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paparazzi 番外

最爱的修修生日,然而新的还没写完,赶紧混更一下(但还是晚了一天orz)

仔细想想,自己居然写了有四年了,明明在这之前连同人是什么都不太清楚orz 修修的魅力真的太大了,生日快乐 叶修!!能有幸读到《全职高手》真是太好了!
———————

孙翔约了叶修在咖啡馆见面。
还是当年那间咖啡馆,下午时间依旧没什么客人。天太热了,孙翔点了一杯蓝色的气泡水。咖啡馆里的电视上正播着娱乐节目,他看到嘉世申请破产的新闻,一时有些发愣。
谁能想到,他才走了没几年,嘉世就不行了,陶轩被卷进非法集资的官司里,嘉世人心涣散,算是真的到头了。
他垂下脑袋,搅了搅玻璃杯中的冰块,想起自己第一次见陶轩,对方拍着他的肩膀说,小伙子,我很期待你。
娱乐圈大概是天底下最无情的地方,有时候身不由己,人还是得为自己活。
正想着,叶修到了,T恤牛仔裤,鼻梁上还架了一副大墨镜。
孙翔一见他,之前的忧郁便全忘在脑后,跳起来就去摘叶修墨镜:“你这墨镜不错啊,借我戴戴?”
他下手没轻没重,叶修赶紧扭身躲开:“不是我的,你可别弄坏了。”
既然不是叶修的,那还能是谁的。孙翔一听,顿时瞧不上了,撇撇嘴,哼了一声。
叶修摘下墨镜挂在前襟上,招来服务员给自己点了杯冰红茶。“最近怎么样?”他问。
“就那样呗。”孙翔说。
叶修笑笑:“嚯,口气不小,怎么,拿了个最佳男主角就让你膨胀了?”
前段时间的电影节,孙翔参演的一部小成本文艺片电影获得了评委们的一致好评,而孙翔凭借剧中优异的演技首次站上了最佳男主角的领奖台。
挑上这部电影,其实还是叶修给他的建议。毕竟孙翔离开嘉世时惹了一身腥,很长一段时间没演过戏,文艺片票房压力不大,对他来说是个不错的练手加复出的选择。
这一点,孙翔还是很感激叶修的,才会有了今天咖啡厅的小聚。
孙翔抿了抿嘴,尽量让自己显得不那么得意。他看着叶修,见对方晒黑了一些,好像胖了点,瞧着精神不错。
“你呢,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孙翔瞪了他一眼:“你知道我在问什么。”
叶修喝着饮料,笑道:“就那样呗。”
叶修和周泽楷在一起已过三四个年头,两人依旧形影不离。孙翔心有不甘地盯着叶修,只觉那眉眼如画,曾夜夜入他梦中。
这么多年过去了,照理说,再怎么入戏也该走出来了,但孙翔还是忘不掉,忘不掉叶修,也忘不掉他的宋成。
两人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一下午,孙翔说他将要推出新唱片,邀请叶修去录音棚做客。叶修开玩笑说,万一发现全是后期调音的怎么办,孙翔哼哼着,说要是后期调音的,我叫你声爷爷。
叶修笑个不停,“孙子欸。”他叫了一声。
“靠!!”
孙翔气急败坏地嚷着,却是极近贪婪地盯着叶修的笑脸。
聊天结束,孙翔问叶修下午什么安排。叶修说他要回别墅,家里有客人来。家这个字听得孙翔一阵失落:“你怎么回去,他来接你?”
叶修笑了:“不,他今天有额外任务。”
 
机场大厅里,周泽楷正隔着墨镜,和另一人大眼瞪小眼。
“……为什么是你来接?”叶秋极度不爽地问道,刚结束十个小时国际航班的他浑身上下写满了“不要惹老子”。
你以为我愿意。
周泽楷也很不高兴,自前一天从叶修那里接到这个任务开始,他已经不爽了足足四十八个小时。
“叶修有事。”
想到叶修要做的事,他更加不开心了。
看来姓孙的那小子真是太闲了,回头该和江波涛说一声,给他找个去西伯利亚的工作,一年到头都别想回来。
哼。
“走不走。”周泽楷冲叶秋抬了抬下巴。
怕你啊。
“走。”叶秋拉着行李箱,大步跟上周泽楷。
两人来到地下停车库,司机已经等候多时。叶秋瞟了眼周泽楷的车,这车牌子不错,大气低调,叶秋自己也很喜欢,不过他只是淡淡地提了句:“这车我前几年也买了。”
言下之意,这在老子眼里算旧车。
周泽楷看也不看他,自己先坐上后座。
“公司的车。”他回道,言下之意,老子还看不上这牌子。
叶秋:“……”
他愈发看周泽楷不顺眼了。
 
