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花好月圆(68)

追杀?“你得罪谁了?”叶修问。

“不知道啊,我好端端的自己练级,忽然就有个人冲过来把我给杀了。”白芥子哭诉道。

荣耀虽然不提倡PK,但靠着杀玩家捡装备发财的也不在少数,叶修听了并不以为然:“那你杀回去呗。”

“我倒是想啊,可那家伙忒厉害了!”

哦,有意思。叶修稍稍有了点兴趣。“那人叫什么?”

白芥子说了一个叶修没听说过的名字:“是个剑客。而且这小子肯定另外有帮手,之前我实在打不过他,就先回城了,谁知道刚出城就又被杀掉了!!我觉得这些家伙说不定是冲着我们兴欣来的!!”

剑士?叶修想了想,又问:“你确定是一伙的?有公会吗?”

“他们应该是隐藏起来了,没看到,但我这一晚上来来回回至少被杀了七八次,应该不至于是巧合吧。”

“那人现在在哪?”

白芥子发来一串地址:“我朋友帮我盯着呢。”

见距离不远,叶修当即操纵着君莫笑往那儿赶。赶到时,就见一名剑客正一动不动地站着。

叶修仔细一看,无语了,弹出聊天界面问白芥子:“你一个三十几级的被个二十几级的杀掉,好意思么?”

白芥子赶紧喊冤:“大神啊,真不是我菜,这小子真的太厉害了,我五六个人都打不过他一个。”

真有这么厉害?叶修又看了眼那名普普通通的剑士,手中千机伞忽然一抖,化作长矛,挺身冲对方刺了过去。

叶修这招来得又快又急,眼看矛尖就要扎上那剑士身体,对方却不慌不忙,只微微侧了个身,便闪过长矛,并连退数步,瞬间离开长矛的攻击范围。

叶修眼前一亮。

是个高手。

他当即转换千机伞形态,再次杀了上去,可那剑士却只躲不打,边挡边退。

“喂,你谁啊,我认识么?”叶修冲游戏里叫道。这身手看着应该是职业级别的,但动作有些眼生,不似他认识的那些剑客。

叶修连问数声,对方却如哑了一般,始终不言不语。叶修心思一转,瞬间提高了攻击节奏,对方因一味防守,等级有差出好多,立刻有些招架不住,血量簌簌地往下掉。

见叶修占据上风,不知何时躲藏在一旁观战的白芥子立刻狗仗人势地跳了出来,拍手大叫道:“大神打得好!”

没想那剑士听到白芥子的声音,视角一转,忽然一个拧身,愣是从千机伞的攻击下闪了出来,几个箭步瞬间冲到白芥子面前,一把将他掀翻就是一顿猛揍。

这转火发生的太突然,以至叶修一下子也没反应过来。白芥子瞬间就被打爆了,飞在空中血花四溅,急地哇哇大叫:“大神救命啊!”

结果他越喊,那剑士砍得就越狠。

而这个时候,叶修却停下了攻击,停在一旁仔细观察了片刻,转头切出QQ,给列表里的某人发了条信:“你现在人在哪儿呢?”

对面没反应。

叶修笑笑,又发了一条:“别装了,我已经看出来了。”

又过了片刻,那白芥子已经成了可怜巴巴的一具尸体,QQ终于有了回应:“在旅馆。”

“给我乖乖等着。”叶修说着,给白芥子也发了条信:“这趟死完就下线吧,今晚就别玩了,这事我会帮你解决的。”

“好吧,谢谢大神……”白芥子哭唧唧地下了线。

叶修随即也结束游戏,穿上厚外套,离开了网吧。

赶到旅馆时,周泽楷正坐在电脑前等他,桌上摆了张账号卡。叶修拿起来看了看,问:“哪来的?”

“借的。”周泽楷回道。

“问谁借的。”

“公会。”

叶修一听笑了:“就因为他和我多说了几句话,所以你堂堂一个队长,就动用公会跑到游戏里追杀人家?”

周泽楷立刻反驳:“没有追杀。”

“真的?”

