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奈何桥

*短篇,一发完结,背景全是胡诌的

————————————————————

有这样一个传说,说人死后要经黄泉路、过奈何桥,桥上有位孟婆,天天端着一碗孟婆汤,劝上桥的人喝了,好将前尘往事都忘得干干净净,从此了无牵挂,安心去往轮回转世投胎。

不过,也不是每个人都能甘心舍弃尘世的牵挂,奈何桥边总少不了哭哭啼啼的痴男怨女。

地府存在了千年,如今也与时俱进,搞起了竞争上岗。这一代的孟婆新上任,和‘老’字差了十万八千里,灰色的帽兜下面是张稚嫩的娃娃脸,每当有鬼见着了,奇怪地问:“孟婆不应该是个老奶奶吗?”女娃便要板起脸,凶巴巴地说:“老你个姑奶奶!少废话,快喝!”

奈何桥的通过率从此高了不少。

 

这日,年轻的孟婆姑娘依然忠实地守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强买强卖她手里经过改良的新口味孟婆汤,没过多久,便见鬼差领着一新魂,慢悠悠地走来。

“喝了这汤,快点投胎去吧。”她扯起嗓子,老声老气地说道。

“那个……”鬼魂躲开了递过来的碗,犹豫着想要说什么。

孟婆姑娘早有经验,立刻截断他的话:“别想东想西的,人都死了,还瞎墨迹啥,别耽误了时辰,小心耽误投胎。”

对方一时无法将传说里神秘的孟婆与这满嘴俗语的丫头片子联系在一起,不由愣住了。

他这一愣,倒是让孟婆注意到了对方的模样,虽然已上了年纪,但额间满布的皱纹依然掩不住眉目里的英俊秀气。

孟婆姑娘对漂亮的鬼一向是比较宽容的,她咳了两声,恢复了平日里的姑娘声线,端庄大方地问:“你是还有什么尘缘未了吗?”

鬼魂露出一个略显腼腆的微笑,回道:“嗯……能晚点吗?”

“晚点?你是说……晚点喝?”

“嗯。”鬼魂点点头,回身望了一眼开满彼岸花的黄泉路。生死两茫茫,是一眼望不到尽头。

“我想等个人。”他说。

孟婆姑娘想了想,问:“那人比你年纪大,还是小啊?”

“大几岁。”

“哦。”孟婆姑娘一琢磨,觉得这人已是头发花白,那等的那人必定也活不久了。所谓地下一日,地上十年,多等就多等一会儿吧,不差这一会儿。

毕竟他挺帅的。

 

得到允许,那鬼魂安安静静地找了块光整的石头坐下,一瞬不瞬地望着来的方向。孟婆姑娘觉得好奇,趁着这会儿正世界和平,没有新魂来,便提溜起长长的灰袍,凑到鬼魂身边。

“你等的是你老婆吗?”

鬼魂居然脸一红,眨眨眼睛,小声地“嗯”了一声。

孟婆姑娘起了兴趣,不停追问:“她长得好不好看啊?”

“……嗯。”鬼魂被问得越发不好意思,长长的眼睫垂下来,盖住一双虽已苍老但依然俊秀明亮的眼眸。

“那她一定人很好,不然也不会让你在这里等她。”

“嗯,他很好。”

“有多好?”

“嗯……非常好。”

“非常好是多好啊?”

鬼魂憋了半天,“……很好。”

孟婆觉得自己的千年智商遭到了侮辱。

 

孟婆重新定义了一下面前的老帅哥,决定换个话题:“你是怎么认识你老婆的啊?”

鬼魂想了想,说:“比赛。”

“啊?”

“电竞,我们都打比赛。”

“电……竞?这是个什么鬼东西?”

面对孟婆的疑问,鬼魂觉得没法在十个字里解释清楚,于是干脆蹲下来,拿手指在桥边的沙地上画了两个小柴火人。他在左边的柴火人上头写了‘一枪穿云’四个字,又给右边的写上‘君莫笑’。他指着柴火人,说:“我们,指挥它们,比赛。”

然后他再在两个小人中间画了个大框框,“电脑,在电脑里比。”

“………………”

孟婆觉得自己的千年智商再次遭到了侮辱。

 

之后,她艰难地与这似乎有交流障碍的鬼魂聊天,听他断断续续地讲自己是怎么磕磕碰碰、误会加缘分天注定地追到自己的老婆,讲他们是如何并肩奋战,夺得了一个听上去就挺厉害的冠军奖杯;讲他们不再操纵火柴人比赛后,是如何在新的人生道路上各自拼搏;讲他们住到一起后,是如何执着地取得了双方父母的认同。

“那你一定很喜欢她。”孟婆姑娘说。

鬼魂再次红了脸。

“有多喜欢?”孟婆姑娘不死心,决定再次挑战一下自己的智商。

好在这回鬼魂没有为难他,想了想,抹去之前在沙地上涂画的字迹,重新画了一个圆。

他指着圆圈说:“这是宇宙。”