叶修是坐孙翔的车回来。
孙翔之前的那几辆超跑都已卖了变现,用于支付高额的违约金,这次换了辆相对低调的奥迪。
那场官司后来折腾很久,曾经一度让孙翔产生不想再当演员的念头。如今想来,他觉得自己还是幸运的,每个人一生总会遇上挫折与低潮,他庆幸自己最终没有在其中迷失自己的方向。
孙翔转过视线,余光里看到叶修靠着车窗,风灌进来,撩起他的碎发。孙翔心头一动,眼前再次闪过那穿着白衬衣的身影。
“他打呼噜吗?”孙翔突然问。
叶修愣了好一会儿,才搞懂这句话的意思。他忍不住笑起来:“人家打不打呼噜关你什么事?”
孙翔不接这茬:“到底打不打?”
“不知道啊,一般我睡得早……”叶修忽然想起来了,有次周泽楷应酬喝了点酒,估计是醉了,一回家就耍流氓。叶修被他直接摁在沙发上,啃完嘴巴啃脖子,捏着腰和屁股一顿乱搓乱揉,把叶修都揉得没脾气了,挺着腰准备让他进来,结果人家总裁在要紧关头突然眼睛一闭,头一歪,睡了,还睡得挺香,打起呼呼的小呼噜。
“欸,打应该也是打过的。”叶修忍着笑回道。
孙翔哼道:“我就不打呼噜。”
“拉倒吧,谁睡着了还知道自己打不打呼噜的。”叶修说,“再说这有什么好比的,出息呢。”
孙翔撇撇嘴,过了会儿,又问:“那他对你好吗?”
“挺好。”
“……你说,如果……”
“别提如果,这种假设没意思。”
孙翔切了一声。
叶修笑笑:“你啊,赶紧找个女朋友吧。”
孙翔猛然一脚刹车:“干嘛啊!”
叶修因刹车的惯性整个人往前冲,赶紧扶了一把:“你这驾照是买的吧。”
孙翔不高兴,气呼呼地瞪起眼睛:“你什么意思?”
“嗯?”
“你说的,找女朋友什么的,你什么意思?”
叶修叹了口气:“字面意思,人不能老往回看。”
孙翔胸口一酸,抿了抿嘴,叫道:“那你呢?”
叶修想起今早因为要去接叶秋而把脸拉得老长的周大总裁,笑了。
“我和他,都在试着往前走。”
 
