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Paparazzi(1)

提前说一下:娱乐圈paro 1v1 包养梗 主要是满足一下自己的小小妄想  篇幅应该不会太长 感谢某童靴的赐名!><

更新可能不会太快……搞本子中间摸摸鱼(

————————————————————————————

应该还是在酒店的高级套房里,地面上铺着柔软的沙白色的地毯,橘黄色的落地灯光铺满脚边。叶修躺在沙发上,回忆着不久前发生的事情。

当喝下那杯饮料的时候,他就意识到不太对劲。叶修是娱乐圈出了名的一杯倒,他在的场合不劝酒已经是大伙默认的规矩。

他不出意外醉过去,半醉半醒之间被搬进了房间,后面的事情就全记不太清楚了。

此刻,对面坐着一个男人,很英俊,二十八……不,或许更年轻。他端坐在圆沙发上,衬衣领口处的纽扣只解了一颗,未开封的葡萄酒正安静地躺在装满冰块的冰桶里。

青年起身递了一杯冰水过来。

“谢谢……”叶修喝了一口。

好酸!水里加了柠檬汁,夸张的酸味一下子冲淡了酒精。

叶修清醒了一些,忍不住笑了笑。

真是多事之秋,没想到都快三十岁的年纪,还会遇上这种事。

不过想想,没遇上才是真的奇怪,谁让他有求于人,被趁虚而入,是自己大意了。

大概太久没混圈子,警惕心下降了不少。

“你笑什么?”青年忽然开口,与他沉默而冷峻的外表相比,嗓音暴露了他的年纪。

“就笑笑,没什么。”

叶修的玩笑话并没有逗笑这位谨言的青年,叶修能感受到对方的视线逐渐滑过脸颊,从头一点点的看到脚。视线很碎,但哪里都没放过。

叶修只用几秒钟就理解了自己的状况。

他从口袋里翻出一盒烟,敲了一支出来,先给对方递了过去,“抽烟吗?”

对方没接,叶修转而塞进自己嘴里。点火的时候,他想起什么,又问:“不介意吧。”

然后他就擅自将对方的沉默当成了允许。

叶修抽了几口。他是个老烟枪,从进这行起就开始抽了,烟草燃烧形成的灰白烟带朦胧了叶修的眼睛,也模糊了对方的脸孔。

气氛在昏暗的灯光中变得纸醉金迷。

“姑且问一下,你是打算睡我,还是被我睡?”叶修问。

那人动了动,慢慢将身体前倾,双手十指交叉,摆在膝盖上。

他维持这个姿势挺长一段时间,叶修纳闷,难不成是打算来场柏拉图?

那还不如困一觉来得干脆利落呢。

“你要是决定不下来,要不再考虑考虑,咱改天再聊?”叶修不准备继续陪对方玩下去,于是站起来,准备离开这里。

这个时候,青年说话了,“叶修。”

叶修停下脚步。

知道这个名字的人并不多,看来这家伙来头不小啊,连这些都查得到。

“叶修,我可以给你很多。”他说道,言语中透着淡淡的自信与笃定。

“有多少?”叶修笑着反问。

青年想了想,“你想要什么。”

嚯,挺大的口气嘛。叶修勾了勾嘴角,再次打量起对方。

头发梳得整齐服帖,额头不宽,眉弓很挺,脸颊的线条分明而利落。

青年才俊,说的大概就是他那样。

以为自己可以得到一切,以为自己可以改变一切。

叶修笑了。

他抬起手,脱掉了外套和贴身的羊绒衫。房间里的暖气开得很足,但叶修依然感觉到了冷,细微的气流从皮肤上擦过,带起一连串的鸡皮疙瘩。

而青年的眼神也一并立了起来。

叶修走到他面前。青年坐着没动,但腰直起来了,眼神闪烁了一阵,然后钉子似得钉在叶修脸上。

一个坐着,一个立着,直到这时,叶修才终于完全看清对方的容颜。

那是一张足以迷倒众生的脸。

叶修抓住青年的手,覆盖到自己光裸的小腹上,肚脐眼的位置正好可以容纳一个小指的指腹。

“会做吗?和男人?”他低声问道,在对方的默许中慢慢跨坐到身上。

青年不错眼珠地看着他,手掌动了,从牛仔裤与腰之间的缝隙里滑进去。

他停在臀部上,揉了揉。

“只是这样可不够。”叶修解开皮带,脱下裤子,这个过程中青年的手一直没有离开过,揉捏的力道渐渐重了起来。

叶修能感觉到对方的正顶着自己。

这可让他有些意外,难不成这小子好吃老草?

不过联想到五六十多岁还有人包养的娱乐圈,对方这点癖好似乎就没那么怪异了。

这本来就是场买卖,不如干脆一点。

叶修也摸进对方的裤子里,同样是男人,他很清楚哪里是兴奋点。

青年的呼吸渐渐急促起来,他拽了叶修一把,命令道:“去床上。”

叶修趴到床上,按照对方的要求抬起腰。青年的身体覆盖上来,下巴贴在叶修的颈窝处。这个距离对于一场潜规则来说似乎近得过分了一点,不过叶修的注意力却在另一件事上。

“你会做的吧?”他试探地问道。

青年低头在他肩膀上咬了一口。

叶修会意,那大概是闭嘴的意思。

然而当他被青年钉死在床上,干得要死要活的时候,他就不这么想了。

真的要被干死了。

这既是在夸他,也是在骂他。

什么精英、什么青年才俊,全是假相!这小子完完全全就是个雏儿!大概是第一次尝到和男人做的甜头,到后面就完全不是之前端坐如钟的禁欲模样。

洗澡的时候,叶修又被按在瓷砖墙上做了一回,闷热的湿气差点没憋死他。

连做三回,叶修又饿又困,一粘枕头很快睡了过去。

他做了个梦,梦到过去的那些年。他揣着五块钱、住过地下室,当过龙套,从一个正面也没有的路人甲,到连续三届的金马影帝,叶修只花了短短不到五年,然而从娱乐圈的一哥到被公司雪藏放弃,也不过只有一个梦的功夫。

醒来时,青年还没醒,把刘海放下来的模样更显得年纪小。

叶修动作很轻,捡起散落在地上的衣服,去盥洗间蘸了点冷水,将睡乱的碎发收拾妥当。

他悄悄离开酒店,站在路边拦了辆出租车。

这个时候,叶修才想起来。

他好像忘记问金主的名字了。

 


评论(77)
热度(2353)
©四喜烤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