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旧梦如欢(1)

*现代架空,1V1,狗血,豪门,不科学……情节纯属虚构,请勿当真

*外链失效 已放出txt,lof列表中有

*本文属于黑历史 人物OOC严重 不喜请右上角 不用告诉我谢谢

——————————————————————————

叶修坐在靠墙的一张长沙发上,一只胳膊支着雕花的扶手,一只手摆在腿上,优雅的交叠着双腿,嘴角带着惯常的微笑,视线款款在硕大的厅堂里巡游。

厅堂聚满了人,以年轻人居多,这是萧家大公子萧杰的二十岁生日宴,统共办了两场,风光的那场摆在京城最大酒店,赚足了眼球,私人这场则改在自家别墅,来的都是些圈子里排的上号的人物。

叶修,就是其中之一。

提起叶家,这地儿来来去去的,没有不认识的。叶家祖辈当年和天安门城楼上那位一起喝过酒,叶父则是共和国屈指可数的高级将领之一,若要给京城红贵圈也分个三五九等,红三代的叶修绝对算得上前排。

叶修这天穿了件素白衬衫,衣料贴身,线条在腰处收窄,整齐的束进西裤里。领口的纽扣解开三枚,露出一段白净脖颈,他安安静静坐着,眉眼低垂,蝴蝶骨浅浅贴着沙发软背,一人独占整张椅面,眉目间温情款款,周身却透着股生人勿近的气场。

今晚来的女客不少,大部分是邀来助兴的演员名伶,各个美丽娇艳,却一个不落的在叶修那儿碰了软钉子。叶修从来时起便坐在那里一动不动,打招呼的、敬酒的一拨接一拨的从他面前过,叶修都只抬抬眼皮,客气着应付应付,唯有萧家公子亲自来敬酒时,起了下身,单手端着青花茶盏,笑道:

“这么个日子是该喝酒,不过我酒精过敏,这大家都知道,所以我就以茶带酒,敬萧公子一杯,不尽之处,还请多多包涵啊。”

他说的客气委婉,先行一饮而尽,以空底示人,再微微一笑,眼帘落下几分,便是不准备继续聊了。

萧杰讨了个没趣,又不好当场发作,只得顺着话头客套几句,很快便讪讪离去。

这下,总算是彻底清净。

叶修继续坐了一会儿,兀自低头品茶,身后窗户虚掩半扇,晚风吹去场中浓烈的香水与酒气,在他身边清出片巴掌大的空间,倒颇有些闹中取静,怡然自得之感。

“叶哥,怎么一直坐着?”来的是一短发青年,方脸大眼,显得很是精气。他大大方方一屁股坐到叶修身边,沙发软垫被他压下半块,也亏叶修坐的稳,才没被一道带过去。

叶修笑笑,不置可否。青年从随身带着的烟盒里敲出一支烟,叶修接过,衔在唇间,就着对方的火源点着。

烟丝燃烧,腾起缕缕青烟,叶修缓缓嘬了一口,整个人向后压去,坐实了椅背,下巴微抬,半悬着的小腿轻晃了晃,这才将挂了整晚的笑意逐渐撤去,透出些慵懒与漠然来。

“我这儿坐着舒坦。”叶修懒懒说道,朝远处的红衣女郎努了努下巴,“倒是小楼你怎么不继续聊了,那女演员挺漂亮的,你喜欢这类型的?”

楼冠宁不好意思,连连摆手说没这回事。

楼家世代经商,与叶家相比,自然是差了些级别。楼冠宁为家中独子,难得身上没沾染公子哥们常见的坏习气,也就显得格外‘干净’,并因此机缘巧合的与叶修结了缘。

楼冠宁左右瞅瞅没人,压低了声音凑到叶修耳边低语:“我看刚才萧杰在你这里碰了灰,回去后鼻子都气歪了。”

叶修哼笑,双唇微开,缓缓呼了口烟气,“我今晚会来也是看在我爷爷和他爷爷的交情上。”

说话时,场上音乐已经停了,宾客们围聚在萧家公子周围起哄、打闹。身为主人的萧杰满脸春风得意,手边搂着的是最近最炙手可热的电影明星,女子挽着高高的发髻,作小鸟依人状,镶钻的头饰在灯光下照的人晃眼。