回到别墅,叶修一进门,便看到周泽楷和叶秋面对面坐着,谁也不说话,各自手里拿着本杂志,把自己脸遮得死死的。
叶修忍不住笑出声。
周泽楷和叶秋同时转头看来。
“你怎么才来。”叶秋叫道。
周泽楷放下杂志,起身上前搂住叶修,当着叶秋的面,往嘴上亲了一下。
“迟了。”周总裁埋怨道。
“还好吧,这才出去两个多小时。”叶修看了看时间,一边说着,一边探头去瞅叶秋,“你什么时候到的?”
叶秋对两人的行为十分不齿,目不斜视地正襟危坐道:“都等你半天了。”
哦,都等半天了啊。叶修看看他面前空空如也的茶几,又意味深长地瞪了周泽楷一眼。周总裁一点儿也没觉得自己哪里做得不对,只管搂着人,追问他:“那小子说了什么?”
“没说什么,就聊聊之前他得奖的事。”
周泽楷大概是心情不好,显得特别缠人,叶修一边努力从他怀里挣脱出来,一边压低声音数落他:“至少给我弟泡杯咖啡嘛。”
哼。
周总裁不乐意。
叶修便放软了声音哄他:“我也想喝你泡的咖啡了,周先生您就受个累?”
叶修最近被请去负责新版京剧牡丹亭的国外巡演,耳濡目染,高兴了时不时能来那么几句。他这句话吴侬婉转,颇有点旦角儿的风韵,周泽楷听得舒坦,心里跟着喜滋滋的,这才屈尊去了厨房。
叶修得了空,坐到沙发上,抬头见自家兄弟一脸嫌弃,指着周泽楷背影一个劲咋舌:“啧啧,看看,什么德行。”
叶修笑道:“谁让人家对你没留啥好印象。”
“!”叶秋气坏了,“明明我才是当年的受害者好吗?!你亲弟弟幼小的心灵可是受到了深深的伤害。”
想起当年那个乌龙,叶修忍不住又笑得前俯后仰。
叶秋快气死了。
这混账哥哥,尽胳膊肘往外拐,没良心。这次,要不是为了他这万年不回家的亲哥,他才不肯来这地方。啧啧,山顶别墅了不起啊,还没咱家在北海的房子漂亮呢,看看这土气的装修,哼!
叶总裁气呼着呢,忽然闻到厨房飘来好闻的咖啡香。
“小周煮的咖啡特别好喝。”叶修当然知道自家弟弟也是咖啡爱好者,“尝一尝?”
哼,偏就不喝。
尽管叶秋铆足了劲要给周泽楷一个下马威,但当现磨咖啡送上来时,他还是扛不住香气的诱惑,端起杯子喝了一口。
“怎么样,味道不错吧。”叶修笑眯眯地问他。
叶秋拉不下脸,别别扭扭地不表态。
叶修就又说:“我是不太懂咖啡,小周比较有研究,改天我让他给你推荐几种咖啡豆。”
他说着,伸手过去,牵了周泽楷的手轻轻捏了捏。周泽楷看他一眼,微微一笑,叶秋看出叶修这是存心要当和事佬,想了想,还是给了亲哥这个面子。
其实他第一印象落下,对周泽楷就怎么也喜欢不起来,何况对方的存在让叶修与父母再次交恶数年,无法和解。他做弟弟的夹在中间,怨不了亲哥,就只能一腔怨气都砸那冤家头上。
这家伙到底哪里好,让你这么死心塌地跟着他?他私底下和叶修抱怨过。
叶修却说,其实是他死心塌地跟着我,你信吗?
你?叶秋不信,为啥啊?
因为我包养了他呀。叶修得意地回道。
这种话叶修说过不止一遍,叶秋也知道叶修当年拿了压箱底的私房钱给周泽楷贴补,但这话只是说说而已,做不了数。人家一富豪还能被你包养,凭啥呀?
有了这壶咖啡,再加上叶修在其中周旋,三人聊了会儿天,还挺融洽。叶秋是国企高管,经营实业,周泽楷则以风投和娱乐业为主,两人在各自领域都是青年才俊,真聊起来,还是有些惺惺相惜的。只是叶秋一睁眼,就看到周泽楷紧挨着他哥,两人手牵手,眉来眼去,腻歪成那样子,他就忍不住牙痒痒地把人往色狼胚子的头衔里再塞了塞。
聊着聊着,周泽楷接了个电话,公司有点急事,他得赶过去一趟。
“很快回来。”他叮嘱叶修。
“那我们等你。”
叶修说着,帮他套上外套,将衣领整平。
临走前,周泽楷看看沙发上的叶秋,想了想,说:“你们可以四处走走。”
“好。”
“包括二楼。”
“……”
叶修一怔,抬眼看了他一会儿,周泽楷也面无表情地回看他。
“哦。”叶修笑着应了一声,周泽楷勾勾嘴角,这才心满意足地出了门。
叶修回来,就见叶秋捂着眼睛:“光天化日,没眼看了。”
叶修翻了个白眼:“光什么天,我这是在自家屋里。”
“但这儿还有个大活人呢!”
“又不是外人,说到底还是你感情生活太贫瘠,受不了刺激,你直说羡慕嫉妒恨,你哥不嫌弃你。”只有兄弟俩人,叶修可就不客气了。他从口袋里拿出串钥匙:“二楼尽头有个房间,用那把小钥匙,去看看吧。”
“啊?干嘛?”
叶修笑道:“我家小周存心要显摆,自然得让他显摆显摆。”
“显摆?什么玩意儿?”叶秋将信将疑,拿了钥匙上楼去。叶修翘着脚,等了一会儿,只见叶秋一阵风似的蹿了回来。
“这人变态啊!!”他用两个感叹号来表达自己看到那一排收藏时的感想。
叶修笑了笑:“学术点儿,这叫迷弟。”
“迷个鬼!”叶秋震惊得脏话都爆出来了,指着叶修你你你了半天,“这样的你也敢要。”
“干嘛不敢要,这不挺好的嘛。”
“重口。”
“拜托,不要把别人说得像跟踪狂一样,你自己不也收藏了一堆邓丽君的唱片嘛。”
“那不一样!我至少没和人家搞在一起!”
“那给你个机会,你愿意吗?”
叶秋愣了一下,貌似还认真地思考了一下下,反应过来后怒了:“不要把我绕进去!!”
叶修愉快地喝着咖啡。
叶秋受了惊吓,愣愣地坐了会儿,忽然感叹道:“我是真不懂你。”
“怎么?”
“你能确定他要的是你这个人,而不是影帝的身份?”
“我不能确定。”叶修说。
叶秋一愣:“那你……”
叶修冲他笑了笑:“但我很确定自己想要的是一个能与我心意相通的对象,而不是一个粉丝,或者迷弟。”
叶秋眨了眨眼,最后长叹口气:“你自己心里有数就好。”
 
