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流光(1)

原著向,从第五赛季写起,基本周泽楷主视角,会有大量关于轮回的描写。

==========================================

——荣耀!

“第四赛季总冠军——霸图战队!!”

当代表比赛终结的荣耀图案出现在赛场正中的巨型屏幕上时,震耳欲聋的欢呼顿时响彻整个会场。看台左边的霸图粉丝们挥舞起红黑图案的队徽旗帜,自发的以依次起立的方式形成起伏的人海波浪,而另一边的嘉世的支持者们则陷入短暂的沉默中,或垂头丧气的低着头,或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

谁能想到曾经获得三冠王的嘉世会在最后关头功亏一篑。

赛场上本就充满不确定性,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本是人尽皆知的常识,但对于支持嘉世,将叶秋当做神来膜拜的支持者们来说,又怎能甘心接受他们的神输了的事实。

周泽楷坐在观众席的一个角落里,身边的几个女孩子大概是嘉世的支持者,正难过的互相抱在一起哭。看到她们哭得实在太伤心,周泽楷不忍心,掏出餐巾纸递过去。女孩子抽泣着跟他说谢谢,周泽楷点了点头,便继续将视线转向场中。

正中大屏幕上的画面被永远的定格,断壁残垣之间,被清光血条的一叶之秋一动不动的躺倒在地上,而他的身边站着沉默的刺客季冷,沙漠之风将它黑色的衣带吹起,而黄色的风沙扬起在一叶之秋头顶,远远的天际线上是即将落下的夕阳,完美的游戏特效将这场决胜之局笼上一股孤城落日的凄凉。

周泽楷盯着那陷入沉寂的一叶之秋,忽然觉得胸口涨的厉害。

季冷的血量也已几近零点,但就是那微乎及微的红色线条决定了这场比赛的最终胜负。

没人能否认这是一场激烈、精彩、令人热血沸腾的的比赛,场上局势一直在变化,从最初嘉世设局包夹霸图,到一叶之秋大战大漠孤烟,再到最后季冷神来一笔般的舍命一击,这是属于战术的交锋,角色的对决,两队都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奉上了一场足以被称为经典的比赛。

但输了,就是输了。

比赛已经结束,比赛时关闭的壁灯被重新打亮,周泽楷被突然亮起的光线迷了眼睛,恍惚间,看到屏幕上的一叶之秋慢慢化作光点,一点点的融入纯白的光线中。

“嘉世不灭!斗神不灭!”

忽然,看台上有人喊了起来,把全神贯注的周泽楷吓了一跳。很快,声浪一阵接过一阵,两边粉丝像是较上劲一样互相比着谁的声势更大、更响,而这股热潮在双方战队从比赛席上走到前台中央时达到顶峰。

因为坐在前排的人全站了起来,周泽楷也只好跟着站起来,艰难的从人缝里往台上张望。霸图这边由韩文清领队,全队上下洋溢着夺冠后的喜悦,就连一向凶巴巴的韩文清也掩饰不住兴奋,豪气冲天的高高举起了拳头。他的身边站着戴眼镜的青年,文质彬彬的,与韩文清相比,甚至显的有些柔弱,但就是这个柔弱的青年,用着牧师的角色,协助霸图迈上冠军的宝座,彻底终结了嘉世王朝的神话。

而嘉世这边叶秋依然没有出场,由新任的副队长领在前头。虽然众人还勉强维持着礼节性的表情,但遗憾与不甘依然蔓延在每一张脸上。周泽楷注意到站在队尾的女孩子,是那个枪炮师的使用者。她在比赛中途时陷入了霸图的陷阱,在三对一的对决中无奈败北,此时这个漂亮的女孩低着头,用长长的刘海盖住了那双秀丽的眼睛。

