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Exhale(52)

“我能有什么事?”叶修往前挪了挪身子,问道。
周泽楷看着他,心想这家伙难道真那么无情?怎么能这般轻描淡写地反过来问他什么事。
然而自己并不是真的怨叶修。路是自己选的,床也是自愿上的,最多有些不甘,想为曾经因是否变弯而纠结的自己讨个说法。
“为什么是我?”周泽楷问。
“嗯?”
周泽楷又问了一遍。叶修眨眨眼睛,笑道:“我还以为你会问点别的。”
他说着,往烟灰缸里抖了抖灰:“但我记得这个问题之前你好像问过。”
“你说,是因为我的脸。”
“嗯,是这样。”
“……”周泽楷视线笔直地看向叶修,“只是这样?”
“就这样。”
“……”
“还有别的问题吗?”叶修问。
周泽楷无言地看着他,默了片刻,说:“接吻吧。”
“啊?”
叶修怔了一下,而此时,周泽楷已经站起身,撑着椅子的扶手,朝叶修压了过来。短暂的惊讶过后,叶修弯起眉眼,问了句这样就够了吗,仰头贴上了他的嘴唇。
刚抽过烟的缘故,叶修的嘴里全是烟味,周泽楷抓住叶修的头发,迫使对方更靠近自己,唇瓣贴合到毫无缝隙的地步,舌头像打架一般在口腔内纠缠。
明明不是第一次,可两人却好像初经人事的少年般不知疲倦般地持续着接吻。许久之后,周泽楷停了下来,他近距离地注视着叶修的眼睛,那双漆黑的眸子曾让他一次又一次地沦陷。
“还要继续吗?”叶修问他。
周泽楷摇摇头,直起腰,整了整衣摆,告诉叶修自己还有别的事情,然后平静地离开了休息室。
他走后没多久,张简来了。他坐到刚才周泽楷坐过的椅子上,问叶修要了支烟。
“你都买下这公司了,怎么连支烟都没有。”叶修抱怨道。
“家里这不是有小孩吗,身上老早就不带烟了。”张简如此解释着,往后靠在椅背上。
“你这样对他会不会太薄情了点?”
这个他指的是谁不言而喻,叶修睨了对方一眼:“你在那儿听多久了?”
“从'你过得怎么样'开始。”
“那不是不该看的也看到了。”
“这可是在我的公司里,你俩未免也太肆无忌惮了吧。”张简叫道。
叶修嘟囔着:“不就是亲个嘴嘛。”
“那我是不是还得感谢你们只是亲了个嘴而已,没再做点别的?”
“你放心,那样的话我们肯定会锁门的。”
张简翻了个白眼:“话说你们真的分了?”
“分手哪还有真的假的?”叶修笑道。
“嗯……我还以为你们只是暂时分开,过不久还要找回来的。”
“那得看他自己能不能想通了。”
“想通什么,想通以后死心塌地和你在一起,”张简眨了眨眼,呵了一声:“别傻了,这又不是今晚吃什么这么简单的问题,哪有这么容易就想通的。”
“所以我这不是退出来了吗,给他时间慢慢想。”
听到这话,张简不由怔了一怔:“所以你就提分手了?”
“不然还能怎样。”叶修抽着烟,慢腾腾地说。
张简一时语塞,心想这叶修做事真是奇怪,既然两人在一起,周泽楷这边有困惑,一般总是共同想法解决,哪有先退出,留对方自己去想的。不知他俩平时都是怎么相处的。于是他说:“我是觉得,既然是你先追的人,把人家的人生搅得翻了个个儿,现在又把人一脚踹了,我要是他,还想什么明白啊,恨你都来不及。”
叶修笑道:“你情我愿的事,怎么给你一说,全成我的错了。”
“但从周泽楷的角度来看,差不多就是这么回事吧。”
叶修抽了口烟:“那我能怎么办?他堂堂轮回队长,难道要我一直让着他?”
“这和是不是轮回队长没关系吧,”张简说,“就算他在赛场上再怎么厉害,他到底还是个直男,指望一个直男彻底变弯几乎就是件不可能的事。”
“直男怎么了,直男还不是和我做了。”
叶修理直气壮。
话是大白话,理也确实这么个理,就不知道周泽楷能不能接受了。念及此,张简不禁摇头感叹:“诶,我都开始有点同情周泽楷了,怎么偏偏遇上你这么个厉害的角色。”
这时有人来找张简签字,他签完以后 换了个坐姿,继续说:“不过我看他对你应该还是有情的。想当年我和他关系那么好,但他说拒绝就拒绝,那叫个干脆啊,哪像现在和你,分了还巴巴的找过来,啧,我就不该给他这个机会接近你,真是自己给自己找堵。”
叶修听了只笑。
“不过我也不是不能理解他。你看他现在是个名人,天天在电视上露脸,家里还有父母,尤其他妈妈在,想出柜哪有那么容易。”
“他妈妈怎么了?”叶修问。
“虽然背后议论人不太好,不过说也说了。据我所知,周泽楷的家庭情况挺复杂的,他好像是他爸爸在外面生的小孩。”
叶修有些意外:“哪听来的?”
“班里都在传。他爸爸我没见过,但他妈妈管他一直管的很严,怎么说呢,很夸张那种。记得曾有女生给周泽楷写情书,他妈知道后直接冲到人家家里打了女生一巴掌,骂她是狐狸精勾引他儿子。”
“有这事?”这些叶修倒是头回听说。
“骗你干什么,当年闹得沸沸扬扬,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学校里除了我以外,都没人敢接近他,全在背后议论。”
“那他妈妈肯让他玩荣耀?”叶修想了想,问。
“这我就不知道了,说起来他以前是学小提琴的,还拿过不少奖。”
张简沉浸在对过去的回忆中,叶修则是视线低垂,若有所思。
手上的烟快抽完的时候,张简问叶修:““你之前说因为他的脸什么的,是真话?”
“是啊。”叶修点头。
这会儿张简也是见怪不怪了,心想叶修这人可真是与众不同:“你不怕周泽楷听了生气?”
“可我说的是实话啊,”叶修回道,“难道你当年不是因为他长得帅才告白的?”
“咳,我可不是这么肤浅的人!”张简叫道。
叶修笑笑,没再多做解释。其实对他而言,喜欢一个人并不需要很多理由,不过就是在特定的某个时间点,多看了那么一眼罢了。
 