傍晚时分,周泽楷赶了回来,他接上叶家兄弟俩,去往城郊。
城郊有处民国时期留下来的老房子,现在改成了公馆。他们一行三人由正门入,一路安安静静,看不出什么特别,但门一开,里面灯光照出来,任何了解一些娱乐圈的人都会惊讶无比,这里简直比得上小半个颁奖典礼了。
王杰希、喻文州、张新杰……圈子里排得上号的名人齐聚一堂。众人见到叶修,纷纷上前打招呼,黄少天第一个蹿到跟前,打量起叶修身边站着的叶秋:“哇,第一回这么近距离见到双胞胎。”
“没文化了吧。”叶修笑道。
叶秋则是又好奇又紧张。他虽然不关注演艺圈,但这些人天天霸占着荧幕,想不知道都难。
大家平时见叶修见惯了,突然间冒出来一个一模一样的,都凑过来围观。
“我说叶修,你弟弟看上去比你正儿八经多了。”有人叫道。叶秋一愣,见说话的是某位一向以严厉出名的老导演。
叶修可不同意,当即叫板:“人靠衣装马靠鞍听说过没,同样衣服给我来一套,分分钟给您来一个霸道总裁。”
叶秋:“……”
这些人大概是互损损惯了,哪里还有平时荧幕上一本正经的样子,一个个跟胡同里出来遛弯的老爷老太似的,嘴溜得都快没边儿了。再看那边,明星们聊的也不是工作,楚云秀在和苏沐橙嗑瓜子谈八卦,王杰希与张新杰分析比较各地房价,他当时被叶修叫来参加这个聚会时,还以为会有多么珠光宝气,如今看看这个衬衣牛仔裤,那个T恤短裙,就他一人整了套西装……哦,幸好还有周泽楷陪他一起犯傻。
大概是有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认同感,叶秋凑到周泽楷身边,小声说:“早知道大家都这么随意,我就不穿这么正式了。”
周泽楷却瞟了他一眼:“我是知道的。”
叶秋:“……”
啥意思?
他不明白,又拉不下脸再问,于是趁着中途叶修出来上厕所,跟了过去。
叶修听他说完,便明白了,解释道:“你是不知道,他则是知道才那样穿的,他和你不一样。”
原来当年叶修靠个人力量组织起的小团体成绩斐然,先后引领出了数个影帝影后及无数优秀的影视剧作品,靠着这其中的一部分影视分红,叶修干脆将之做成了个基金会,专门用于赞助和扶持杰出的青年演员及优秀编剧,而今天来聚会的都是这个团体的成员或支持者。
既然是基金会,自然就有资金流动,需要人管理操作。叶修不会,就找善于金融的弟弟叶秋帮忙。叶秋明面上不好直接插手,帮忙找了个懂行的,自己则在后面管理监督。
他当时也问过叶修,身边不是有周泽楷吗,干嘛不交给他?
叶修说,小周觉得交给他不合适。
如今,叶秋再一细细琢磨,终于明白过来。
回到宴会厅,叶秋远远看到周泽楷站在大厅一角,身边人来人往,却鲜少有人主动与他打招呼,与自己刚一进门就被围观的热情遭遇相比,确实是有些“冷清”了。
“他也挺不容易的。”叶秋感叹。
叶修不语,眉眼轻弯,遥遥朝青年挥了挥手。
周泽楷看见了,便也微笑回应,眼前灯光璀璨,只觉周围人与景全虚化了去,好似当年隔着银幕的那一见钟情,蓦然回首,原来那人正在灯火阑珊处。
 
