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走着走着就散了1

大家新年快乐~首章粗长~!

外链失效 已放出txt,lof列表中有




-----------------------------




下了飞机,叶修站在人来人往的虹桥机场门口,上海炙热的阳光烧得大地兹兹作响,人站在上面,好像被一块铁板烤着。他压了压帽檐,一滴热汗从他下巴滑落,落在地面上,只留下个浅浅的印子,眨眼就被蒸发光了。


这天气真是让人没法活了。


来接他的车被堵在了高架上,司机忙不迭地道歉,请他再稍等一会儿,叶修说不打紧,便背着行李缩回了开着冷气的室内,找了个空位子坐下。


他旁边坐了个小年轻,正低头玩着手机游戏。叶修不小心扫了一眼,发现那正是手游版的荣耀。如今智能手机盛行,各大游戏公司纷纷抢占这个新兴的平台,荣耀的手游版是在原版本的基础上保留了经典招式和功能,而对原本复杂的操作进行了大幅度的简化,使得更适合手机操作,用于吸引那些喜欢尝试新奇事物的年轻人。


但对叶修来说,这已经不是荣耀了,最多只算个小游戏。


叶修这一看,引起了男孩的注意。他撇过脸快速瞪了叶修一眼,把身子扭过去,试图遮住手里的屏幕。


叶修笑了笑,将视线收了回来,翻看起随身带着的行程表。


这是荣耀官方发给他的,密密麻麻列举了接下来几天的行程安排。叶修翻了几页,实在兴趣乏乏,便将小册子丢回包里,往后一靠,吹着空调的冷风,发起呆来。


他已经有段时间没来上海了,到底有多久呢,他自己也记不太清楚了。之前因为工作安排,也来过几趟,但都是来去匆匆,硕大一座城市只在他脑海里留下了一个模模糊糊的轮廓。


一转眼,离他退役已经过去五年,《荣耀》则迎来它上线运营的第十五个年头。在这几年里,老将先后离去,新人辈出,一张张稚嫩的面孔浪花似的前浪推后浪,在荣耀的舞台上换了一波又一波。


如今,正值十五周年之际,作为目前市场上最为火爆的网络游戏,荣耀官方将举办盛大的庆典活动,邀请全国各地的玩家共同庆祝。


庆典活动从一年前就开始筹备,届时将举行各式各样的线上及线下活动,而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那些已经退役了的明星选手再度汇聚一堂。


退役之后,绝大部分选手选择回归到普通大众之列。比如被誉为“第一流氓”的林敬言,退役后考取了公务员,过着每日朝九晚五的生活,而也有一小部分,选择以另一种身份继续活跃在荣耀里,譬如留任霸图教练的韩文清,或是成为游戏解说员的黄少天,又譬如,叶修。


在连续两届作为国家队领队带队出征并获得世界冠军奖杯后,叶修终于功成身退,被召入国家体育总局,专门负责电子竞技这一块。


这次,他自然也在邀请之列,并且稳居‘最想见到的选手’排行榜第一位。


但叶修其实是不太想来的,无奈遭不住新老两任联盟主席的万般恳求。冯宪君也在前年退位了,换了个头顶中心留了块处女地的中年男人。两人轮番电话攻击,冯宪君更是掏出许久未用的‘药!我的药在哪里!’的特殊攻击,终于逼得叶修请了年假,千里迢迢地在这大热天里跑来受罪。


叶修半眯着眼睛,室内凉爽的温度令他昏昏欲睡,一大早赶飞机的疲惫轻轻裹住了他,他靠在长椅上做了一个清浅的梦。


他是被人叫醒的。


叶修睁开眼睛,迎上了一双漆黑如星的眸子。叶修愣了足足有小半刻,眼神是迷茫的,颇有些周庄梦蝶的恍惚感,然后,他冲对方笑了笑。


“你怎么来了?”


他似乎睡了有一段时间,身边的位子已经空了。一身简装、戴着和叶修同款遮阳帽的周泽楷没有回答,等了一会儿见叶修没有起身的意思,便主动伸手,取过他垫在手肘下面的行李袋。


叶修只好跟着站起身。他伸了个懒腰,帽檐随着仰头的动作向后滑去,蓬松的黑发从底下溜出来,引得周泽楷的视线悄悄在发尖停了停。


叶修仍和印象中的一样,一点都没有变。岁月似乎没在他的身上留下多少痕迹,不过,仅仅五年的时间也算不上太久。


一眨眼,就过去了。


这次活动的开幕式选择在了最繁华的城市上海,轮回虽然作为东道主,但也没有义务要来亲自迎接。周泽楷不愿意回答,叶修也就不再追问。车留在飞机场的地下停车库里,这个时间点,车库里刚好没什么人,两人一前一后在车道里走着,叶修望着周泽楷的背影,薄薄的T恤在宽阔的脊背上拧成类似川字的形状。


