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一个脑洞

没头没脑的一个脑洞而已><

——————————————————————

十月H市的清晨,天气微凉,周泽楷拉高运动服的拉链,原地伸长胳膊来回扭了几下,开始了每日例行的晨跑。

他住的宾馆在萧山体育馆附近,这里绿化不错,依山傍水,有不少花甲之年的老人在公园内成群结队的打着太极拳,跳着广场舞。周泽楷不想撞到人,刻意挑了一条偏僻的小道,才跑了不出300米,远远的就意外看见了叶修。

叶修身上穿着的是和那些老大爷们同一类型的休闲服,如果不是他头发相对比较黑密,还特煞风景的嘴里叼了支烟,周泽楷差一点就认错了。

他停下脚步,主动和叶修打了声招呼:“前辈。”

叶修见到他,愣了一下:“小周?你这是……跑步?”

周泽楷应了一声。

叶修摘下嘴里的烟,好奇的上下打量他:“你还有这癖好?”

周泽楷心想这叫良好的生活习惯,但懒得开口更正。叶修装模作样的评判完,便侧身让出身后小路,用眼神示意:“你可以继续跑了。”

但周泽楷没跑,慢腾腾的挪过来,在叶修有些复杂的视线中安定的看了一会风景。

“……你不是要跑步吗?”叶修问。

周泽楷低头整整袖口:“跑完了。”

“汗都没出你就算跑完啦?未免也太敷衍了一点。”叶修笑笑,将手指间的小半截烟头摁在石柱上,灭了后丢进附近垃圾桶里,挥挥手,说:“那你再休息会儿,我先走了。”

说罢,叶修就往回走,但没走出几步,发现周泽楷迅速的跟了上来,肩并肩的保持着并排。

“你跟上来干嘛?”叶修睨了他一眼

周泽楷脸上表情很少,反问:“前辈去哪里?”

叶修往公园北门一指:“出来买早餐,路过这里就顺便来抽根烟,思考下人生。”

周泽楷点点头:“嗯,我也饿了。”

叶修:“……”

叶修不缺这点早餐钱,反正钱都是老板娘出的。他在常去的那家早餐店买好包子和豆奶,路过看到有人在卖葱包烩,就随手买了两个,分给周泽楷一人一个。

周泽楷是第一次吃,在吃之前小心的剥下外包的塑料袋,好奇的研究了一会儿。

“这个你们那里吃不到,试试看。”叶修吃的很快,说话的功夫已经咬掉一大半,见食指上沾了油,便意犹未尽的放到嘴里嘬了嘬。

周泽楷一边吃,目光在叶修葱油发亮的手指头上来回滚。他说话慢,尝味道似乎也要比别人慢上一拍,焦黄的饼皮含在嘴里慢条细理的嚼了七八下,眼珠子慢慢放出光来。

“好吃吧。”叶修很是得意,三两口把自己手里的吃干舔净。身边的周泽楷刚啃到第四口,但他一口咽下立刻接上下一口,毫不含糊。

路上行人慢慢多了起来,叶修嫌麻烦,见时间还早,就绕远选了条偏僻小道,双手插兜,早餐袋挂在手腕上,信步往回逛。周泽楷一边吃,一边紧紧跟着,叶修左拐,他也左拐,叶修右拐,他也右拐。

拐到第二个弯,叶修掏出袋豆奶,咕咚咕咚喝了起来。周泽楷正低头咬掉最后一丁点饼皮,挺舍不得的看了空空的食品袋两眼,这才吧唧吧唧团到手里,四下张望着找垃圾桶扔。

叶修等他把嘴里的全咽下去了,问:“你们酒店不在这个方向吧。”

 “嗯。”周泽楷点点头,一瞬不瞬的盯着叶修手里的豆奶。叶修很爽快的也分了一袋给他,“你们轮回穷到这地步了?”

周泽楷继续他文绉绉的吃相,慢悠悠喝下半袋,终于挤出一个字:“腻。”

叶修:“……”嫌腻你就别吃。

于是,两个大男人相当诡异的立在街角,面对面站着,脸却朝向不同方向,喝着豆奶,一个土了吧唧,一个帅的冒泡。

叶修无聊,去数马路上汽车的车轱辘,这个过去的是四个轮子,那个过去的是两个轮子,刚刚过去一辆大卡车,一二三四有八个轮子。他数的正专心,忽然听到周泽楷提高嗓音喊了他一声。

“嗯?”他扭过头,看到后辈正直愣愣的盯着自己。“不好意思,我没听到,你说什么?”

周泽楷飞快的往叶修刚才看的方向扫了一眼,问:“想好了吗?”

“什么想好了吗?”

“告白。”

说这话时,周泽楷刚喝完,嘴巴上沾着点奶渍,好像字眼里也飘着一点点豆奶香。

叶修没吭声,眼观鼻鼻观心的继续喝,塑料吸管在袋子里滋溜溜的直打转。周泽楷也不急,略略压低眼帘,视线浅浅落在叶修鼻尖和嘴唇之间的位置,左右游走。

叶修喝了一分多钟,马路上的汽车不知过去多少拨,天好像有点热起来了,他放下豆奶,开始卷袖子,卷完,问:“小周,你是同性恋?”

