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locked番番外(下)

严重预警:会有黑化、犯罪,神经病脑洞,非常不科学

 @你等等我先吃药 写完了,自从进了组,脸肿了不止一圈怎么办!

————————————————————————————

5.kidnap

两人逗留了一个礼拜,天天不是在奢华的总统包房里滚床单,就是到处大吃大喝晒日光浴。

钱花的多了,便招来了闻着腥味的苍蝇,叶修知道此地偶有游客被绑架敲诈的事件发生,但万万没料到,居然会绑架到自己头上。

半个小时前,他还舒服的躺在大床上看电视,觉得肚子饿了,又不想吃酒店提供的西餐,便溜出来买烟和烧烤。此时夜已深,但街上还是可见零星出来吃夜宵的游客,叶修哼着小调往附近的小卖部走,刚到拐角,腰间突然顶上个硬物。

凭感觉,是枪。

“不许叫!”说话的是个有着浓重当地口音的男人,叶修耸耸肩,乖乖举起双手。

这个姿势对他来说还真有些怀念,上次被人拿枪指着喊不许动已是七八年前的事,现在哪还有道上的敢这样和他说话,若不是活得不耐烦了,就是冤大头二愣子。

“朋友,有事好商量。”叶修维持着双手投降的姿势说道。

顶在后腰上的枪口威胁似的往前撞了一下:“少废话。”

说完,男子便想敲晕叶修,可大手一挥,却意外落空。叶修像身后长了眼睛,一闪身躲开攻击,转了个圈,依旧双手高举,笑嘻嘻的看着他。

“我们那儿有句老话,叫动口不动手。年轻人,火气别这么大嘛。”

叶修的笑容让男人莫名打了个寒战,但看他瘦瘦高高,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样,便骂了句脏话,恶狠狠的拿枪往路边的小面包车一指。

“上车!”

叶修眼咕噜一转,跟着上了车。绑匪要给他蒙眼睛、五花大绑,他也同意了,就是绑的时候嘴里叽叽咕咕的,说些‘绑的还没小周好’之类让人听不懂的话。

小面包车挺破,马达动起来堪比拖拉机。除了司机,车内就叶修和绑匪二人,绑匪拿着枪,满脸紧张,倒是叶修靠在脏兮兮的座椅背上,翘着二郎腿,颇有些怡然自得。

绑匪一个一米八的壮汉,心里却直打鼓。

向来被绑架的哪个不是哭爹喊娘吓得直哆嗦,何曾见过叶修这般,把绑架当成兜风,全然不当一回事。

但他又不敢贸然行事,叶修刚才的那招虚晃镇住了他。电影里的中国功夫是会飞檐走壁,轰的一下炸开巨石,连子弹都能闪开,就差炸掉地球。

壮汉越想,越有些怂。叶修悠悠晃了会儿脚丫子,开口问道。

“我们这是去哪儿?” 

“到了就知道”

“哦。话说你有烟没,嘴里淡的慌。”

“没有。”

“啧,那能让司机开慢点不,我最近屁股疼。”

“……”

汽车颠了一路,叶修就扯了一路,在绑匪快要被他逼疯前,一行人终于到达目的地。

扯下眼罩时,光线有些刺眼,叶修眯着眼睛适应了片刻,逐渐看清坐在房间正中的绑匪头子。

看长相应该是当地人,脸上有道疤,横贯鼻梁,配上狰狞的五官,一看就是反派。

绑匪头子站起来走到叶修面前,人高马大,把头顶吊灯的光遮去一半。他咧着嘴笑,露出一颗金黄的镶牙:“哎呀呀,远道而来的客人,真是不好意思大半夜打扰你了。”

叶修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平静的回了个微笑,问:“我们应该不认识吧,你们会不会找错人了?”

“不不不,有钱的金主我们怎么会认错。而且,你朋友那天穿的那么搞笑,想认错都难啊,哈哈哈哈哈。”

绑匪头子捧腹大笑,叶修则在笑声中渐渐沉下脸。

“你们想怎么样?”

绑匪使了个眼色,示意手下喽啰从叶修身上搜出他的手机。

“当然是钱!现在我的同伴就在酒店楼下,给你的朋友打电话,让他送钱过来,拿到钱,我们自然会放你走。”

叶修晃晃脑袋:“那我要是不肯打这个电话呢?”

