶修退役后回了B市,想再找到人并不容易。于是周泽楷从周言处打听来了叶修的住处。

找上门那天,家里只有叶修一个人在,他赤着脚跑来开门,宽松的休闲裤下晃着两条细白的长腿。

周泽楷注意到他没有戴脚链。

“进来吧。”对于周泽楷的突然造访,叶修似乎并不意外,只是稍微弹了弹眉,将人请了进来。

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后,叶修端来一盘水果。“别客气。”叶修招呼道。周泽楷没去碰,他盯着叶修较之前略显清瘦的脸,说:“我需要理由。”

“你指什么?”

“为什么分手?”

“理由我说过了吧,就是感觉和你在一起没什么意思了。”

一瞬间,周泽楷被叶修轻描淡写的态度激怒了,他死死瞪住对方,一字一句道:“你玩我,叶修。”

叶修却说:“都是你情我愿的事,别把自己当成受害者。”

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错。周泽楷深吸口气,问叶修要烟抽。叶修在身上摸了半天,掏出一包已经捏的皱巴巴的烟盒,嘟囔着最后一支了,和打火机一起递了过去。

周泽楷点着烟,闷头吸了几口,冷静下来后再次问:“是因为那天说的话?”

“哪天?”

“满月酒。”

思来想去,如果有什么原因使得叶修的态度突然发生转变,满月酒那天的对话是最有可能的。

叶修啊了一声:“那天啊……那天你说什么了?”

“……”

忍着不快,周泽楷回道:“代孕。”

“哦,好像是提过。”

“因为这个?”周泽楷追问。

叶修晃了晃脑袋:“你觉得是就是呗。”

“……”周泽楷怒目而视,“我没开玩笑。”

“我也没开玩笑。”叶修说。

“……”

这次对话让周泽楷感觉筋疲力尽,他不想和叶修争吵,但叶修的态度又让他难以接受。

“我没有那意思,”他试图解释,“随口说的。”

“可那段时间你确实在犹豫吧。”叶修看着他。

“……”

周泽楷沉默了。

他觉得叶修未免太过苛刻,自己只是个被掰弯的普通人,面对可能改变人生的抉择,难道连斟酌的权利都没有吗?

然而他到底什么也没说,只因为自己确实犹豫了。

房间里开着空调,封闭的空间里空气像凝固了一般。大概是从对方的沉默中读出了什么,叶修欠了欠身,从他手里夺过香烟,转而塞进自己嘴里,然后说:“周泽楷,我的要求不算多,同样的,你也不能要求我太多。”

周泽楷陷入更长久的沉默中。他望着陷入沙发深处的男人,对方衔着烟头的嘴唇在他眼里依然十分性感。他想,自己应该还是喜欢叶修的。

“不能挽回了吗?”他问。

叶修想了想:“如果只是上床的话。”

话及此,周泽楷不愿再继续待下去。他一言不发,起身离开,叶修仍窝在沙发上,抽着烟,目送着他的背影,动也没动。十月的B市气温仍居高不下,太阳火辣辣地悬在头顶。走出叶家大门时,听到院子里有几声狗叫,周泽楷站在路边拦了辆出租车,坐上径直往飞机场去。

 

回到轮回后的头一个礼拜,周泽楷每晚都梦到叶修,梦中的叶修有时朦胧,有时清晰,有时候还会梦到他们在上床。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但周泽楷很难控制自己不去想叶修。这其中有留恋,也有不爽。分手固然有自己一方面的问题,但同时他也觉得叶修玩弄了他的感情。

擅自将他拉上床,又擅自地将他甩了。

周泽楷曾一度想要拉黑叶修的QQ号,但最终没有动手。潜意识里,他仍希望这又是叶修的一次欲擒故纵,好让自己动摇,再按着他预想的方向前进。

然而直到他的生日,叶修也没有来联系。

有听闻叶修又开始披着马甲和兴欣公会的人一起抢野图,对方过得挺自在的念头让周泽楷愈发感到不甘。他将手链锁进了柜子深处,等到分手后的第三个月,终于不再做梦梦到对方,周泽楷松了口气。

只是心中的那点空虚好似扩大了。

新年的时候,周泽楷和孙翔被邀请参加一档访谈节目。一般这种节目都会提前准备好问题,但等正式开始录播的时候,主持人还是来了个突然袭击,询问两人的择偶标准。

孙翔大大咧咧地说喜欢长得好看的。话筒转到周泽楷面前,他沉默许久,然后一个词一个词地往外蹦。

“长头发。”

“个子不高。”

“不太瘦。”

“文静。”

“……不懂荣耀。”

最后一点遭到了主持人的调侃。下了节目后,孙翔挠着头问他:“那些……应该不是你瞎编的吧。”

周泽楷不解地看着他。

“那个,你不是和叶修……”孙翔话只说了一半。

周泽楷没说话。

孙翔把他的沉默误认为了默认,一副如释重负的表情,说道:“我就觉得,同性恋什么的肯定是哪里搞错了,你之前不是有过女朋友吗……”

他正大声说着,忽然注意到周泽楷的表情,吓了一跳:“你、你瞪我干什么!”

周泽楷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扭头便走。

回到住处,周泽楷点了支烟。他烟瘾其实不大,只有和叶修在一起的时候会多抽上几支。

他现在没心思找对象,择偶标准什么的当然不存在,但要说是瞎编的却也不完全,因为在遇上叶修之前,周泽楷交往的一直都是娇小的女孩子。

严格来说,叶修并不属于他的喜好范围,个子高,人又瘦,讲话直白,有时能把人堵得哑口无言。最关键的是,他还是个男人。可即便如此,自己还是甘愿与他上了床,并相处了好几年。

抽完手上的烟,周泽楷打开电脑,点开联系人列表里那个灰了很久的头像,发了一个表情过去。

不一会儿,叶修回复了:“有事?”

“最近有空吗?”周泽楷问他。

“没空,忙着呢。”

面对叶修毫不拖泥带水的拒绝,周泽楷略显无奈,正思考着是否要再次发信息时,手机响了,他看了一眼,发现是张简打来的。张简说自己来S市办事,想找他见个面。

 

 

 


评论(127)
热度(914)
©四喜烤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