周泽楷也步入了他职业生涯的第十个年头。在他的带领下,轮回一直都是季后赛的常客,他本人也成为继叶修之后,唯一一个在职业生涯拥有四枚冠军戒指的战队队长。


两人上了车,汽车滑出停车位,很快便暴露在阳光之下。离到达指定的宾馆还有段距离,周泽楷依旧是个闷葫芦,快三十的年龄也破除不了他语言上的封印,叶修无聊的很,干脆继续睡起在机场的觉来。


可惜他刚刚睡着,汽车就遇上红灯,一个急刹车,叶修整个人弹了出去,幸亏被一只手掌挡住,这才没磕着额头。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没弄痛你吧?”叶修忙问。


周泽楷摇摇头,并终于说了见面以来的第一句话,“很忙?”


“昨晚赶报告,稍微睡晚了一些。”不知怎的,叶修忽然很想抽烟,烟瘾挠的他喉咙痒痒的,好像有什么卡在里面。为了缓解这阵焦躁,叶修选择了聊天,尽管他知道他面对着的可是那个出了名的‘话题终结小能手’周泽楷。


“最近怎么样?”


“……还行。”


“战队还好?”


“……嗯。”


这才开始,就要聊不下去了,叶修扭头看了周泽楷一眼,青年刚好也在看他。车厢里是开着空调的,但猛烈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在身上,还是会让人产生一种被灼伤的幻觉。在叶修决定是该露出个笑脸还是继续这没啥意思的对话前,周泽楷首先挪开了视线。


他低下头,专心研究起拇指上薄薄的指甲片来。


叶修挠了挠头发,再次闭上了眼睛。


之后,汽车一路稳稳当当,等被周泽楷唤醒时,叶修发现自己不知何时滑到了对方的肩膀上。


“抱歉抱歉。”叶修说。


他看到青年一边摇着头表示“没关系”,一边悄悄在衣服下活动起酸疼的关节。叶修不由得笑了,他提着行李下了车,站在车门旁,给自己点了支烟。


“小周,一会儿有空没?一起吃个饭呗。”他问。


周泽楷没有立刻回答,哪怕是叶修也很难从这张没多少表情的脸上分清楚这到底是在犹豫还只是惯常的沉默。


但到最后,叶修也没能从对方口中得到回答。


黄少天来了。


这位蓝雨战队曾经的当家人物如今也是三十好几的人了,但性格似乎和年龄成反比,是越长越回去,隔着老远就能听到他精神的招呼声。


“嘿!老叶,你怎么才来!”


黄少天上来就勾住了叶修的脖子,叶修被他拽着,往酒店里走。


“我们全到了,可就差你了,怎么这么慢啊,跑来的吗?诶哟老叶你好像是瘦了嘛,脸没之前那么肿了,别说还真有点小帅,虽然还是没我帅啦哈哈哈!”自从当上电竞解说员,黄少天的语速是有增无减,之前主要是练手速,嘴皮子只是顺带的,现在可好,技能点全点嘴上了。


叶修照理无视掉这一堆文字泡,随便捡了一个问:“全到了是指哪些人?”


“诶诶你没看安排表吗?”


“看了几眼,没看仔细。”


黄少天便兴高采烈地解释说:“老冯他们,啊不对,说顺口了,一下子改不掉,反正就是要搞个历史回顾,除了每一届的冠军队,还把我们这几届国际赛的成员都叫了回来。”


“哦哦,这可不得了,”叶修一边笑,一边回过头去,看到周泽楷提着行李跟在后面,就又把头扭了回来。他抖了抖烟灰,问:“不少人啊,住的下吗?”


“反正每人都有位置,房卡随便换,爱跟谁住跟谁住。老叶,你要不要跟我一起住!队长,啊不对,喻文州得带队,要跟战队住一块,我一个人单着呢。”


“其实你只是被大伙嫌弃了吧。”叶修一针见血地戳穿了他。


黄少天顿时勃然大怒,话音噼里啪啦地蹦了出来:“谁说的谁说的!老叶你诽谤啊!大伙都争着要跟我一起住呢!我是没办法,才忍痛一一拒绝他们。老叶你看我对你多好!我还主动提出要去机场接你呢。”


叶修长长地“哦”了一声,回头看了一眼周泽楷。对方似乎是嫌行李包太重了,要从左手换到右手,低下的头顶上能看到个小小的发旋。


“那为什么反而是小周过来接?”叶修问。


黄少天耸耸肩:“我怎么知道。等去找司机的时候,人家说已经和周泽楷一起出发了。”


叶修眯起眼睛,长长呼出一口烟来,“诶,这说明你对我的爱还不够深。”


“滚滚滚!”


