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误会

摸鱼,有点点恶趣味(

————————————————————————

一切起源于一个误会。

周泽楷从叶修还是叶秋的时候起,就一直很喜欢对方。这个过程说短不短,说长也不是太长,在相当能忍耐的枪王大大心里,即便一年只能在比赛的时候说上几句也不是一件太痛苦的事情。

他本以为自己只要远远看着对方的身影就足够了,但叶秋的退役却让他的满腔爱意忽然没了落脚之处。

周泽楷不想再经历一次失去后才后悔莫及的感觉。于是,当叶秋重新变回叶修,再次复出以后,枪王大大深埋许久的春心便再也压抑不住,如雨后春笋般的冒出了小尖儿。

他觉得自己应该去告白。

他就真去了,在全明星的后台通道里拦住叶修,心一横,眼一闭,说:“前辈,我喜欢你。”

叶修眨眨眼睛:“哦,小周是个好同志,我也挺喜欢你的呀。”

周泽楷很惊讶,很惊喜,感觉就像是天上掉下块馅饼,直接砸在了自己头上。

这事儿就这么成了。

他和叶修是恋人了。

恋人该干啥呢?

第二天,枪王大大就去找叶修约会。

听完来意,叶修觉得周泽楷这个东道主当得蛮好的嘛,很热情,是个好同志。

于是,两人从淮海路一直逛到人民广场,从来福士一路吃到城隍庙,气氛非常好。

枪王大大盯着叶修看个不停,叶修说:“你看着我干嘛?”

周泽楷不好意思说,低下头,悄悄羞红了脸。

叶修觉得周泽楷一定是衣服穿得不够多,看看,北风都把脸给吹红了。只见那风衣的下摆在风里呼啦呼啦的飘,好看是好看的,但顶个P用。

大冬天的羽绒服才是王道呀!

叶修觉得自己还是要照顾一下后辈的,就摘下围巾给他戴上。

围巾上有烟味,有面霜的香味,全是叶修的味道。枪王大大偷偷用力嗅了几下,觉得前辈真好,心里开出了幸福的小花。

回去时,周泽楷送给叶修两大包上海特产,亲自把人送到火车站。

叶修摆摆手:“小周,再见。”

周泽楷也摆摆手:“前辈,下次见。”

 

一旦成为恋人,一年几次面就明显不够用了,周泽楷心里的小花开出一片花田,小小的树苗长成参天大树,兜都兜不下。他把上海到杭州的火车时刻表给背了下来,一有空隙里就拿出来琢磨。

远距离恋爱最怕啥,最怕见不到面。

贴吧里说的,周泽楷觉得很有道理。

幸好两人离得近,天时又地利。

枪王大大话不会讲,技能点都点在速度上,鼠标点点,瞬间就买好车票动身千里寻夫。

叶修见到他来,很惊讶,问:“小周你怎么来了?”

周泽楷不好意思说“我想你了”,只好瞅着人眯起眼睛笑。

联盟的脸一笑,不闭月也能羞花。叶修一下子晃了眼,心里噗通噗通乱了好几下。

我心动个啥劲。叶修摸着胸口觉得莫名其妙。

可能帅哥相见,是会有些惺惺相惜的吧。

叶修把人偷偷带进自己的房间。

关上门,叶修问:“你一个人来的吗?”

周泽楷点点头。

叶修又问:“那比赛呢?”

周泽楷:“晚上回去。”

他拿出准备好的礼物。因为不知道叶修喜欢什么,他挑了半天,挑了一个很贵的打火机。

叶修不识货,觉得还挺好使的,比小卖部里五块钱一个的强不少。

“谢谢谢谢,这么破费干什么。”叶修拿人手短,越发认定周泽楷是个难得的好同志,想想上次让人领着逛了回街,于是也领着人,游西湖去了。

此时正是冬天,杭州刚下过雪,十里长堤变得白茫茫一片,银装素裹,很是好看。

周泽楷跟着叶修,在雪地上走,回头一看,是两串并排的脚印。

周泽楷心头一动,人也跟着动了,一把抓住叶修的手,捏进自己手心里。

叶修有些意外,但也没觉得什么,瞅着枪王大大红苹果似的脸蛋,觉得这孩子实在太没心眼了,老穿这么少,手套也不戴,这下冻着了吧。

他就大大方方牵起周泽楷的手,塞进自己衣兜里。

羽绒服的衣兜暖和无比,周泽楷差点整个人炸了,三尺冰冻仿佛在一瞬间化为春流潺潺,四处鸟语花香,他就是那西湖上的白云,飘啊飘啊飘。

临走前,叶修也送给周泽楷一大袋杭州特产。周泽楷红着脸,在大庭广众下抱了叶修一下。

叶修也抱抱他,拍拍青年的后背,觉得小周这人还挺有意思的。

 