绑匪头子呵呵两声干笑,表情越发狰狞。

叶修外出时穿了件亚麻衬衫,领口系的好好的,不想突然被他用力扯开,纽扣弹到地上,露出脖子和锁骨上的点点青红印子。

这代表的意义是男人都懂,在场的纷纷发出下流的笑声,绑匪头子粗糙的大手在叶修皮肤上肆无忌惮的摸了几把,胳膊上的汗毛蹭的叶修忍不住皱着眉头躲闪。

“你要是不合作,就别怪我不客气。哼哼,我还没试过男人的滋味,正好顺便开个荤。”

叶修往后退了半步,闪开绑匪头子的无礼举动,但后脑勺很快被枪顶住。屋里不止一人手中有武器,叶修将视线从那一张张丑陋的脸孔上扫过,最后缓缓勾起嘴角:“把电话拨通。”

——嘟嘟。

对面响了两声,很快就被接起。

“叶修,你在哪?”周泽楷的声音有些急促。

“我没事,但恐怕遇上点麻烦。”叶修回道,语调又软又柔。

听筒里的呼吸声骤然停止,约只隔了两秒,周泽楷的声音就再次响起,但已不见刚才的焦急,逐字逐句,冷静异常。

“受伤没?”

“没有。”

“你在哪?”

“嗯……我也不大清楚,你现在按我说的做,酒店外有人等着,拿上行李箱里的银行卡和现金,他们会带你过来的。”

“知道了。”

“对啦,小周你最好快点儿,这里的老大说了,晚了要拿我开荤的。”

叶修刚说完,对面传来砰的一声巨响,听上去像是砸烂了什么东西。

“……你等着。”

挂了电话,绑匪头子满意的点点头,把电话丢到一边。他露出大金牙,视线猥琐的黏在叶修雪白的胸口上,贪婪露骨。

叶修看见了,也不在意,眯起眼睛笑了笑,扭扭脖子,动动肩,把四肢关节弄的嘎嘣嘎嘣响。

“好啦,电话也打过了,等小周过来还有段时间。漫漫长夜,不如,咱们做点什么吧。”

 

6.killer

周泽楷坐在驾驶座上,一脚油门踩到底,任由小轿车在空旷无人的马路上飞驰。

车厢后座团着两个人,一个被拧断脖子,另一个被打断四肢,狭小的空间里弥漫着浓重的异味,貌似那个还活着的吓尿了裤子。周泽楷开着窗,夜晚闷热的空气灌进来,却暖不了冰冷的杀意。

“还有多远?”

“就、就在前面,那栋白房子。”

那人哭的眼泪鼻涕,四肢都离了身体,软趴趴的挂在身上,好似提线木偶。

他和同伴奉命要给那个小帅哥一个下马威,却不想对方一出现,先放倒了他,然后当着面直接拧断了同伴的脖子。

周泽楷是用手拧的,双手掐在脖颈处,一用力,同伴的脖子就像根脆黄瓜,嘎嘣一下断成两截。

小喽啰十几岁出来混,砍过人,被砍过,就是没见过拧脖子,吓得当场灵魂出窍,双腿发软,眼睁睁看着刚刚夺去一人生命的恶魔走到自己面前,轻轻巧巧的把他的胳膊双腿也给折了。

他疼晕过去,又被一巴掌拍醒,周泽楷揪着他的衣领,声音寒的能冻死人。

“带我去找你们老大。”

小喽啰顿时就吓尿了,哭的稀里哗啦,头点的跟捣蒜一样。

他们是岛上一霸,头头有些背景,买通了警察,经常干些绑架勒索游客的事情,当地人都知道他们的存在,可惜无能为力。他们又不杀人放火,只是抢些钱财,即使被报警抓进去,过不久又会被放出来。外来客受了惊吓多数会尽快离开,没有人会在意太平洋岛国上发生的小小犯罪。

这些年,他们一直过得顺风顺水。

但这次,完全不一样。

小喽啰畏畏缩缩的从后排看向驾驶座上周泽楷的侧脸,因为流泪而显得视野模糊。

那人明明拥有着天使般的俊美脸孔,眼神却异常寒冷,在黑夜里像一尊毫无温度的大理石雕像。他穿着简单的衬衫和牛仔裤,变戏法般从手里抽出短刀和手枪。

被枪口指着额头时,小喽啰惊的连声音都发不出。

他见过枪,但从未见过如此特别的枪。枪身上镌刻着霜雪的图案,繁复精美,如果不是听见打开保险栓的声音,他真心以为那只是美术馆里的珍贵藏品。

小轿车吱呀一声停下,周泽楷看了眼不远处亮着灯的小洋房,拉上手闸。

“是这里吗?”