孟婆姑娘打断了他:“咱阴曹地府里不讲科学,你换个词儿呗。”

“……哦。”

鬼魂又想了想,改口说:“这是天地。”

然后他在这个圈儿的外面又画了一个更大的圈儿,指着说:“这是我对他的喜欢。”

孟婆姑娘觉得,这一定是自己上千年来听到过的最动人的情话。

 

说话间,鬼差又陆续带来好几拨新魂。每当出现一个,鬼魂总会担心地站起来,伸着脖子拼命看,等看清了不是自己等的人,就会大大松口气,再安心地坐回去。

孟婆姑娘觉得奇怪,问:“你不是在等你老婆吗?”

“嗯。”

“那怎么感觉你不是很想遇上他。”

“嗯,不想。”

“咦?为什么呀?”

鬼魂笑了笑。尽管他已经很老了,但笑起来的样子依然十分好看,似乎连这桥下的三千弱水都在这一颦一笑间变得温润起来。

“我想他长命百岁。”

孟婆姑娘愣了愣。

她在这地府中出生,从未经历过生死,她不懂凡人为何每每要在这奈何桥上哭得死去活来,为那一点尘缘久久徘徊,她也不懂这世间情为何物,不懂那叫人生死相许的爱恋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她只知道有人因爱生恨,有人甘愿忘却,也有人,就像面前的这个孤魂,爱着对方,却宁可永远见不着面。

她一时不知该如何言语。她只是个孟婆,给人一碗孟婆汤,劝人前尘尽忘,从此一了百了。

 

又等了不知多久,鬼魂忽然睁大眼睛,从石头上猛地站起,似乎是为了看得更清楚,连往前走了几步,然后笔直地冲了过去。

来的是一新魂,年纪挺大,看上去应该活了挺久,是寿尽而终的。

那老头走得很精神,半点也没有亡魂应有的眷恋与不甘,反倒是好奇地四处张望,顺便摸摸鬼差头上的帽子是不是真的是纸糊的。

“叶修!”

“小周?你怎么还在?”被称为叶修的鬼魂吓了一大跳。

“等你。”鬼魂又开心又难过地将对方仔细瞧了瞧,看了看,最后牵住对方的手,轻轻捏了捏手心。

“你……”他只说了一个字,就说不下去了。

“哭丧着张脸干什么,”名叫叶修的鬼魂呵呵笑了笑,旁若无人地揽过对方脖颈,在他嘴上亲了一下,“我在上头活得快不耐烦了,好不容易见到面,你居然还不高高兴兴地欢迎我。”

鬼魂眨眨眼睛,将对方搂进自己怀里,死命地抱住。

鬼差没眼皮子好闭,只好嘎吱嘎吱地把整个脑袋扭过180度,非礼勿视。

两鬼亲密地抱了一会儿,又耳鬓厮磨地说了几句悄悄话,直到后面准备过奈何桥的鬼都排起了队,他们这才手牵着手,来到目瞪口呆的孟婆姑娘面前。

“你……是个男的?!”孟婆姑娘惊讶道。

叶修好笑:“我这样子看着也不像女的吧。”

“他说他在等老婆,所以我以为……”

闻言,叶修顿时面露古怪。那鬼魂吃了自己老婆一记瞪眼,居然笑得特别开心,捏着对方的手心,讨好地唤了一声:“叶修。”

“哼,这个账下辈子跟你算。”

叶修撇撇嘴,从孟婆手里拿过孟婆汤,“这里面都是什么啊,黑乎乎的。”

孟婆姑娘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端起架子,哼哼道:“此乃地府正宗孟婆汤,无污染,无添加,质量有保证。还有草莓味的哦,亲。”

众鬼魂:“…………”

 

孟婆本以为他们俩如此情深意浓,定会有所不舍,却不料两鬼一同仰头喝下,半点没有犹豫。

喝完孟婆汤,两鬼手牵着手,过了奈何桥。桥上阴风阵阵,遥遥传来他们的碎言碎语。

“你等了多久?”

“不久。”

“诶,你一走,家里冷清多了。”

“……对不起。”

“嗯,你是该对不起我,说好打一辈子荣耀的,结果自己先走了。”

“……对不起。”

“那下辈子记得赔我。”

“嗯。”

 

轮回台前,两道魂魄化作白光,一同投入轮回之中。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黄泉路上彼岸花开了遍野,三千弱水平静无波。所有要前往转世投胎的鬼魂都要过那奈何桥,桥上有位不是老婆婆的孟婆,天天端着一碗孟婆汤,看见新的鬼来了,便笑嘻嘻地道:‘此乃地府正宗孟婆汤,无污染,无添加,质量有保证。还有草莓味的哦,亲。’”

 

END.


评论(50)
热度(646)
©四喜烤麸 | Powered by LOFTER