前两次的约会很成功,两人的关系是突飞猛进。

周泽楷追人追得更紧了,一有空就坐着高铁往杭州跑,有时候只呆半天,有时候会住上一晚。叶修和他熟悉了以后,也不当成外人,一边心想这豪门战队的队长真是不好当,一天到晚要出差,一边在情况允许的时候,去周泽楷所在的宾馆住一晚,聊聊天,切磋切磋荣耀。

可惜孤男寡男,一个对另一个有意思,一个虽没啥意思但身体健全,干柴烈火,同处一室,不出点什么事简直就对不起读者和观众。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夜,两人终于众望所归的住出了点事。

那晚,叶修睡不着,被身边的一个睡觉不老实总喜欢往他身上凑的大小伙蹭出了火。

火总得灭一灭的,叶修便痛苦地纠结起是去厕所解决一下,还是忍一忍世界和平。

就在这时,一只胳膊从后面绕上了他的腰。

周泽楷红着脸,轻声说:“前辈,我帮你。”

叶修觉得自己是个有原则的人,不能白占人家的便宜,就也摸进轮回队长的裤裆,义正言辞地说:“那我也帮你吧。”

两个大男人大半夜的互相飚起手速,飚出一身热汗,被子也给踢掉了。

周泽楷十分用心,是无师自通,把叶修摸得欲仙欲死,要死要活。叶修也很努力,可无论怎么弄,手里那柄‘枪’还是跟烧火棍一样又硬又烫,最后实在抗不住,自己先晕了过去。

迷迷糊糊中,他感觉到有什么轻轻碰了一下自己的嘴巴,软软的,好像还有点甜。

他试着伸出舌头舔了舔,完全没有意识到初吻就这么没掉了。

 

有了意外的第一次,就会有顺理成章的第二次。

对此,叶修没觉得有什么不合适的,适当发泄,有助于身心健康,而周泽楷也很满足,和前辈坦诚相见,是你侬我侬。

两人的关系就此维持在一个微妙的平衡上,然而欲望就像一个无止境的黑洞,只会越陷越深。当其中一人想要更多,而另一人却给不了的时候,那悬在一根头发丝上的平衡顷刻间便倾覆了。

一次,周泽楷大概是遇上什么开心事,特别兴奋,摸着摸着就把人压到身下去了。

叶修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得有点不对劲,想着这小子什么坏毛病,干嘛老咬人,正准备把人推开,周泽楷的舌头忽然就伸进来了。

周泽楷之前不是没亲过,只是亲的时候叶修不是晕的,就以为他是不小心磕到了嘴,硬是没往那花前月下的事儿上想。

叶修惊呆了,睁大了眼睛,被亲得呜呜叫,两条腿扑腾着,却忽然屁股一凉,不知啥时候被人扒掉了裤子,枪王大大那柄特别厉害的大枪就在他屁股缝里戳来戳去。

事关贞操,叶修终于后知后觉,当场惊出一身冷汗,拼了老命把人推开。

周泽楷差点摔到床下面去。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全都懵了。

周泽楷被心上人拒绝,很伤心很伤心。

叶修差一点被人上了,很惊讶很惊讶。

叶修光着屁股给自己点了支烟,冷静了一下,问:“小周啊,你是不是把我当成别的什么人了?”

周泽楷觉得前辈这话莫名其妙,什么叫别的什么人?这关别人什么事?

牛头不对马嘴,十万还差了八千里。

叶修难的自省,心想自己是不是把后辈给带坏了。

周泽楷也在自省,心想自己是不是太心急,前辈还没准备好。

叶修想了半天,说:“小周啊,这种事以后要和女朋友做的。”

周泽楷愣住了,脱口而出:“我不要女朋友。”

叶修很奇怪:“你怎么能不要女朋友呢,长得这么帅,粉丝都排着队追你呀。”

周泽楷震惊了,生怕叶修想分手,赶忙说:“我只要前辈。”

叶修也震惊了,反问:“跟我什么关系啊?”

轰隆隆,一道雷劈下,两人聪明绝顶,一瞬间都想明白了。

周泽楷伤透了心,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叶修是彻底傻了,一时也说不出只言片语。

沉默半响,周泽楷抓起衣服,半夜三更离开了旅馆,叶修不知该怎么安慰他,在房间里抽了一宿的烟。

 从那之后,周泽楷就再也没出现过。叶修一开始觉得彼此冷静一下也好,可渐渐的,他忽然发现,缺了一个人的生活居然是如此的不适应。

比如,他没事的时候,会下意识地往电脑右下角看,总以为有人在给他发信息,或是几个字,或是个可爱的小表情。

再比如,他现在一个人睡,睡着睡着会突然醒来,总觉得身边应该还有个人,热哄哄的,像个人形小暖炉。

而当他自己一个人解决生理需求的时候,眼前就会幻化出另一张脸,英俊的脸庞,深邃的眼眸,那人嘴唇轻启。

“前辈。”