叶修冷冷看了片刻,徐徐收回视线,落到面前燃着的烟丝上。

这宴会明面里富丽堂皇,底下仍是一池腐水,你情我愿,玩的是金钱与权力的游戏。叶修坐了一晚,也算仁至义尽,烟抽到半根,便撑着膝盖站起来,转身就走。

楼冠宁紧跟在后。

“我这是回去了,你也走?”叶修问。

楼冠宁苦笑,“他们玩得疯,留下来我可吃不消。”

这是实话,叶修微笑,算是赞许。

两人沿着屋外花廊行走,金秋十月,夜凉如水,落得大理石板一地银沙。叶修单手插兜,觉得有些凉意,此处风大,撩起他额前刘海,月光盈满一双深邃眼眸,在深夜里如明珠般熠熠生辉。

“叶哥,你那块地的建筑商定下来了吗?”快到大门口时,楼冠宁突然问。

叶修嘴角一勾,饶有深意的睨了他一眼,“你耳朵倒灵。是还没定,准备招标呢,怎么,有事?我记得你家应该不涉及建工吧。”

楼冠宁被他看穿,也不在意,嘿嘿笑笑,说:““不是我,是我一朋友……”

话未说完,叶修便直接打断了他:“是你朋友也不行,我这儿从不开后门,你又不是不知道。”

“不是不是,”楼冠宁赶紧摇头解释,“我没想着要开后门,就想给牵个线,帮忙介绍一下,能不能招标上当然得看他自己本事。”

楼冠宁这人叶修交往时间不长,但人倒是摸了个透。他是典型的富二代,没啥经商头脑,但贵在会做人,门道清,知进退,没什么花花肠子,这也是叶修愿意和他接触的主要原因之一。

既然说到这份上,叶修决定卖他个面子:“对方是什么来头?”

“周家的公子,最近刚从海外留学回来,我们两家有些生意上的来往,所以认识。对方也是听说我认识叶哥,所以再三托我给牵个线,吃个饭喝个茶什么的。人绝对是正派人,这我可以打包票,但话说回来,成不成还得叶哥你发话,真不愿意,我就和他说你忙呗。”

“周家……”叶修闻言,垂目想了片刻,“也行,正好我后天下午有空,地点你们定吧。”

楼冠宁连忙应下,叶修和他道别后,坐进轿车后座,离开萧宅。

叶修到家已是晚上十一点。这几天他住父母这儿,这个点保姆已经睡下,他用钥匙开的门。叶家是二层独院,此时大厅关着灯,漆黑一片,隐约能看清家具摆设的轮廓。叶修蹑足上楼,发现二楼尽头的书房还亮着灯,便走过去敲门。

“进来。”

叶父正坐在一张雕花太师椅上闭目养神。“爸,怎么还不睡?”叶修见桌上茶壶还温着,便倒了一杯递给父亲。

叶父接了没喝,握在手里,瞪了叶修一眼,回道:“两个小兔崽子回的一个比一个晚,我一老头子这么早睡什么觉。”

叶父样貌威严,浓眉剑目,他半生戎马,历经风霜,如今刚退居二线不久,余威仍在,说话时带着部队里训人的气势,是家里绝对说一不二的主。相比之下,叶修的母亲则是典型的江南女子,温文尔雅,叶家两儿子无论相貌还是性格,其实还是遗传母亲更多些。

叶修赶紧赔笑,坐到父亲对面,说:“我这不半路就撤了嘛。”

叶父哼了一声,“萧家现在除了他已经入土的爷爷,全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你离他们远点。”

“这我知道。叶秋今晚也出去了?”

“陪钟家小姑娘去了,还不知道几点能回。”

提起正热恋中的自家老小,叶修忍不住偷偷抿了抿嘴角,老爷子的神情也渐渐柔和下来,问:“你觉得钟家那孩子怎么样?”