说话间,两人已经到了饭厅,整个酒店都被财大气粗的联盟给包了下来。估计等得久了,苏沐橙和楚云秀的面前垒着两落高高的瓜子壳。


人都还是老面孔。这几年,国际赛的队伍人员其实变动不大,直到最近两届才有一些例如宋英奇、高英杰之类的年轻一代加入。


以前一年到头在比赛,大伙抬头不见低头见,如今不少人退役了,各奔东西,隔了许久再见,便看出了岁月依稀的影子。


“大伙都老了不少嘛。”叶修用了这一句当开场白,瞬间得到一片嘘声。嘘完之后大伙都笑了,感觉又回到了那些个欢乐又充满激情的时光。


脸T不愧是脸T。


落座后,韩文清一声不吭,先开了一瓶啤酒,叶修一时没反应过来,就见身边的喻文州不慌不忙地开始醒葡萄酒。


叶修有点慌,“同志们,就算不用打比赛了,也不带这么玩儿的。”


“老叶,迟到的人得罚酒三杯,这可是规矩。”方锐笑得贼兮兮的,他去年刚退役,留在兴欣当了青训营教练,誓要将他的猥琐之道继续发扬光大。


叶修大惊,“三杯?你让老韩一拳打晕我得了。”


韩文清哼了一声,表示不屑动这个手。


叶修又说:“诶哟,我都好久没见大家了,得让我好好看看你们嘛。咱们就聊天,不动手”


喻文州淡笑着,“没事,接下来有的是时间好好看。”


大伙早就憋了一口气,要好好整整叶修。之前得注重保养,现在没这个讲究,自然都放开了。


叶修进了官场,酒量是好了那么一点点,可也就微乎极微的一点点,架不住大伙拼了命的作弄。一顿饭吃的闹哄极了,连还在役的孙翔都有些跃跃欲试,屁股着火似的坐不住,眼睛不住地往队长周泽楷的身上瞄。


周泽楷便把手边的啤酒瓶推过去,“别喝多。”


孙翔连忙应下,抓起瓶子就朝正在给叶修灌酒的人群扑了过去。叶修几杯下肚,脸红透了,跟个苹果似的。周泽楷默默看着,给自己又倒了一杯苹果汁。


一桌子里也就苏沐橙和张新杰还陪着他喝饮料。


最终,叶修给成功灌趴下,坐不住椅子,成了一摊泥巴,软趴趴地直往桌底下溜。而大伙也都醉的差不多,只得由周泽楷负责将人送回去。


为了让叶修好好休息一下,周泽楷特意让酒店前台换了个单人间。叶修走不了路,周泽楷便直接用背的。


叶修比印象中的要轻。他搂不住周泽楷的脖子,每走几步,周泽楷就要停下来,把人往上再托一托。


客房的走廊里铺着厚厚的地摊,走上去悄无声息。周泽楷忽然听到叶修在说话,停下脚步仔细辨认了一下,发现那只是叶修口鼻中的热气扫在他脖颈上时产生的错觉。


叶修睡着了。


他睡得很熟,连周泽楷开门时的动静也没有弄醒他。周泽楷将人小心地放到床垫上,替他脱了鞋,又去盥洗间拿来毛巾。


叶修睡着的时候很乖,很安静,半点也看不出醒着时候的那股无人能敌的嘲讽劲。周泽楷擦过手,又去擦脸,拨开额前的刘海,露出光洁的额头。


其实大伙都忽略了叶修虚胖之下的那张娃娃脸,都三十好几的人了,看着还和年轻时候一个样。


这时,叶修忽然睁开眼睛。


“小周。”


他喊了一声,一瞬不瞬地盯着床边的周泽楷看。黑彤彤的眼珠子里倒影着天花板上重重灯影和周泽楷沉默无言的样子。


他瞪了一会儿,闭上眼,又睡过去了。


意识到那只是一句梦话的时候,周泽楷发现自己在无意间捏紧了拳头。


他给叶修重新掖好被角,关了台灯。


临走前,周泽楷轻轻说了声:“叶修,晚安。”

评论(74)
热度(1391)
©四喜烤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