“是、是的。”

“你们有几个人?”

“九、不,十、十个!”

“知道了。”

周泽楷面无表情的扣动扳,子弹瞬间洞穿额头。

 

7.mark

如果那个男的说的是事实,除去门口站着两个守卫,屋里应该有八个人。对方实力武器不明,按照以往的习惯,周泽楷会选择谨慎潜入,但他几分钟前被叶修的话生生撩起一肚子火,即便宣泄在两个小喽啰身上,也不足以平息。

他一步步朝洋房走去,在守卫反应之前,开枪爆了他们的头,将额头还在流血的尸体踢进玄关,反手带上门

屋内的反应有些奇怪,一楼客厅空荡荡的,开着灯,桌上摆放着几只还未喝完的啤酒杯。

周泽楷把另一把配枪荒火也拔出来握在右手,小心翼翼的沿着楼梯往二楼走。

二楼一共三个房间,走廊无人把守。周泽楷贴着墙壁仔细观察,很快便发现其中一间房门的门缝里透出微光。

他无心试探,直接一脚踹开房门,端枪冲了进去。

但屋内的景象让他一时愣在当场。

宽敞的房间内到处是打斗留下的痕迹,桌上物品散落一地,零星撒着碎玻璃渣。雪白的墙壁上溅着鲜红色的印迹,八个壮汉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有的断了脖子,有的脑袋开了花,以夸张的角度扭曲着身体,血淌了一地。

屋子正中有把藤椅,叶修就好端端的坐在上面,翘着腿,把玩一把小巧的水果刀。

“小周,来啦。”

他抬起头,冲周泽楷笑了笑,脸上染着大片的血迹,如同盛开的罂粟花。

周泽楷踩着尸体笔直走过去,叶修朝他伸出双臂,将他迎进怀里。

“受伤没?”

叶修问。周泽楷摇摇头,半跪着,捧起叶修双手,仰望着眼前染血的恶魔,神情狂热,在满屋的尸体见证下,虔诚的,在他指尖落下一吻。

叶修轻笑,用刚断送了八条生命的手温柔的抚摸周泽楷的脸,摸到他发鬓处的细汗,低头和他亲吻。

两人身上都缠着血的味道,屋里开着空调,关着窗,气味散不出去,化作催情剂,蒸腾了这段扭曲的感情。

关于叶修,周泽楷知道的其实并不多,只知道他有一个富可敌国的老爹,有一个政界翘楚的弟弟,有一个美若天仙的干妹妹,有一个酷到没朋友的团队。

叶修也会出差,去工作,时常更换不同的头衔,今天是商界的股市精英,明天是走私军火的大佬,至于他到底是干什么的,周泽楷一点儿也不关心。

叶修愿意告诉的,他深信不疑,叶修不愿意告诉的,他无意知晓。

周泽楷知道自己不是正常人,从他开枪杀人那一刻起,就已和常理挥手告别。

所以,他不需要一个正常人的爱。

周泽楷亲了一会儿,起身将他打横抱起。叶修双脚离地,赶紧搂住周泽楷的脖子,问:“小周,怎么了?”

周泽楷碰碰他的嘴,一脚踢开浴室间的门。

和当地常见的户型一样,洋房的卧室里带有单独浴室,洗漱台上摆着绑匪头子钟爱的香水瓶,弥漫着一股廉价古龙水的味道,叶修抽抽鼻子,打了个喷嚏。

周泽楷打开排风扇,在浴缸里放下叶修,拧开花洒。水哗哗撒下来,淋了两人一身,水灌进鼻子,惹得叶修又连打几个喷嚏。

“这是……唔!”

话音未落,他就被周泽楷封住了口,水流蒙住他的眼睛和鼻子,叶修只能闭着眼睛,回应周泽楷凶猛而贪婪的索求,从他口中汲取氧气。

http://bulaoge.net/topic.blg?tuid=98768&tid=3043128#Content

END.

评论(37)
热度(384)
©四喜烤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