叶修一个战栗,射在了手心里。

叶修想了整整两天,觉得这事儿大发了。他试着去忘掉对方的存在,将之当成一个误会,却不想误会本身已成了某种魔障,记录着他们相识相处的每分每秒,在不知不觉中拴住了他那颗野马无疆不懂人间情爱的心。

叶修决定找周泽楷聊聊。

可当他开始找人的时候,才发现原本似乎无处不在的一个人,居然也可以消失得如此彻彻底底。

QQ被拉黑了,叶修用公共电话打过去,才说了一个字,就被直接挂断。

叶修没法子,只好拉下脸亲自去轮回找人,没想到好不容易找到人,对方居然一见他,扭头就走。

叶修也是有脾气的,心想我连你都收拾不了我还当什么全职高手,当即高冷地说:“你走,尽管走,走远了咱们好绝交。”

这话很灵,周泽楷终于停下脚步,在原地杵了半天,最后黑着张脸转了回来。

叶修说:“我们聊聊吧。”

周泽楷说:“不聊。”

叶修:“……”

叶修心想自己今天是来顺毛的,不能和他一般见识,便平心静气地问:“小周啊,那个,你好像很喜欢我?”

没有好像。周泽楷幽怨地瞪着他,瞪出了重达千钧的怨气,也瞪出了缠绵悱恻的留恋。

叶修宅了十几年,压根没遇上过这种情况,啥经验也没有,是两眼一抹黑。他心一横,干脆不铺垫了,磕磕巴巴地直接上大招:“那个……要不,咱们试试看?”

周泽楷:“不要!”

叶修:“……”

叶修顿时火了,心想老子这都送上门了,你个小兔崽子居然不要!还有没有天理了!

而周泽楷更是吃了秤砣铁了心,气鼓鼓地说:“要么搞对象,要么算,不试!”

叶修一个头两个大,想想这小子当初好像没这么难搞啊。

他一沉默,周泽楷眼里能烧出火来,这些天的失落、伤心和斩不断的爱意搅和在一起,快要把他的心脏给撑爆。

他往前逼了两步,把叶修壁咚到角落里,问:“到底搞不搞?”

算了,真是败给他了。叶修叹了口气,点点头:“好嘛,搞就搞。”

可周泽楷不知啥毛病,忽然眉头一皱,说:“你不诚心。”

叶修顿时火冒三丈:“我哪里不诚心了!”

枪王大大心里委屈:“哪里都不诚心!”

叶修一口老血憋在胸口,差点没把自己给憋死。

老子都想着你高chao了,居然还不诚心?!

可这话他说不得,说了太掉价,以后还怎么在江湖上混。

叶修痛并思痛,觉得说话是说不清了,还是直接搞吧,于是拉起周泽楷的胳膊就往快捷酒店走。

 

两个人一进屋,叶修就被压在了墙上,雨点一般的亲吻吻得他眼睛也睁不开。青年死死搂着他,像是能把人的肋骨勒断。那怀抱一如记忆中的温暖,叶修意外发现自己还挺怀念的,便放任了对方的进一步行为,笨拙地张开嘴,回应起对方的索求。

这些天,周泽楷虽然一直不理人,但压根控制不住自己的思念,想了好久好久,快把自己给逼疯了。亲吻只能解解近渴,胸口那里的黑洞大张着,吵着嚷着要求更多更多。

他一把将人抱起来,丢到床上,一边亲,一边飞快把人扒了个精光。

叶修不高兴,说:“不行,要搞也要我在上面搞。”

周泽楷说“好”,就让他坐到上面。

结果等真搞起来,叶修才发现自己上了当,可惜被人抓着命根子,摸得腰也酥了,腿也软了,已经没力气下来。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两人都被撩的邪火中烧,恨不得化在一起。

可惜他们打荣耀是高手,搞别的就没经验了。周泽楷抓着人搞了半天,愣是没有搞进去。

叶修咬牙切齿:“你行不行啊!”

周泽楷也咬牙切齿,啪啪拍着叶修的屁股:“放松。”

叶修火冒三丈:“有本事你自己来……啊!”

话没说完,周泽楷就搞进去了。

过了最初一关,后面的便是一马平川,天雷勾地火,一发不可收拾。两人直接跨过新手教学,直奔副本而去,一解锁就是好几个姿势,搞得大床嘎吱嘎吱响,好像随时会散架。

两人从天亮搞到天黑,天黑再搞到半夜三更。结束的时候,叶修腰以下几乎没了知觉,洗澡都是周泽楷抱着去的,但洗着洗着,忍不住又搞了一发。

回到床上,叶修枕着周泽楷的手臂,累得眼皮子也抬不起来。

青年在他耳边低语:“叶修,我喜欢你。”

叶修闭着眼睛,似睡似醒地“唔”了一声。

 

又过了好久,周泽楷以为叶修已经睡着了,突然听到一个很轻很轻的声音,轻的跟蚊子叫似的。

“小周,我也挺喜欢你的。”

 

 

END.

评论(54)
热度(1201)
©四喜烤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