“……”

“真的一次也没杀人家?”

“……杀了一次。”

“真就一次?”

周泽楷撇撇嘴:“两次……刚才不算。”

“欸,”叶修哭笑不得,曲起手指敲了他额头一下,“你堂堂轮回战队队长,跟个小玩家过不去,要脸么你,嗯?”

……说的好像你从来不欺负小玩家似的。周泽楷显然不服气,顺势将叶修搂到自己腿上,辩解道:“我就想看看。”

“哦,那你看出什么了?几个鼻子几个眼啊?”

周泽楷见说不过,干脆把脸埋进叶修胸口,隔着衣服又去咬人。叶修被他咬得诶哟诶哟叫,怒其不争地戳了戳青年头顶:“瞧瞧,多大个人了,还吃这种莫名其妙的醋,赶紧让你们公会的都撤了,免得到时候引起误会。”

周泽楷却摇着头,坚决否认自己指示公会追杀白芥子。

关于这点,倒真是叶修误会他了。说来也该白芥子倒霉。之前周泽楷为了瞒住叶修,专程问公会去借账号卡。一听是大神的要求,孤饮立刻让住在H市的干事屁颠屁颠送去了,后来又见周泽楷披着马甲号专程跑去杀了那人两回,便一门心思认定这厮必是得罪了他们家大神。哪还有啥好说的,杀杀杀呗。

可怜那白芥子一晚上被整个轮回公会杀得倾家荡产,等级也掉了不少。但他到底是外人,叶修自然不会为了这么点芝麻大小的事指责周泽楷什么的,A有点独占欲完全可以理解。但话说回来,叶修其实有点不明白,周泽楷与白芥子不过一面之缘,为何偏要揪着他不放,网吧里又不是没别的A,可也没见着周泽楷有这么大的反应。

直到上了床,叶修心里仍琢磨着这事。见他不语,周泽楷以为是还在生气,于是轻轻靠过去搂住人,往他脸上亲了亲。

叶修察觉到了青年动作中的那一丝讨好意味,心里是好气又好笑,心想你现在知道装乖了,很想捏他几下,但对着他那张脸又提不起多少劲,最后也就只能一笑了之。直到这时,叶修才发现自己好像一直都被青年牵着鼻子走,是因为他年纪小所以潜意识里让着他么?“真是太纵容你了。”叶修嘀咕着,摸了摸周泽楷的下巴。青年长胡子了,下巴上零星细细短短的几簇,不贴近了看是看不出来的。

这小子也是个男人了。叶修心想。

这个时候,周泽楷不知又在搞什么花招,在被子下摸来摸去。叶修起初没当回事,等手指上突然被套上个冰冰凉凉的东西,他才回过神,将手拿出来一看,无名指上多了个亮晶晶的小圈。

“……”

叶修一时说不出话来,他愣愣地盯着手上的戒指好几秒钟,才扭头去看周泽楷。青年冲他笑了笑:“喜欢吗?”

“……什么时候买的?”叶修脑子一下有点乱。

“不久前。”周泽楷说。他本想留到过年再送,但觉得现在气氛正好,便干脆拿了出来。

叶修眨了眨眼,有些词穷。他自认是个粗哒哒的大老爷们,不爱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可真当看到手指上的戒指时,还是有那么一瞬间,让他觉得胸口一紧,好像整个人都被这小圈儿套住了。

“对不起,没买钻戒。”周泽楷此时一本正经地说。

叶修顿时伤感不起来了,笑道:“钻戒既不能吃又不升值,买了干嘛,传女儿么?”

周泽楷也跟着笑,搂着叶修在他耳边低语:“那就生女儿。”

热气吹着耳廓,叶修老脸一热,嚷道:“生男生女又不是我能决定的,技术活你自己搞定。”

周泽楷哦了一声,当即身体力行,一把将叶修摁到身下。很快,床板轻轻摇晃起来,直到深夜才逐渐停歇。

 


评论(85)
热度(1526)
©四喜烤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