“接触过几次,挺不错的。”

叶父闻言不语,半响后小小叹了口气,“但钟家……”

叶父话没说完,但叶修猜的到那藏在眉间皱纹里的顾虑。钟家和楼家稍微有些不同,属于半路发家,说难听点,就是个暴发户,这样的背景老爷子自然看不上,何况贪图富贵、自愿往叶家倒贴的人绝不在少数。

不过在叶修看来,钟家的小姑娘生的落落大方,单纯可爱,和他的‘笨蛋’弟弟倒是挺配的。

“这个我相信叶秋他自有分寸,爸你就别担心了。”叶修劝道。

叶父闭上眼睛,不再言语,鼻子里哼了一声,也不知是何意。叶修说的差不多,准备回房休息,正要起身,突然被叶父一句话镇住。

“你差不多也该找起来了。”

叶修一愣,随即淡笑道:“叶秋的事还没搞定呢,我这不急。”

叶父靠着椅背,脖颈略略后仰,眼皮掀开一截,面无表情的盯着他的大儿子。叶修也坐正了,十指交握,坦然迎上父亲的目光。桌上台灯昏黄,父子俩无声对峙了片刻,中间隔着一张矮木茶几,桌上围棋仍保留着傍晚叶修离开家时的状态,暂时是叶修小胜半目。

叶父慢慢合上眼帘,头向后仰去,仰天靠了一会儿,沉言道:“老大不小了,别玩过了头,让你母亲担心。”

叶修低头称是。

 

两天后,与周家公子的会面定在楼冠宁名下的一家茶室。楼冠宁做东,早早就在茶庄门口等候。

中午开始下起小雨,叶修是自己走来的,手里撑着把黑伞,伞面大,将他的脸遮住一半,楼冠宁直到人走到跟前才终于认出。

“叶哥你怎么没开车来?”

“这么近,走几步就到,开什么车啊。”叶修收起雨伞,伞尖在地面上敲了敲,震下一串水珠。

“对方到了没?”叶修问。

“我通过电话,他们五分钟之内就到,我们先进屋喝点茶吧。”

叶修点点头,跟着楼冠宁迈进大门。

这座茶室地处市中心,选址却极其巧妙,临河而建,自河中引出一支,直接从院内通过。建筑仿照前清大户人家,朱漆雕花大门,青石板地,屋内有职人弹琴作兴,梁宇间绕着一股淡淡的檀香。

在楼冠宁的引领下,叶修穿过大堂,上了二楼雅间。这是整座茶室位置最好的一间房,窗外正对院中曲流,此时秋天,荷叶已落败,雨滴打在水面上,开起朵朵涟漪。坐定后,楼冠宁让人上茶。叶修随他父亲,也好饮茶,但不如叶父讲究,非明前龙井不可,楼冠宁问他喝什么茶,叶修摆手说随意。

最终送上来的是大红袍,茶汤澄黄清亮。叶修端起茶杯,正要喝,就听房门外响起上楼的脚步声。

声响叠在一起,叶修依稀辨出三人,其中一人脚步虽不响,但步伐很稳。

几秒钟后,两名青年在身着旗袍的服务员带领下缓步进屋。

“来啦。”楼冠宁笑脸迎上前去,叶修坐着没动,低头抿了口茶,隔着茶汤的腾腾热气,细细端详来人。

那两人都很年轻,二十四五岁上下,一高一矮。矮的那人先进来,冲楼冠宁和叶修抱歉的笑了笑:“实在是不好意思啊,没想遇上堵车,迟到了。”

叶修没发话,楼冠宁不便表态,便张罗着让两人赶紧落座。而个子高些的那人自进屋后就一直沉默不语,脸上表情很少,甚至称得上冷峻,五官生得极其精致,具有东方人种中少见的立体感,黑发整齐服帖的梳向脑后,露出干净的额头,一双黝黑的眼眸淡淡在屋内扫视一圈,最后幽幽落到叶修脸上。

那视线不露骨,却让人无法忽视,叶修坦然承下,缓缓合上杯盖,起身直接朝对方走去。

“叶修,不知这位怎么称呼?”叶修淡笑着问道,向对方伸出手。

青年飞快扫了一眼叶修修长的五指,嘴角微微向上划出一道弧度。他抬手回握住,掌心交叠,声音清亮而沉稳:“周泽楷,幸会。”

评论(51)
热度(896)
©四喜烤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