周泽楷摇摇头。他也觉得热,干脆拉开胸口一截拉链。

“可我是男的。”叶修指着自己说。

“我知道。”周泽楷继续点头,直接对上叶修的眼睛,“只是你而已。”

叶修耸耸肩:“说来说去本质还不是一样的……哦你别误会,我对同性恋没有什么别的想法,我就是学术性的讨论讨论而已。”

周泽楷微微笑了一下,表示自己不介意,然后,他往前走了一步,捏住叶修的肩膀,低下头,飞快亲了他一下。

叶修整个人呆住了。

那亲吻来的快,去的也快,羽毛擦过一般,没尝出什么味儿,只在唇瓣上留下一点点软糯的触感。周泽楷没有多做停留,浅尝辄止,很快便松开手,退回到原来的位置上,然后盯着对方一字一句的说:“不一样。这种事,只想对前辈做。”

叶修的脸罕见的红了一下,很不淡定的往周围看了看:“我警告你,城管六点钟就上班了。”

“……城管?”

“抓流氓的。”

周泽楷:“……”

气氛顿时尴尬了起来。周泽楷继续他拿手的沉默,叶修也不吭声,慢慢从被后辈强吻的震惊中冷静下来,不露声色的往后退了半步,仔细再把青年上下打量了一番。

青年穿着运动服运动鞋,叶修回忆起两人刚才在公园见面时的场景,直觉对方应该不是有预谋的相遇。

他想了想,回道:“抱歉,我不能接受。”

青年的眸子一瞬间变得黯淡:“为什么?”

“因为……我觉得太突然了。”叶修斟酌了一下用词,尽量不想刺激到对方。话说完,他感觉到对方眼睛里的光芒重新亮了起来,像是听到什么好消息,原本僵硬的神情也逐渐舒展开。

“那我们慢慢来。”周泽楷语调欢快的回道。

叶修顿时觉得喉咙干得厉害:“……我不是这个意思。”

周泽楷再次陷入沉默。

气氛越发尴尬,马路上的汽车排起了长队,汽笛烦躁的此起彼伏。周泽楷死死的盯了叶修一会儿,缓缓开口道:“我哪里不好?”

叶修暗自叹了口气。“你没哪里不好的……”话音未落,他就看周泽楷的嘴角小小的翘了起来,赶紧扑上一盆冷水:“但不代表我就非得喜欢你。”

周泽楷的嘴角又落了下去。

叶修觉得这个话题不能再继续了,至少,他不准备在这么个点儿,这么个地儿,讨论这么个复杂的问题。他仰头看了下天,装作判断时辰的样子,然而还没等他说出“时候不早,我要先走了”的话,就被周泽楷抢了先。

“前辈,我会继续追的。”他说。

叶修心情很复杂,低头琢磨了半天,决定还是要快刀斩乱麻,便把脸一拉心一横,说:“你到底喜欢我哪里?我改还不成吗?”

周泽楷立刻毫不犹豫的说:“荣耀。”

“啊?”

“打荣耀的样子,喜欢。”周泽楷像是回忆起什么,眼珠子亮晶晶的。

这次换叶修陷入沉默,“……这个还真没法改。”

周泽楷很开心的笑了。他脸上一有光彩,就显得更加帅气,帅的叶修一时眼睛都不知该摆哪里。

“抽烟的样子,也喜欢。”他接着说。

叶修越发沉默,“……这个应该打死我也改不掉。”

“前辈,有礼貌。”

“照顾后辈。”

“还有……”

“行了行了,别说了。”叶修无奈阻止了他,不禁后悔提出这个话题,简直是变了相的羞耻play。

他惆怅的掏了支烟出来,惆怅的点上,再惆怅的抽了一口。青灰的烟雾很快就萦绕在两人身边,像是一条细细的绸带,将他们若有若无的捆在一起。

周泽楷往前挪了半步,伸出手,捉住叶修的手腕。他抓的不紧,手掌朝外,拇指和食指间错开一条缝,但叶修没躲,目光在对方细长的五指上停了停,什么也没说,就这么让他抓着了。

“你平时记者面前都是装的吧。”叶修问。

周泽楷没回答。他注意力全在别处,拇指正偷偷摸摸的在腕纹上来回摩挲。叶修觉得痒,警告似的瞪了他一眼,但青年却满不在乎的回了一个笑脸。

叶修觉得自己大概有点太纵容对方了。

于是,他一边抽着烟,一边被周泽楷摸着手,认真的思考了一下今天这个打开方式略显奇妙的清晨,最后总结说:“你的告白,我现在没法回应,先保留,等我想明白了再说。”

周泽楷微笑:“没关系,我等。”

“你倒是有信心。”

“嗯,”周泽楷大大方方的把这当成恭维话,眉梢一弯,问:“晚上,比赛完,一起吃宵夜。”

叶修噗嗤一声笑道:“你这话题的跳跃度也太大了。”

周泽楷却摇摇头:“不跳跃,先告白,再约会。”

叶修一下子又笑不出来了,只好干巴巴的反驳:“逻辑呢,周泽楷大大。”

周泽楷便很有逻辑的又亲了他一下:“那先亲嘴。”

叶修:“……”

叶修觉得还是赶紧回家吧,此地不宜久留,然而周泽楷追在他后面,锲而不舍的追问:“前辈,晚上。”

叶修一甩手,相当高冷的丢下一句:“晚上等你赢了兴欣再说。”

 

当晚,第十赛季,第二十轮,兴欣主场对轮回,比分3:7。

END.

评论(33)
热度(435)
©四喜烤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