双方握手,队长发言,颁发奖杯,拍集体照,之后的步骤按部就班的按着流程走。霸图队员们围着奖杯,兴奋的又叫又跳,而嘉世的队员们行色匆匆的走入了后台。

散场的时候,突然有人大喊“叶神你出来说句话啊”,彻底点燃了嘉世粉丝们压抑着的情感。霸图和嘉世又向来水火不容,支持者们从互相抨击到动手推搡,最后形成了一场混战。

周泽楷不想卷入这场无妄之灾,就一直坐在位置上,安静的看着已经黑暗下去的电视屏幕,直到保安将混乱平息,所有人都散了,硕大的会场只剩下他孤零零的一个人。

周泽楷站起来,开始慢慢往通道外走,一边走,一边回想这场比赛,从头想到尾,最后停在一叶之秋倒地的那一刻。

他默默握了握拳头。他既不是嘉世的粉丝,也不是霸图的支持者,但他特意请了假,瞒着所有人,飞了两个多小时,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躲在不会遇上熟人的角落里,就是为了亲眼见证这场最终的战役。

他本想从这场比赛里得到某个非常重要的结论,但从刚才开始,胸口里有一股微弱但无法令人忽视的力量在不断冲击碰撞,四处寻找着发泄口。

周泽楷将手按在胸口上,掌心里只感到心脏的跳动。

会场外的人群也已经散的差不多。时间还早,周泽楷站在漆黑的夜空下,一点也不想回住着的旅馆。他打开背包,随身带来的账号卡安静的躺在内袋里。

决赛给他带来的震撼还没有褪去,周泽楷心想,要不,去打会儿荣耀吧。

“请问一下,这附近哪里有网吧?”

这时,周泽楷听到背后传来询问的声音,他转过身,看到在离自己一步之遥的地方,有个人衔着烟,影在路灯余晖的角落里,明黄的灯光投在那人裤脚,将他的脸笼在将明未明的昏暗中,只有烟头橘红的火光在对方深邃的眼眸里一闪又一闪。

周泽楷很难用自己所知道的词汇来描述自己第一眼时的感觉,即使到很久以后,他也依然记得那个画面,那人向自己轻扬起嘴角,似是在微笑,但视线却遥远而飘渺,像是沉浸在某个世界,让人感觉,他在这里,似乎又不在这里。

周泽楷根本没想到会在这时遇上他,一时没有说话。他沉默了太久,这个看上去也就二十几岁的年轻人歪着头等了片刻没等到回应,便挠挠后脑勺,晃悠悠的转身要走。

“知、知道。”

周泽楷突然拉住了那人的衣服,像羞涩的孩童一般,因为紧张而结结巴巴。尽管他平时就不太擅长与人接触,更不擅长在人面前说话,但这个时候,他就这么拽紧了,生怕一松手对方就会跑了似的。

“??”那个年轻人停下脚步,一脸迷茫。

周泽楷觉得自己的脸一定红了,不好意思的错开视线,往身后的方向指了指。

“那边。”他想了想,又赶紧补上一句,“网吧。”

那人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大概是笑了一下,眼角的笑纹加深了一些,他又从口里呼出一小团白烟。周泽楷从那团缭绕的白雾后头看清了对方黑色的短发和有些圆的下巴。 

“那去哪里怎么走?”那人又问。

周泽楷遥遥望了一眼那个‘转个弯,往前走,在第一个十字路口左转,大概在一个便利店的斜对面’的网吧,果断放弃了解释。

“一起。”

“??”

周泽楷从背包里掏出自己的账号卡,注意到那人在看见账号卡的瞬间微愣了一下,似乎有什么东西飞快的从对方眼中闪过,很快便消失在黑色的幕帘后头。

那人嘿嘿笑了几声,从口袋里也摸出了张账号卡:“那一起走呗。”


 
 
 
 
 
 
 
 
 
 
 
 
 
 
 
 
 
 
 
 
 
 
 
 
 
 
 
 
 
 
 
 
 
 
 
 

评论(21)
热度(650)
©四喜烤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