聚会其实就是一群老熟人互相唠唠嗑、叙叙旧,谈些圈儿里的八卦。结束后,叶秋死活不肯再留宿当电灯泡,自己回了订的酒店,叶修则与周泽楷回到他们共同生活了好几年的山顶别墅。
叶修喝了一点儿酒,有些醉了,进门是周泽楷搂进去的,躺在床上就不肯动了,摊着手脚让周总裁给他脱衣服。
周泽楷替他脱了外套,一边脱,一边也不亏待自己,亲亲嘴,亲亲脸。等脱光了,叶修嘴也被亲红了,脸上粉扑扑的,眼睛里盛着一汪亮盈盈的清泉。
“小周,我弟弟说他挺心疼你的。”他嘿嘿笑着说。
周泽楷:“……”
远方的叶秋猛打一串喷嚏。
周总裁很严肃地回答说:“我对小舅子没兴趣。”
叶修哈哈大笑,差点把自己笑岔气了。周泽楷忍不住也笑,脱了衣服,扑上床搂住他,将人直往怀里塞。
叶修酒量差,半醉不醉的时候最是撩人,周泽楷让他抬起腰,自己扶着腿两边分开,叶修一边照做,一边软绵绵地催他:“你进来了没,快进来呀。”
周总裁一杆银枪被他催得坚硬火烫,对准地方,急急插了进去。叶修尖叫一声,后面就再喊不出来,被周泽楷翻来覆去,揉成了一团软面。
周泽楷射了两回,仍不满足,继续留在叶修身体里,将人搂在怀里搓揉。
叶修浑身上下没一块好肉,下面被做得狠了,闭都闭不上。他哼哼两声,以示抗议,但被周泽楷一口叼住舌尖,好一阵亵玩,玩着玩着又被摁到身下,床板吱吱呀呀地叫起来。
从浴室里出来,已是后半夜,叶修刚才在浴缸里小睡了一会儿,这会儿攒了点精神,便趴在床上抽烟。
周泽楷靠着床头在看平板电脑,他过几天要出国谈生意,两人一年里各自忙事业,其实聚少离多。
“晚上聚会觉得怎么样?”叶修抽着烟,问他。
周泽楷扭头看过来:“挺好。”
“我怕你不自在。”
“没有。”
“那就好。”叶修晃了晃烟头,“下个月《牡丹亭》欧洲首演,我给你妈妈留了张特等席的票,不知道她喜欢不喜欢。”
“她会喜欢的。”周泽楷笑道。
“还有啊,我弟看过了二楼的那个房间,”叶修吐了口烟,指着他鼻尖,“人家说是你大变态。”
周总裁扬了扬眉,颇不以为然。
或许在别人眼中,自己与叶修的关系并不单纯,曾经崇拜的偶像如今成了心上人,这段感情走得磕磕碰碰,确实充满了戏剧性。
念及此,周泽楷放下平板,靠过去搂住叶修,在他唇上轻轻落下一吻。
“晚安,我的大明星。”他说。
叶修笑了,也仰头回吻了他一下。
“晚安,我的小金主。”
 
 
 
【完】

评论(41)
热度(1053)
©四喜烤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