走出公司大楼,周泽楷感觉自己异常的清醒。因为已是傍晚时分,他拦了辆出租车,去了B市最高档的饭店,点了一桌好菜,狠狠地饱餐了一顿。
这期间,有粉丝认出他,上前讨要签名和合影,周泽楷都一一配合。签完名后,他突发奇想地问对方,为什么喜欢自己。粉丝说了很多,比如荣耀打得好,比如性格沉稳低调,长得又特别帅。
吃完回到住的酒店,周泽楷去盥洗间洗漱。他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脸,精致的五官,分明的轮廓,从小到大,因为这张脸而收到的告白无数,所以周泽楷很早就知道自己长得很帅。
换好睡衣,他仰躺在大床上。QQ群里轮回的同伴们正热络地聊着过年期间发生的趣事,手机滴滴滴地响个不停。周泽楷慢慢回想着从遇上叶修开始的每一个片段,想起自己第一次拉黑对方,想起如何在小阁楼里被诱惑,想起那天兴冲冲地去商店定制手链,想起在苏黎世自己质问对方是否不信任他。
爱情使人变傻看来不是一句空话,他早早就被叶修攒在手心里,只是自己不自知罢了。
当晚,周泽楷做了个梦,久违地梦到在和叶修做ai。叶修骑在他的身上,在月光下柔软地晃动着身体。醒来时,下面已经很硬了,周泽楷试图继续这个梦境,但怀中的触感却随着梦境的消失变得极其暧昧,最后他靠着以往的回忆,达到了高潮。
 
 
 

评论(31)
热度(823)
©四喜烤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